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警方在小学发展线人做法引争议


据中国《法制日报》报道,昆明市有关部门最近下发通知,要求市内所有学校的班主任在班上发展2至3名“治安小信息员”,收集不良少年活动等信息,以供公安机关与教育部门全面掌握校园动态。有媒体和专家认为,让小学生告密不利于青少年人格的健全成长,凸显中国教育界乱象丛生。

*小学生从小告密 教育界乱象丛生*

昆明警方在小学生当中发展线人的做法引起争议。最近昆明市教育局、昆明市公安局联合下发《关于预防和打击校园暴力的通知》,要求小学的班主任要班上发展两到三名学生做“治安小信息员”,向老师汇报情况,以便班主任全面掌握校园动态。

从小培养学生当老师和警察线人的做法,引起很多学生家长和教育专家的质疑。中国媒体援引一位学生家长的话说,让学生向老师打小报告,会使本应真诚相处的同学间互相猜疑、提防,对培养那个孩子健全的人格和心理健康成长不利。

*告密:集权制国家特色*

告密是专制集权国家的特点之一。电影《窃听风暴》曾获2007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然而,这部影片却在中国成了禁片。该片描述出柏林墙倒塌前东德共产党秘密警察通过窃听,跟踪,卧底等手段,严密监控民众和社会的情景。这部禁片通过盗版DVD在中国大陆一度风行,看过该片的很多中国人都认为,当时的东德就是今天中国的折射。

*高校告密 普遍现象*

中国媒体多次公开报道有关学生信息员的新闻。记者用谷歌在互联网上搜索“高校学生信息员”,获得两万多个结果。如:《浅谈高校学生信息员队伍的党建工作》;《一高校聘请学生信息员给老师“挑刺” 能拿学分》;《完善高校学生教学信息员制度的思考》;《辽宁大学生:全省高校思想政治教育信息员培训会议简报》等等。

据中国媒体报道,担任信息员的学生必须“思想政治素质高,责任心强,文笔较好。”此外,还要具备和同学与老师较好的沟通能力。他们分别归高校的宣传部、学生工作处、思政部等部门直接管理。

*学生告老师越轨言论*

中国高校学生信息员虽然表面上的目的是为了提供学生对教学质量的反馈信息,但实际上一些学生信息员监督大学的自由派教师在课堂上的政治越轨言论,并向当局告密的新闻也时有所闻。如吉林卢雪松老师因放林昭的片子、上海杨师群老师因在课堂上讲真话都被学生告发,并导致相关教师受到整肃。

中国教育专家丁东认为,今天中国高校的乱象丛生,大学生向领导告密的现象,和高校应该崇尚学术自由的风气格格不入。

他说: “学生和老师观点不一样,这很正常。你可以当面和老师争鸣。你也可以私下和老师讨论。但是,你采取告状的方式,并且以老师政治不正确的这种理念,好像当作一种敌情去看待,这个,我觉得和我们这个理想的兼容并蓄的大学气氛相差的太远了。”

*史不绝书*

四川著名作家冉云飞写道:“告密是专制社会常用的手段,让其统治成本相对较低廉,所以几千年来中国史不绝书”。冉云飞把“ 告密”称之为中国四大发明外的又一大发明。冉云飞认为,告密如果所告属实固然令人恐惧,更重要的是因为各种利益掺杂其间的诬告,令民众在生活中防不胜防。这防不胜防,与“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制度文化结合起来,不仅成为中国人处世态度的一部分,也从侧面证明告密温床在中国有着深广的传统,对我们追求幸福生活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从小培养猥琐告密者*

《新京报》也为此发表社论,呼吁不要把孩子培养成猥琐的告密者。社论说:“很难相信,在拥有治安小信息员的班级里,不会充满猜忌、不信任和怨怒。纯洁与欢乐极可能自此而逝,相互监视乃至敌视的状态则 降临校园。而纯洁与欢乐,本是孩子的天赋人权。”

新京报认为,让中小学生充当“治安小信息员”的做法,“是将一张白纸变成一张草纸”,从小充当老师的眼线会让“一位人格健全的孩子变成一个猥琐的告密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