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北京鼓楼改造规划惹争议


鼓楼

鼓楼

自奥运会前京城开始大兴土木以来,如何改造北京旧城就一直是个争议不断的问题。最近,在新与旧的博弈当中,规划中的对钟鼓楼社区的改造,再起波澜。

*钟鼓楼属历史文化保护区*

成群结队的白鸽,带着哨音,掠过绿瓦灰墙的钟楼,盘旋于比邻而立的高大鼓楼之上,俯瞰着身下错落有致的胡同和四合院以及生活在那里的芸芸众生。这是钟鼓楼街区的典型景致。

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晋宏逵

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晋宏逵


晋宏逵说:“这片地区是属于四十几片历史文化保护区的,基本格局是元朝形成的,当时是北京城最繁华的两片地区之一。”

说起京城,古建筑专家晋宏逵如数家珍。听闻北京市为了建设以钟鼓楼为核心的“时间文化城”要进行大规模拆迁,这位在胡同里长大的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深感不安。

*政府规划打造时间文化城*

文化城将占地12.5公顷,地面建筑包括“北京--时间印记纪念广场”、“北京时间之印”纪念光带和“时间庆典广场”。地下还将建设钟鼓楼博物馆、停车场和餐饮配套设施。

钟鼓楼附近正在进行的拆迁工程

钟鼓楼附近正在进行的拆迁工程


这项耗资数十亿元的工程完成后,钟鼓楼将恢复中断了80多年的报时使命,“晨钟暮鼓”的诗意景象将再现京城节庆活动之中。有媒体称,此举是为了恢复该地区明清时代的风貌。

*专家担忧变成地产开发*

这到底是“保护”还是“破坏”?长期致力于古城保护的华新民认为是后者。用她的话说,你要想敲钟,敲就好了,拆附近民居、胡同干什么?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了。

晋宏逵的态度也很明确:“这个地区既然历史文化积淀这么丰厚,应该是一个‘继承保护’的过程,不存在‘打造’的过程,更不能把这么好的一个历史街区就变成一个房地产开发的对象。”

近千户人家将搬迁,涉及的街区包括旧鼓楼大街、豆腐池胡同、张旺胡同和草场胡同等。

*‘时间城’是打造出来的?*
外国游客在钟鼓楼附近游览

外国游客在钟鼓楼附近游览

非政府组织“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说,胡同、四合院、钟鼓楼、居民、传统生活方式,使钟鼓楼街区成为北京老城文化的代表。失去了胡同四合院,失去了当地居民的生活,钟鼓楼将形只影单,钟鼓楼街区将苍白无力,北京老城将再次受到重创。

该中心原定于上星期六在张旺胡同举行“钟鼓楼街区保护专题研讨会”。虽然会议“因故”取消了,但是仍有不少中外记者、学者专家和当地居民闻讯而来。

晋宏逵就是其中之一。他说:“你不能把这城市变成若干个孤立的文物保护单位,孤立的点。鼓楼的概念是什么?鼓楼的概念是元大都的中心呀。‘时间城’不是你打造出来的,是客观的、明代清代存在的。钟楼、鼓楼不单单是报时,(它)代表的是一个城市格局,是一种文化传统。”

据称,文化城将展示跟计时报时相关的物品,如圭表、刻漏、沙漏、浑天仪、太阳能时钟、倒计时光带等,还要陈列世界著名钟表。

*有天,还得有地*

对于这样的规划,钟楼脚下的京城老物件陈列室的工作人员王金铭有自己的看法。

他说:“皇家文化,那么多人都在去追求,那么多人都在去写它、吹捧它。但是老百姓的文化,我觉得,好像更渗透着劳动人民的智慧和他们的思想追求以及他们的创造力。都是皇家文化?有天,它得有地衬着呀,是不是?老百姓他在这胡同里,原来是怎么样生活的,我觉得,还应该保留一块吧。”

*‘蜗居’民众期待拆迁*

北京是千年古都。在现代化建设中,如何既保护古城文化,又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始终是困扰政府的一道难题。

石女士怀念旧日美好时光

石女士怀念旧日美好时光


有当地居民就不同意晋宏逵的看法。一位陈姓老人跟晋发生了意见冲突。

陈:“我们这老少三辈一间房,国家要改造改造,您还说不同意?”
晋:“我没说不同意。我刚说的,这是文化特别多的一个地区,应该保护。”
陈:“您上钟鼓楼上头看看去,底下都是破棚子,特寒碜。”
晋:“您要把这破棚子去掉,我完全赞成。我不赞成把这儿弄成一个高楼林立的地区。”
陈:“您说把破棚子改掉,我们现在都没地儿住。我跟您说,这儿拆,我们愿意走!”

晋宏逵认为,胡同里原本没有这么多居民,现在人满为患是因为当局多年不盖房所致。据华新民介绍,1949年之后,国家在私家院落内搞经租房,后来又逢文革,导致大批其它住户搬入四合院。她认为,如果把这些房产物归原主,自然会装修得非常好。

*忆往昔 须谨慎*

60多岁的石女士怀念过去的美好时光。

她说:“小时候,胡同没这么乱,也没盖这些乱七八糟的,钟鼓楼那边有什么杂耍呀、拉洋片的呀、小吃呀,其实真是挺好的。那会儿,我真是,我见过侯宝林大师,就在那儿说相声。在鼓楼那儿搭台子唱戏,我都看见过呀。没有了。”

文化保护人士告诫说,钟鼓楼属于国家级文物,在其周边动土应慎之又慎,否则将给后人留下无可挽回的遗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