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G20财长会议在即多国呼吁人民币升值


两个主要新兴经济体的央行行长在20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即将召开之际呼吁人民币升值。专家说,中国在汇率问题上面临的国际压力正在增加,但20国集团峰会能否就人民币汇率形成共识并无把握。

美中两国在人民币汇率上的争执最近稍有缓和,但是和中国同属“金砖四国”的印度和巴西开始就这个问题向中国发出责难。

印度储备银行行长苏巴拉奥在孟买对记者说,印度对中国的巨大贸易逆差“很明显反映出两国汇率管理政策的不同”。同一天,巴西央行行长梅雷莱斯称,人民币升值对于平衡国际经济至关重要。

星期四,20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将在华盛顿举行会议,为今年夏天在加拿大召开的第四次G20峰会作准备。苏巴拉奥说,印度准备在会议上就人民币汇率问题陈述自己的看法。

*人民币面临国际压力有增无减*

总部设在麻萨诸塞州的经济咨询公司经济展望集团(Economic Outlook Group)全球经济师伯纳德·鲍默尔(Bernard Baumohl)说,尽管美国由于多种原因最近减少了对中国汇率政策公开施压,但G20峰会即将召开之际,中国在汇率问题上面临的国际压力有增无减。

他说:“很多人预期中国经济将在今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我想20国集团内部有一种认识,即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强国后,更应该遵守国际贸易规则,人为压低汇率的重商主义政策应该成为过去。20国集团不会再接受这种行为。”

在中国的主要亚洲贸易伙伴当中,印度对华贸易逆差近年来增长迅速,并在2009年达到160亿美元,超过印度和俄罗斯的贸易总量。印度总理辛格以及贸易官员此前已经多次就人民币汇率问题表达过关注。

2009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巴西第一大贸易伙伴。由于初级产品大量对华出口,巴西在去年对中国有将近43亿美元的顺差。但是,在由巴西主导的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当中,阿根廷、乌拉圭、和巴拉圭三国2009年从中国进口急剧增加,而巴西对这些国家的出口同比却出现下降。巴西认为,人为操控汇率是中国渗入南方共同市场的重要原因。

*新兴经济体加入经济外交游戏*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星期三公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指出,汇率问题是全球经济复苏和平衡发展面临的一个关键挑战。该组织首席经济学家奥利维尔·布兰查德(Olivier Blanchard)说,发达国家货币贬值将有利于解决债务和赤字问题,同时也利于扩大出口和恢复增长;而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情况截然相反。

他说:“举例来说,中国在摆脱对出口的依赖转向国内消费的过程中需要采取结构性措施减少储蓄。人民币升值有助于完成这个过程。”

权威时事刊物<<国家杂志>>的国际经济专利作家、前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布鲁斯·斯多克斯(Bruce Stokes)说,尽管印度和巴西等国有足够的理由反对中国压低人民币币值,但他们未必愿意在G20这样的多边平台上和欧美等国站在一起。

他说:“这些新兴经济体卷入的是一场全新的外交游戏。美国则是这个游戏的老手,比如80年代初向日本施压,促使日元升值。对于这些新兴国家来说,这是对经济外交的崭新运用。第一,他们对这个游戏不太熟悉;第二,他们还有点戒备心理,就是如果现在加入美国对中国施压,以后会不会在其它或者类似问题上受到同样的压力。”

就在印度、巴西向中国汇率政策表示质疑的同时,中国在亚洲的另一个主要贸易伙伴、今年年底G20峰会主办国韩国作出不同表态。韩国企划财政部长官尹增铉说,人民币问题不太可能成为本周G20财长会议深入讨论的话题。他说,即使各国财长讨论汇率,这种讨论也将是“很肤浅的”。

*专家预测人民币升值影响出口竞争力*

乔治城大学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中国经济问题专家盖宝德(Albert Keidel)说,就在人民币2008年7月以来紧盯美元的同时,中国的整体贸易盈余却出现显著下降。这让很多国家相信,汇率并非全球贸易失衡的根本问题。此外,东亚地区一些主要经济体产业链和中国整合程度太高,这些国家未必乐见中国出口受挫。

他说:“一些过去直接对美国出口的亚洲国家现在借助中国加工,组装,然后由中国实现出口。所以对这些国家来说,如果人民币真的显著升值的话,他们的出口竞争力也会受到影响。”

韩国企划财政部长官尹增铉对媒体表示,金融监管仍将是华盛顿财长会议的主要议题。但是由于各国在这个问题上仍然存在分歧,因此不太可能在四月份达成协议。

*金融系统改革全球共识*

经济展望集团的全球经济师鲍默尔对于今年的两次G20峰会在全球金融监管问题上取得某种突破持乐观态度。他认为,美、英、法等主要发达国家已经就此达成了一些重要共识。

鲍默尔说:“所有工业化国家都同意,金融机构如果不加任何限制的话,就可能制造全球性的经济灾难。现在我们已经达成一些关键的共识,比如银行必须保有充足的资本,现在这不仅是美国的看法,也是其它国家的看法。各国同意,金融系统和实体经济之间必须有足够的缓冲,使得金融系统有足够的损失承受能力,不至于轻易引发系统性危机。”

路透社认为,尽管前三次G20峰会就约束银行冒险行为和避免纳税人为金融机构损失买单方面作出大胆承诺,但目前来看,主要成员国的国内监管改革均受到立法机构掣肘,因此这个领域的国际合作今年难有突破。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