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分析:胡锦涛出席核安全峰会的背景


加里.布朗博士 (Dr. Kerry Brown)

加里.布朗博士 (Dr. Kerry Brown)

中国外交部星期四宣布胡锦涛将要在这个月晚些时候赶赴美国,参加全球核安全峰会,之后,美方立即表示欢迎。美国媒体纷纷报道说,这是中美关系继前一阵出现紧张之后、开始松动的一个标志。

美国媒体报道说,美国东部时间星期四晚间,奥巴马总统和胡锦涛通了长达一个小时的电话,为了讲完电话,奥巴马乘坐的空军一号专机(Air Force One)不得不在华盛顿郊外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Andrews Air Force Base)的跑道上多停留了十分钟。

*白宫方面在货币问题上做出让步*

据报道,白宫方面将把两国之间有争议的人民币汇率问题,推迟向国会正式表态。《纽约时报》的报道分析说,白宫方面这么做,对中方来说,是一个让步,但是对奥巴马来说,在国内政治方面,也不可不说是一种冒险,因为有很多国会议员都在催促白宫方面、或者说是美国行政当局,将中国划定为“货币操纵国”,一旦划定之后,美方就可以正式出台贸易惩罚性措施。

白宫官员没有针对货币问题公开给予评论,不过,一位官员表示,假如中方不主动采取行动的话,白宫方面恐怕只好在定于六月份召开的20国集团首脑会议上,把这个问题再次提出来。

假如说推迟向国会正式表态、甚至说在某种程度上顶住国会的压力,给中方一个自我调整的机会是白宫方面为美中关系紧张局势的缓解所做出的一个重要让步的话,那么,中方在伊朗问题上所暗示的立场上的转变,或许是北京对双边关系缓解所做出的一个“贡献”。

*中方伊朗问题上潜在的转变*

加里.布朗博士 (Dr. Kerry Brown)

加里.布朗博士 (Dr. Kerry Brown)

不过,到目前为止,中方还没有正式表示,支持联合国安理会一些成员国所主张的对伊朗实施新一轮制裁的策略。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亚洲问题高级研究员加里.布朗博士(Dr. Kerry Brown)星期五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方在伊朗制裁问题上若有转变,主要是两方面的考虑。

他说:“首先,在核问题上,中国一贯主张核不扩散,其二,中方不愿意在外交上处于孤立的位置,不会想要成为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当中,唯一一个坚持要行使否决权、或者是弃权的国家。”

布朗博士分析说,以往,在这个问题上,中国和俄罗斯的立场很接近,动作也比较一致,这次,俄罗斯方面似乎已经很靠近美、英、法、德等国的立场,估计中方不会单刀一面,完全站在伊朗一边。

*有百利而无一害*

说到胡锦涛这次为什么在美中关系在很多层次上都发生矛盾之后,决定到美国来,出席全球核问题峰会,这位长期关注中国局势的分析人士说,介于中国政治的不透明性,外界很难了解到中国高层内部的具体运作是怎么回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内部也有强硬派和非强硬派,他们之间也有矛盾和争议,这次,看来是非强硬派占据了上风。

他说:“成为在法制基础上运作的国际经济、外交社会的一员,对中国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我想,中国内部有许许多多的政策制订者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核安全问题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国际外交的一个重点。这次定于四月中旬在华盛顿召开的环球核安全首脑会议将重点讨论核恐怖主义威胁,以及国际社会所能够采取的应对措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