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总参干休所逼迁:将军遗属投诉无门(续)


干休所里拆迁当中的连体将军楼

干休所里拆迁当中的连体将军楼

美国之音几天前所作的关于解放军总参一个干休所拆迁、将军遗属维权投诉无门的报道在网上传播以后引起了一些回响。其中有位在美国的读者发来电子邮件说,他的一位中国朋友也是那个干休所的住户,希望表达不同意见。

*读者反映不同意见*

家住五棵松路北8号总参军训和兵种部北京第一干休所的徐小宁对记者表示,他看了美国之音的有关报道后觉得拒绝搬迁的将军遗属和其他住户所反映的一些情况失实。

徐小宁表示,这个干休所里有些住房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建的,其中有座5层楼房没有电梯,老人上上下下很不方便。他说,现在要拆了年久失修的旧房,换成安装电梯、设施完备的高层大楼,无论对于干休所原住户,还是解决了住房问题的新住户都是一件双赢的好事。

*徐小宁:少数人漫天要价*

这位从事信息科技的海归人士说,在这个约有100户的干休所,同意拆迁改建的住户占绝大多数,反对者是个别少数人,只有七、八户。

徐小宁说:“因为大多数人是同意的,那些老头老干部同意的,所以大家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也都是积极地配合来做工作。少数不同意的人就到处去告,也不是上告无门。他们能告的地方都告了,问题是你告的没有道理,那人家当然不会答应。”

这位赞成拆迁改建的业主表示,他家也住在这个干休所的一栋二层小楼,拒绝搬迁的那些离休干部所居住的房子一样都是军产。他指出,军产与地方房产不同,不能进入地方的房屋市场流通。

*徐小宁:钉子户血口喷人*

尚未解决拆迁纠纷的解放军干休所

尚未解决拆迁纠纷的解放军干休所

这位美国之音的读者表示,有关方面对干休所改建项目作过多次说明和说服工作,强调产权是有保证的,而且改建工程所需的施工证等手续是齐备的。他认为,少数人关于他所居住的干休所改建是黑工程的说法是一种诬蔑不实之词,目的是为了满足要价过高的不合理补偿要求。

他说:“开会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原来是什么房产证还是什么房产证。北京市专门管房产证的相关部门的组织一位领导都出面说明这个问题。一再到他们家去登门拜访,讲,连门都不让进。就是干脆一口咬定我就是不搬,然后反过来又说没有说明情况。”

记者致电被视为干休所钉子户的杨银生将军遗属征求回应时,在半边空房被拆成断壁残垣的双拼式将军楼里接电话的杨宁对主动要求发表不同意见的徐先生所说的一些情况提出了异议。他表示,反对拆迁的占76户离休老干部住户总数的将近40%,并不是个别情况。

他说:“怎么也得有十几家。还有的是属于我不签名,但是我也不同意(搬迁),我不去出头的这种人。如果加上这些人,就有大概20多家30家的样子。”


*遗属:担心空口无凭日后生变*

关于产权保证的问题,杨宁指出,事实上已经无法阻止的干休所拆迁改建工程是总参管理局坚持要上马的项目,有关领导只是给了他们家口头承诺,但是没有书面保证。他表示,他们家之所以坚持不搬,是因为空口无凭,担心日后生变。

他说:“这么大的事,一个房子怎么也值几百万上千万。怎么也得有一个文字性的协议、合同。总得有相应部门对我们将来的权益有所保障。你不能口头说给我三套房。说给我三套房,可是到那会儿你要是不给我,你就这么空口一说,什么文字我都没有,我找谁去呀?”

这位即将退休的个体经商者表示,他母亲,也就是杨银生将军的遗孀魏风波老人,因为隔壁拆迁施工没有提前明确告知,加上工程噪音太大,导致身体不适住进了医院。他表示,有关人员只是口头通知这位年近九旬的老人说第二天要开始施工,但是没有说明要拆房。

他拿出一份文件上列举的数字说,负责这一拆迁改建项目的军队部门计划在完工后给隶属总参的京西宾馆部分现役军人干部安排150余套住房,位置多在临街的投资或出租价值较高的配套商业楼上,而对于被拆迁的老干部和家属们只给解决102套住房,位置多在一家宾馆的空调冷却塔和锅炉房附近。

据了解,目前正在进行拆迁施工的这个干休所里共有76个老干部家庭,户主多半是原师、军级离休老人,以及几位兵团或大区级的老红军、老八路家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