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再报维权律师被打被抢被失踪


近日中国又出现多起维权律师被打、被抢、被失踪的消息。北京律师李静林在内蒙办案期间遇人身袭击,物品被抢。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和丈夫自4月7日被警察带走后,至今仍下落不明。

* 北京律师内蒙办案被打 物品被抢*

北京律师李静林和董前勇4月12日抵达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准备出席一名法轮功修炼者的庭审辩护。不料13日,当事人的妻子与两个姐姐被警方带走,受到刑事拘留。而14日凌晨,李静林律师本人也遇到了一桩他未曾料到的事。

李静林说:“凌晨四点,当时我在圣兰宾馆218号房间,我一个人住的那个房间,当时我就听见门有点响动。”他起身把门反锁了一下,然后放心地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李静林说:“结果我睡上床,没两分钟,一下子我的脖子就被人卡住了。强光就照在我的眼睛上。一个人,大概有个50来岁。他左手卡住我的脖子,把我按在床上,右手拿着电筒对着我的眼睛。另外还有一个小伙子,大概30来岁。”

李静林说,这两个人叫他不要讲话,说“要整他。”李静林随口问了一句,“怎么啦?”

话音刚落,他的左眼眶就被小伙子打了一拳。接着,两个人就开始迅速地收拾屋里的东西,前后不到两分钟就卷走了他的电脑、手机、案卷。李律师的钱包安然无恙,但皮鞋被歹徒拿走了。

李静林说,歹徒们临走时告诫他,背向门口,不许说话不许动。等他追出宾馆时,两个人已经不见了。他再走回宾馆时,发现自己房间对面的四个房间中有三个房间的门是打开的,三个年轻汉子同时带上门走出宾馆,坐上停在宾馆门口的一辆车走了。

李静林说,事后他打110向当地派出所报了警。警察问他怀疑嫌犯是谁,李静林说,他怀疑是国保和宾馆合伙干的。他说,首先,他房间门并没有损坏,应该是有人用门卡开了房门。此外,他要求查看宾馆的监控录像却屡次受阻。宾馆的人说,监控器不能存储画面,基本形同摆设。公安局方面则说,当时监控器没有打开。

抢劫事件五小时后,没有皮鞋穿的李静林律师只好穿着拖鞋到了法院,而他提出的国保办案人员出庭作证的申请也没有受到法院理睬。

第二天,李静林所在宾馆的餐厅收到了一个纸箱,里面放着李律师的电脑,一些案卷,手机电源线和充电器。不过,手机本身和皮鞋却没有被送回。

李静林律师认为这起抢劫事件与他掌握的一份怀疑被公安做了手脚的电子文件有关。这个文件是这起案件的一个关键证据。

李律师说,负责处理本案的海拉尔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也觉得事发蹊跷。刑警大队白警官的手机暂时无人接听。

*北京维权人士失踪多天 下落仍不明*

与此同时,据有关报导,自4月7日凌晨被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带走的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和丈夫董继勤至今仍下落不明。

倪玉兰1986年开始从事律师工作,曾两度被当局以“妨碍公务罪”判刑。她因为房子被强拆而多次上访并遭到毒打,导致双腿走路需要靠轮椅和拐仗支撑。不久前,美国驻中国大使洪博培曾专门到倪玉兰暂住的地方探访了她。

4月13日,北京市西城分局和厂桥派出所向倪玉兰夫妇的女儿送达了刑事拘留通知书,要亲属签收。西城分局说,两人都被关在西城看守所。同一天,亲属们到西城看守所给这对夫妇送钱时,却被告知没有拘留这两人的记录。

倪玉兰和曾经给她辩护的律师刘巍的电话都无人接听。打董继勤的电话时,对方说,他们是个教育机构,不认识董继勤这个人。

美国之音记者随后致电厂桥派出所询问两人情况,派出所民警听说是媒体,便表示不接受电话采访,要记者和北京市公安局新闻办联系。

记者又打电话到西城看守所。看守所的人说,不接受电话查询,需要本人拿身份证亲自来查。记者说,“现在不在北京,能否帮个忙。听说倪玉兰失踪了......”看守所的人说:“不管王玉兰、李玉兰,想查就拿身份证自己来查。”

*香港维权组织呼吁国际社会关注*

设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执行秘书潘嘉伟对美国之音说,自二月以来,国内很多律师被失踪、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困境令他们十分非常关注。

潘嘉伟说:“中国政府现在不在乎究竟是不是符合国内的一些法律的规定,对于现在大家批评他们没有遵从法律程序来办事,他们只是说这是法治国家,他们是根据自己的法律办事的。”

潘嘉伟说,从最近的很多例子中已经看出,维护民众权益的律师尚且不能保护自己的安全,普通民众所面临的困难就更多。潘嘉伟呼吁国际社会能继续为中国维权律师和民众提供更多帮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