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王家岭矿难上百工人获救


被困在山西王家岭煤矿的153名工人中已有115人获救。人们在为获救工人感到高兴的同时,也呼吁当局采取切实措施铲除矿难频发的根源。

*井下被困八天八夜*

在建的山西王家岭煤矿3月28号发生透水事故,破壁而出的11万立方米大水,把153名工人困在距离地面数百米深的井下。

4月5号凌晨,第一批9名工人,在被困八天八夜后,终于被昼夜奋战的救援人员救出。当他们从担架上被抬出来的时候,围在井口的人群中爆发出热烈掌声,庆贺生命奇迹的发生。

事故发生后,中国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相继批示全力营救。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中共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和省长王君陆续赶到现场参与营救指挥。

张宝顺在山西铝厂职工医院看望了获救工人。他对一位张姓工人说:“你们听从医生的安排,遵守医嘱,好好休养,争取早日康复。放心啊。到这儿就踏实了,已经平安了,已经获救了啊。”

自上午11点40分起,又有一批批工人被陆续救出,送往五家医院治疗。截止记者发稿时,获救人数已达115人。来自现场的报道说,幸存者生命体征基本平稳。

*救援工作充满艰难*

抽水是救援能否成功的关键。连续几天水位下降缓慢的情况令人焦急,人们担心拖延下去被困人员生还的希望将越来越渺茫。

星期六,第一个仍有生命存在的迹象出现了。救援人员听到了顺着钻杆从井下传来的敲击声,于是营养液、通话设备和鼓励工人们坚持下去的纸条被送到井下。

随着水位的不断下降,搜救人员终于可以下井施救了。黑暗中,他们看到了远处一盏盏晃动着的矿灯。救援人员在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时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他们说:“在10点27分的时候,我正在水泵前面观察水位,还有检测气体,正好看见对面有灯晃,就立即马上向调度汇报。报告以后,我们下去检测,好像它里面的人也相当多。两盏灯同时亮着。当时可以肯定最少是有两人以上。当然激动了,八天啦,就还有人还活着。”

报道说,有些工人把自己用腰带挂在巷道墙壁上,以免睡觉时落入水中。

*安监局长称创造两项奇迹*

回顾整个救援过程,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说,中国人创造了两个奇迹。

“第一个奇迹就是我们的被困矿工,他们在井下顽强地坚持、坚持、再坚持,度过了八天八夜这样的生命之关,还能得到生存。第二个很重要的奇迹就是,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有力、正确的领导下做出的决策部署和实施的决策方案、救援方案都是十分有效、有力的,我们又创造了在中国抢险救援史上的一个伟大的奇迹。”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153名条生命牵动着无数人的心。在北京,一名出租车司机,一面收听广播了解救援工作的最新进展,一面发表自己的看法。他说,只有在中国这样的体制下矿难事故才能如此频繁地发生,也同样是在这个体制下救援工作才能创造出奇迹。

这名司机说:“正是这种体制下,你才能集中一切精力来救(援)。好也是它,坏也是它。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嘛。”

*学者批矿工安全重视不够*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认为,救援工作是成功的,措施相当得力。但是他同时也指出了发生此次矿难的根源。

他对美国之音说:“它的原因,最根本的,还是对煤矿工人的生命安全重视不够。或者说,我们的煤矿工人缺少应有的权利保护。煤矿事故虽然各个国家都有,但是中国的煤矿事故发生率极高,是美国的上百倍,甚至是印度的十多倍。这其中就反映了我们工人的权利的缺失。”

*媒体称抢进度酿成事故*

王家岭矿所属的华晋焦煤公司有两个股东,一个是中煤能源集团公司,另一个是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南方周末》说,在5家山西煤矿集团的强势扩张下,中煤的市场份额相对下降。提高产量、抢占市场成了中煤的新年布局。预计年产量千万吨的王家岭煤矿便是这一战略的第一个践行者,加快进度尽快投产成为首要任务。

在这种形势下,最初的渗水被忽视了,以致酿成大祸。胡星斗说:“在他们的眼中,GDP、政绩、财政收入,它的重要性远远高过矿工的生命。我们的矿工,他的生命安全是处于被动的状况。他寄希望于厂方和政府方面进行整改和保护,而矿工本身他们的声音是没有人重视的。他们也无法有组织地组织工会,来对自己的生命安全进行保护。”

中国煤矿是世界上死人最多的煤矿。美联社说,去年,中国有2,631名煤矿工人死于矿难,而在创纪录的2002年,死亡人数高达6,995人。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焦点对话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