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褪色的美国梦


弗林特市中心

弗林特市中心

距离美国汽车首都底特律四十英哩以北的弗林特市,在美国历史上有着它独特的地位。这里不仅曾是美国汽车工业的重要产区,在美国劳工史上更有它一席之地。然而随着美国汽车制造业的衰退,这个汽车工业重镇也被迫面对一个新的命运。

1950年代是美国汽车工业的黄金岁月,公路上90%的汽车都出自于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底特律和临近汽车工业镇的居民,享有着全美最高的平均年收入。这里曾是美国梦的象征。

2010年的1月,五位当地居民聚集在弗林特市中心的一间咖啡馆内。这里是距离底特律40英哩外的一个工业城,一度曾是通用汽车工厂的所在地。 这五个人和美国汽车工业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迪恩去年从通用汽车退休,他是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理事。“1960年代整个杰纳西县一共有8万多名通用汽车工人,今天只剩下4、5千个。在我工作的别克车厂,1958年一共有2万8千个工人,今天只剩下4百。”
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理事迪恩

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理事迪恩

唐和史黛西夫妻两人也在通用汽车工作。史黛西在三年前退休,唐则坚持在工作岗位上。 “光在今年密西根州就失去了27万5千个工作。我现在的薪水是过去的30%。”
唐和史黛西夫妇

唐和史黛西夫妇

当斯是名家庭主妇,她祖上三代都是汽车工人,她先生是新一轮车厂裁员的受害者。

还有在克莱斯勒车厂工作三十年的莱瑞,已经退休的他曾任工会的事务长。“大量工作流失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企业贪婪,因为它们只想剥削劳工阶层,榨取更多的利润。”

莱瑞愤愤不平的口吻反映出当地居民的心态。弗林特是汽车工会的大本营。1937年发生在这里的大罢工为美国劳工史写下重要的一页,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也从那时扎下根基,而劳资对立的意识在本地至今依然浓厚。
当斯(左)和莱瑞

当斯(左)和莱瑞

但随着美国汽车业的没落,这些工会工人的命运也有了重大的转变。根据美国劳工部2009年的数据显示,弗林特的失业率高达16.6%,是美国失业率最高的城市之一。麦可. 罗伯纳是思迈汽车信息咨询公司的国际市场分析副总裁。他说:“仅在15年间,美国车的销售量就从70%的市场占有率跌到45%左右,其中原因很多,包括劳工成本过高和缺乏国际竞争力。从经营角度来说,美国车厂错误评估市场需求和生产的汽车性能不佳也是重要的原因。”

三大汽车公司表示,居高不下的劳工成本和逐年增长的工人福利是竞争力逐渐下滑的主要原因。一些媒体和华尔街的分析师更将矛头指向工会,认为车厂被过于膨大的工会组织困住手脚,被迫支付工人过高的薪水和福利。他们举例说,美国车厂每辆车所负担的医疗保险支出是日本车厂的五倍以上。

但莱瑞认为他们只是企业经营失败下的代罪羔羊。 “认为工会有牵一发动大局的势力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工会和信贷泡沫无关,工会和银行次贷危机也无关。不是我们让银行为所欲为,也不是我们让中产阶级失去购买力。”

通用汽车退休工人史黛西则对一波波抨击工会的舆论表示不解。 “成立工会和企业成立商会有什么两样?我们和他们一样是在争取自我的利益。工会的问题就是它失败的公关策略,更何况许多媒体都是企业的喉舌,它们只会报导工会负面的一面,对我们正面的付出,和工会如何提升所有劳工的生活水平却只字不提。”

对他们这些工会工人来说,自由贸易和全球化才是导致美国制车业江河日下的主要原因。1994年北美自由贸易协商生效后,美国企业为了削减成本,陆续把工厂迁移到劳工成本低的墨西哥和加拿大去,三大汽车公司也不例外。
弗林特市汽车工厂装配线(资料)

弗林特市汽车工厂装配线(资料)

莱瑞说:“让我告诉你什么是自由贸易,就是让大企业合法的去削减工人的薪资,把劳工的生活水平降到最低的标准,完全违背平等贸易的原则。”

迪恩说:“我们无法和第三世界国家竞争,或许你会说我们的生活水平太高,如果我们住在用纸箱搭成的房子里,或许会提高我们的竞争力,但这不可能。”

麦可. 罗伯纳认为:“我想双方都有错,你会发现工会在适应大环境变化上缺乏弹性。每次劳资谈判,工会总是要求更高的薪资,更好的医疗保险,更完善的工作环境。良好的工作环境固然很重要,但是你必须和世界上其它地方的劳工竞争。在许多方面,美国甚至加拿大的工会工人都缺乏国际竞争力。”

但是莱瑞认为竞争力不应该只是单方面受惠。“竞争力本身就是一个双重标准。要是资方为了赚取更高的利润去竞争就是合理的,但当我们为了提升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水平去竞争,我们就作错了。我们应该牺牲自己去提高企业的竞争力,这不是双重标准吗?”
底特律废弃的店面

底特律废弃的店面

在2009年的金融风暴的冲击下,美国三大汽车公司中两大汽车公司宣告破产。讽刺的是,在政府规定的业务重组方案中,工会被强制拥有重组新公司的股份。工会一下子从代表劳方转变成资方代表。

车厂的经营危机也对工会带来严重的打击。1979年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光是在通用汽车就有46万名会员,在2009年仅剩下4万2千名。

迪恩说:“想当年工人牺牲生命仅是为了争取一天8小时的工作日,这是我们的历史。现在在提升国际竞争力的口号下,我们又开始开倒车,这太可怕了,要是你忘记过去的历史,过去的错误会再次发生。”

开过一排排被废弃的房屋,迪恩来到他工作20多年的工厂所在地。如今这里只是一片荒废的草原。
昔日工厂所在地变成一片荒废的草原

昔日工厂所在地变成一片荒废的草原

再次回到底特律,这个因为汽车业而繁荣的城市也正慢慢地迈向死亡。往日繁华的市容早已不再,如今只剩下空旷的街道和废弃的店面默默地承受它黯淡的前景。

三代汽车工人家属当斯.玛托仁说:“究竟是谁和谁在竞争? 你能告诉我吗? 彼此竞争又带来什么呢? 总有一天会有别人从他们的手中把工作抢去。工作机会或许离开了这里,但谁又能保证工作哪天不会离开他们呢。”

底特律的未来是什么?下一个弗林特又会出现在地球上哪一个角落?在这个褪色的美国梦背后,是个唇亡齿寒的残酷现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