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现在先谈日后投资 中国公司不放弃伊朗


在联合国可能针对伊朗具有争议的核项目实施制裁之前,全球各地的公司已经在减少和伊朗的联系。但是,一家中国国有公司正在采取不同的途径和伊朗做生意。

*各国公司退出伊朗 中国公司抢机会*

来自新加坡的贸易商表示,中国的“中国石化公司”(Sinopec)正在向伊朗运送20多万桶汽油。中国公司采取这一举措的同时,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由于害怕国际制裁,已经断绝或者减少了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商业联系。

来自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e)的分析人士邓丽嘉(Eric Downs)告诉美国之音说,中国可能在抓住西方国家让出的机会多赚一笔。但是她又说,中国公司目前也可能正在与伊朗做一些小买卖,放长线钓大鱼,将来好从伊朗获取数十亿美元的大项目。

她说:“我的感觉是,中国石油公司正在追求一种‘现在先谈,日后投资’的战略。这些公司现在只是想留下一个标记。他们希望一旦伊朗核问题获得解决之后,能够在获得大项目方面抢占先机。”

但是这种策略未来并不一定会奏效。国有的马来西亚石油公司(Petronas)最近宣布,他们已经停止向伊朗提供汽油,这让中国倍感压力。

邓丽嘉说:“如果我们看到连马来西亚和印度公司都停止了在伊朗的项目,那么这就真的把中国置于一个孤家寡人的地步,只有他们还在那里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不妨看一看他们是否在其他国家的公司都撤走的时候还会呆在那里照做生意。”

*伊朗有核武器不是中国头等大事*

对于中国来说,更大的风险倒还不在伊朗境内,而是广阔的世界舞台。中国问题专家丹尼尔.麦可利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伊朗的行动可能会让一些国家停止与伊朗进行贸易,但是,要有更严重的情况才会让中国退避三舍:

他说:“诸如以色列准备空中打击伊朗这样的大事才有可能让中国公司退出。最终说来,只有最严重的地区矛盾升级,直接威胁到中国的利益,中国才会退出。”

他表示,就目前的形势而言,来自外部其他国家的压力,不足以改变中国的优先选择。

麦可利说:“最终来说,中国最首要的关注点是保持对本国的政治控制。而政治控制首先依靠经济增长。因此,伊朗拥有核武器的问题可能是我们美国的头等外交大事,但是对中国人而言,这肯定不是。”

*中国目前参加制裁伊朗问题会谈*

中国外交官员已经和来自联合国其他四个常任理事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和美国外加德国的代表举行了会晤,讨论对伊朗实施新一轮制裁的问题。但是这五个国家至今没有能够确定如何遏制伊朗的铀浓缩活动。

美国总统奥巴马已表示,美国希望几个星期之内能够达成一项联合国制裁伊朗的决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