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基本法颁布二十周年 香港静悄悄


1990年4月4号,中国第七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当时的国家主席杨尚昆随即签署了这项法律,使它在1997年7月1号生效,成为香港回归后规定中央对香港政策的根本大法。

基本法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香港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基本法还规定,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选举根据香港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最终由普选产生。

*胡汉清:中央切实履行了基本法*

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胡汉清说,香港基本法颁布二十周年的大事没有引发各界广泛关注,是香港回归十三年来中央切实履行基本法的写照。

胡汉清说:“回归后这十三年来,我看到,中央对这个把关的责任一直没有减少,只有增加。每一次中央出来对香港政治制度的争议发表的立场永远都是基于基本法,永远都是按照基本方针去做。”

*刘乃强:连反对派都不正面挑战基本法*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特区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刘乃强也表示,过去二十年来,香港各界虽然对政治改革的方式和进程争执不休,但并不挑战基本法本身,说明中央一直在严格执行和落实基本法,香港民众也因此感到放心。

刘乃强说:“ 基本法颁布后过去这二十年,争议似乎没有停过,我相信将来继续会有这样的争议。但是到今时今日,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我们这些爱国爱港的建制派人士没人提出要修改基本法,连反对派也没有正面说,‘阿爷,基本法不行,要修改’。这很清楚地表达了一个信息,基本法到今时今日仍然代表香港市民民意的最大公约数,代表我们香港市民利益的最大公约数。”

*李柱铭:港人治港难做到 市民死心*

然而,香港民主派先驱、原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李柱铭对美国之音说,基本法颁布二十周年没有引起香港社会的广泛注意,其原因并非上述两位亲北京人士所言。

李柱铭说:“如果做得那么好,应该高姿态庆祝基本法颁布二十年。但没有庆祝。其实,香港人没有怎么提这件事,我觉得他们的心已经死了。因为大家知道,一国两制在运作上做不到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你看设在香港西环的中联办,好象什么事他们都说了算,而特区政府总是很听话。这样下去,怎么能说一国两制落实的好呢?”

多年来,民主派人士认为,基本法第45条和第68条明确规定香港行政长官和立法会最终由普选产生,而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又为2007年之后举行普选提供了条件,因此他们要求2012年下一届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由双普选产生。特区政府和建制派人士则以基本法中有关根据香港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安排普选的条款,不肯为2012年安排普选。

按照基本法第158和第159条款,基本法的解释权和修改权分别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全国人大代表大会。

*李柱铭:基本法若能落实就不需要修改*

李柱铭说, 民主派人士一直没有大力呼吁修改基本法,是因为基本法的修改权和解释权都在中央手中,而且如果能落实基本法就不需要修改它。

李柱铭说:“有很多条都可以修改,但事实上,如果中央真有意愿和决心去落实邓小平所说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那么就不需要修改。其实它只要信香港人,放心让香港人当家作主,处理香港事务,中联办就不会在这里说三道四,向香港政府和我们的司法界施压。现在的问题是,它不放心让香港人处理香港事务,那么怎么能说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呢?”

针对2012年能否进行普选的争执,全国人大常委会2007年对基本法作出解释,允许香港在2017年和2020年分别为选举特首和立法会举行普选。人大这一释法行动进一步加深民主派人士对香港政治改革进程的忧虑。

根据这项释法,特区政府去年底推出2012年选举办法咨询方案,包括将立法会直选或以直选为基础的议席从目前的三十一增加到四十一。泛民主派人士则批评政府的这项选举方案没有借这次政改机会减少功能界别席位,也没有承诺未来的普选会取消功能界别席位,因此担心中央承诺的普选是否为符合普及和平等原则的真普选。

*陈弘毅:中央担心普选结果对自己不利*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陈弘毅说,他理解泛民主派人士的这种担忧,因为站在中央的角度来看,普选可能会产生不利的结果。

陈弘毅说:“如果普选和民主化导致一些不是爱国爱港人士的人成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多数成员,我认为从中方的角度来看,这是很难接受的。 ”

一些泛民主派人士正在进行一场以议员辞职补选推动变相公投的运动,逼迫政府拿出一套更趋民主化的政改方案。

*陈弘毅:打破僵局需各自让步*

为了打破僵局,防止香港政治制度原地踏步,陈弘毅教授建议双方都退一步,一方面,民主派议员不要象2005年那样再次在立法会否决政府的选举方案,另一方面,特区政府和中央也应作出善意回应,正式承认目前采用的功能组别选举并不符合普选的普及和平等选举权的要求,并承诺在2012年后开始予以改革。

立法会第一大反对党民主党还没有决定是否会否决政府的政改方案,特区政府则坚持表示,它所得到的授权是规划2012年的选举,不能对2012年后的政治改革作出安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