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民调:许多港人支持激进手段施压政府


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的一项调查发现,四份之一的受访香港成年人、即约153万人认为,只有用激烈手法,才可迫使政府回应诉求,比两年前的同样调查上升4.5个百分点。持相同受访者当中,更是不分年龄或教育水平。负责这次调查的该研究所荣誉研究员何永谦表示,虽然调查无法推测香港何时再会发生暴动,但社会上不断攀升的不满情绪,是不争事实,不容政府忽视。

*研究员:不愿预测香港何时暴动*

何永谦说:“会否发生暴动事故?除了看社会背景,越来越多人不满意之外,通常都有一些突发性事故,导致某时某刻会有些人十分不满意,于是干一些很激烈行为如烧车等。若要我们去预测现在或将来会否有暴动,我们极不愿意这样做。但不满情绪正在上升,至于去到那一阶段,会否有一些突发东西会导致暴乱,我们不想预测,也不想见到。”

香港曾经于1967年发生过大规模暴动。在中、英两国谈判有关香港前途问题期间的1984年一月,也发生过因反对出租车首次登记税加价而引起的骚乱,有群众在街上捣毁店铺、抢夺财物以及烧车泄愤。

这份中文大学的香港和谐社会研究,曾于2006年及2008年进行,今年则在2月21日至3月1日以电话访问了1005名18岁或以上的香港人。研究发现,香港政府在各方面的评分都大跌。


受访者以往认为较次要的事项,包括政府与市民之间的矛盾、市民与大财团之间的矛盾等,都在这次调查中受到更高的关注。在推动民主发展方面,更有百份之四十四受访者认为香港政府是不合格的。

*何永谦:与政府说理已没用*

何永谦坦言,有关数据使研究团队感到十分错愕。他分析,过往香港殖民时代经济发展时,各个阶层也可分享成果;但回归十多年后,贫富悬殊却不断加剧,政府扶贫欠缺成效,低下阶层市民挫败感十分强烈,所以便认同了激烈的抗争手法。

他说:“再说道理也不是办法,要用激烈手段去争取诉求。这是很令人害怕的。因为过去几十年来,香港人是较为温驯的,愿意接受妥协,大家各走一步; 但在过去十多年来,一人一步这办法对低下阶层,已经变得不实际。”

何永谦指出,更多香港人认同激烈手段争取诉求,很可能会影响到下一届2012年的立法会选举,会有更多被外界视为激进派的议员
获选,进入议会。他说,这样无疑会影响到香港社会的稳定与和谐。

*社民连:抗争才可改变*

近年被外界标签为激进民主派的香港政党- 社会民主连线曾经在议会内喝骂官员、摘香蕉,以及使用有争议性的污秽词句,导致议会议程多次中断。其主席陶君行接受采访时表示,其实与外地的政党相比,他们已显得相当温文尔雅,他们深信只有抗争,才可将社会现状充分反映出来,使市民大众明白社会问题根源何在。陶君行说,这次中文大学的调查结果说明,北京事无大小干预香港特区政府的各项事务,才会导致更多香港市民认同社民连的抗争方式。

他解释说:“我想回归后受到冲击,法治制度不断被侵蚀,这些都是一些表像,看到中央的插手越来越厉害,特别是在03年7月1日大游行,有50万人走上街头。我自己的感觉就是:中央政府感觉到民心还未回归,所以便影响到它无论大小事务,它都要插手的根本原因。”

*陶君行:北京须给予香港普选*

陶君行举例说,尽管中国领导人意识到香港存在深层次问题;但并不清楚近年香港政府不理会民意,强行通过多项政策,累积了民怨。他说,只有放手给予香港人普选权利,才可彻底解决问题。

陶君行说:“如中央政府所说,深层次问题在香港充分体现,因为香港的政治制度是不能透过公平与合理的方式去解决一些社会矛盾,这才是香港面对政制改革,为何市民大众越来越不满。因为忍耐能力越来越低,回归后拖延了差不多十三年时间,仍然未有落实普选。”

*港府:继续寻求共识*

香港政府首席顾问刘兆佳今天在报章上刊文回应这次调查承认,香港社会各界一方面关注社会矛盾及安定的问题;但另一方面却对各种应对之方缺乏共识,因而形成了一种坐困愁城的感觉。他指出,政府会就重大社会问题开展广泛讨论,共同寻求纾缓矛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