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左愤:要给美国放血 美国:谴责数码暴政


中国改革派网民和极端民族主义极左势力围绕谷歌风波继续激烈交锋。与此同时,谷歌撤出使中国在国际上和北朝鲜,伊朗等一道被列为“数码暴政”国。

谷歌被迫离开中国,被中国极端民族主义狂热极左势力欢呼为中国敢于强硬地向西方说不。中国的左派官媒和网站,也掀起了一场狂热的要给抹黑谷歌揭穿西方阴谋的运动。

*左派:刺痛美国 给美国放血*

有中国左派大本营之称的《乌有之乡》网站发表大量文章,称谷歌是”美国政府的木偶“;是”谷屠夫“;建议中国政府要利用谷歌事件“刺痛美国,给美国放血”;甚至有文章称”中美已经处于第三种战争状态“。还有网民仿造当年毛泽东写《别了,司徒雷登》写了一篇《别了,谷歌》,说谷歌从事“美国出钱出力,Google出技术,替美国摇旗呐喊,借以变中国为美国文化殖民地的战争。”

不过,根据大多数冷静的中国问题观察家认为,谷歌退出中国是一场没有胜利者的战争。

*北京面临外媒轰炸*

观察家威廉-隆在一篇文章中分析了谷歌出走对中国的三点影响。

“首先,Google是目前世界数一数二的互联网巨头,这一事件发生后可能会影响外资企业对中国投资环境的质疑。

其次,这一事件会再次引发世界各国对于中国互联网审那个查制度的高度质疑,影响中国在国际社会树立的良好形象。

最后,中国可能会面临外媒的轰炸,他们完全可能用头条位置连续跟踪报道。”

威廉-隆认为,谷歌出走对中国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在当前要求维持稳定、保证增长的诉求下,一个良好的国际周边环境是必须的。

*不是我们赶走了谷歌 是世界抛弃了中国*

中国网络作家“等待鱼鱼“在《Google走后怎样》的文章中说,“不是我们赶走了谷歌,是世界抛弃了中国”。他在文章中质问那些狂热的爱国者说:“Twitter你们能用么?Facebook你能用么?YouTube你能用么?MySpace你能用么?Google你也快不能用了,你美什么?”他在文章中对中国极端民族主义者的思维觉得不好理解:“逼走一个国际企业竟然成了他们心中的大喜事,这就像捡到人民币然后用来烤火,还说好暖和,这样的人要么真有钱,要么没见过钱。“

一位中国网友解释了中国政府禁止这几项在国际上炙手可热的谷歌业务的罪名:Facebook 的原罪是它能让人认识想认识的人。 Twitter 的原罪是它能让人说出想说的话。 Google 的原罪是它能让人知道想知道的东西。 Yootube 的原罪是它能让人证明需要证明的现实。

*中国政府失分*

美国出版的中文《世界日报》发表署名时事评论文章分析说:“ 代表沉默的大多数的中国网民是最大输家,除此之外,中国的国际形象也将大大受到损害,损害程度将超过我们目前的想象。一个让 Google都无法立足的国家,开创了全球的新纪元。所以中国这些年建立起来的美好想象,无疑会大打折扣。对于这个事件,大家众口一词的责任肯定都会指向 政府,包括Google,包括网民,包括业界,包括全球各国的人民。而这个失分将不是短期一次性的,而长期发酵。中国形象很可能因为这次事件而变成全球的 一个封闭性的符号。所以,这次事件如果说有唯一的胜利者的话,那就是那些长期对中国有异见和对抗的人们,他们会畅怀大笑。”

*国会:反击数码暴政*

在谷歌停止对搜索内容进行审查的两天之后,美国国会美国参议院议员成立跨党派互联网自由核心小组,并且誓言要与中国等国的“数码暴政”对抗。

中国被这个美国国会的这个小组委员会列为实行“数码暴政”的国家,这个小组委员会的联合主席,共和党参议员布朗巴克声称,中国等实行“数码暴政”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个小组委员会还表示,互联网不应被某些政府利用成为打压异议人士的平台。

针对谷歌和中国政府在信息自由方面的冲突,民主党的联合主席考夫曼说,在美国国会设立全球互联网自由核心小组之后,美国参议院有关互联网议题的工作将会常规化,小组将经常讨论中国等国家的相关问题。

核心小组成立之际,刚从中国撤走的谷歌高层向美国国会提出呼吁,促请美国把互联网自由提上外交政策的显要位置。

*升级到外交和贸易层面*

与此同时,美国国会星期三举行了有关谷歌撤出中国大陆的专场听证会。谷歌美国总部的公共政策总监戴维森在会上呼吁美国政府应该把促进信息流通自由作为美国外交的重要目标,网络审查也应成为贸易谈判的重要组成部分。
由于中国政府用谷歌必须遵守中国有关法律为理由逼迫谷歌放弃在中国的发展,谷歌公司也从国际法的层面上提出抗争,谷歌创办人布林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说,中国的相关法规阻碍谷歌在当地发挥其竞争力,应当被视为贸易壁垒。

*谷歌出走不因败于百度*

对中国官媒的所谓Google在中国被百度打败,经营不下去了,所以要退出的说法,有网友提出质疑。

一位中国网友指出,“谷歌中国用4年时间,将市场占有率做到将近三成。谷歌中国在中国仅有800员工,根据2009年的财报,其收入超过20亿元人民币, 而百度同期收入为44.5亿,百度的员工是多少人呢?超过7000人!谷歌中国在中国的经营不但没有失败,而且非常成功,其人均利润率更是大大超过了百度。”

*鸦片战争与舆论导向*

一些左派媒体把中国和谷歌的冲突比喻成1842年的鸦片战争。有媒体提示到:“我们今天对于谷歌的感受,应该去翻历史课本,读鸦片战争那一段。”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报道说,“这种尖锐的声调使人们注意到,这一事件让北京感到多么尴尬难受。互联网审查制度在中国不受欢迎,所以政府要拿起历史政治的枪炮,把这次冲突往爱国主义的名义上引导。鸦片能够消磨民族的自我意志和抵抗力;甜蜜礼物--外国的观点和资讯,此时被与鸦片相提并论。”

中国官媒在谈论谷歌的“罪恶”的时候,往往把用谷歌可以搜索出成人内容作为罪证之一,如《环球时报》的一篇报道说《央视曝光谷歌中国大量宣传淫秽色情信息》。

*官员的情色麻木*

对此,中国博克点击量最多的青年作家韩寒写道:“谷歌有一个失策,谷歌说,他不想再接受敏感内容的审核了。注意,这里说的敏感内容 其实不是指情色内容,官方对情色内容从来都不敏感,不光不敏感,估计官员们都已经搞到龟头麻木了。这里所谓的敏感内容只是指不利于政府利益的内容。”

*民主的价值不如路上捡100块钱*

韩寒还注意到大多数中国人不关心谷歌退出中国而表现出的“不自由毋宁死”的美国价值观以及普世价值。韩寒写到:“中国人追求那些危险的普世价值么?中国人是追求的,但中国人是顺便追 求,那些东西在很多人心中的价值未必有新开盘的一个楼盘或者追求一点网络游戏中的装备那么高,因为大家的生活压力都这么大,理想都没有,混口饭吃 就行了,你跪着吃和站这吃有什么区别呢。谷歌可能高估了自由,真相,公正,叉叉(民主人权)等东西在中国很大一部分网民心目中的价值,这些都没有路上捡到一百块钱实 在。”

韩寒讽刺说:“谷歌所说的那些理由,无法让这个民族的大部分人民认同和共鸣。一个能吃转基因粮,地沟油菜,三聚氰胺奶,打劣质疫苗针的民族,他们的忍耐力是你所不能想象的高,他们的需求是你所不能想象的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