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谷歌对抗审查退出中国为哪桩?


在因反对中国对网络的审查而退出中国网络搜寻业务后,谷歌公司上周要求美国政府,以外交和贸易手段对抗各国的网络审查。分析人士认为,谷歌要求政府介入有为自己扩大商业版图之嫌,这种将商业行为与政治挂钩的做法并不妥当。

*要美将信息流通纳入外交贸易政策*

谷歌公司负责美国公共政策与政府关系的主管戴维森,上星期四在美国国会一场听证会中,要求美国政府将信息自由流通作为美国外交和贸易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

谷歌说,它在100个提供搜寻服务的国家里曾经,或仍然被其中25个国家屏蔽,包括了一些例如伊朗、越南、缅甸和中国在内的专制集权政府。不过媒体报导,谷歌在每个国家对抗网络审查的程度并不一致。

*多国皆审查为何只挑中国市场退出?*

台湾世界新闻大学传播学院院长陈清河对美国之音说,谷歌在其他国家也配合当地政府进行审查,为何单挑中国挑战它的极权极限?其动机值得推敲。

陈清河说:“它(谷歌)只是要挑战极权的极限。一般的想法觉得它是一个弱者、是一个受害者,但是为什么它在其他地方就不退出呢?我觉得谷歌还是要自我检讨。当中国大陆政府在执行它的审查时,如果谷歌觉得标准过于严苛,可以提出来好好讨论。”

*分析人士:谷歌应尊重各国制度*

研究传播与政府政策的陈清河说,网络是一个重要的公共评论交换平台,谷歌在不同地区进行和这种平台有关的商业活动,自然应该尊重当地政府的某些规范。

陈清河说:“这是所谓的言论自由与国家安全,或言论自由与社会安定两者之间,或是新闻自由与政府制度的拉扯问题。这其里面有太多模糊的空间,有太多个人主观意识与自由心证。谷歌是一个商业机构,它应该在某种情况下有尊重制度的必要。”

*要政府介入动机为何?*

陈清河认为,谷歌在退出中国市场的时间点上,以信息流通的理由要求美国政府介入以对抗各国网络审查,做法并不妥当。

陈清河说:“一件事与另一件事不相干时,就不应该把政治或贸易动不动就…美国在过去以来不都是如此吗?动不动就是301的报复条款,动不动就是高度经济威胁的方式来控制别人,那我们也可以说,美国这种制度是不对的。”

在全球最大网络搜寻引擎谷歌一月间宣布,因审查和黑客问题可能退出中国市场后,就有不少人质疑谷歌的宣布是基于自己商业利益的考量。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传播学教授黄葳葳对美国之音说,作为入口网站,撤出中国市场应该是谷歌商业考虑的结果。

黄葳葳说:“作为一个入口网站,它会撤离这么大的国家,应该是它原来支持的利基点功能它认为无法发挥,另外就是市场普及率的问题。”

上星期一,在谷歌终于将中国的搜寻业务转移至香港后,美国和中国都将这个做法称为商业行为与商业决定。

*美、中皆视退出中国为商业决定*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克劳利上星期二在例行记者会上说,谷歌的做法是一个商业决定,美国国务院并没有介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上星期二的例行记者会上也说,谷歌的做法是一起商业公司的个别行为。

英国《卫报》星期四报道,谷歌作为中国网络内容供应商的营运执照已经在三月底到期,而谷歌并没有更新这个执照,显示谷歌为中国这个广大市场提供网络搜寻业务的雄心已经无疾而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