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作家:中国严控出版,阅读风气下降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每年在这个节日,中国都会出现有关读书风气是否每况愈下的争论,今年也不例外。据中新社报导,尽管在中国政府大力推动下,中国国民阅读率有了一定改观,但整体情况仍不容乐观。调查显示,2009年,全国人均每天读书不足15分钟。


报导并引述全国政协委员赵丽宏表示,中国人今天的阅读状态,令人堪忧,中国国民每年平均读书的数量,只有欧美发达国家的几十分之一。报导说,阅读在很多人心目中不是一件要紧的事,在一些人看来,读书和游戏享乐、赚钱升官没有关系,何必浪费时间?

*余杰:出版没有自由所致*

中国著名独立作家余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断言否定了这种说法。他说,读书的人少了,跟经济发展并没有关系。余杰说:“但是我认为这个原因,并不仅仅是因为中国进入一个市场经济,大家都去赚钱,社会压力很大。我觉得更多的原因,还是中共他们的这种新闻出版没有自由,新闻出版方面的限制,那些真正的好书根本没有办法得到出版,我觉得这是最根本的原因。”

余杰指出,英、美等西方国家的物质主义比中国还要盛行;但这些国家的国民却有良好的阅读消费习惯,所以国民阅读率的高第在于有否出版自由。他续称,虽然每年的人大、政协两会上都有代表委员提出举办读书日,鼓励读书风气;但他们不正视当局控制出版,最终只会徒劳无功。余杰批评,政府手中有黑名单,禁止大量作家、知识份子及记者等出版书籍,导致能真正反映社会实况的书、报章与杂志非常少。他举例,最有影响力的中国年青作家韩寒曾经想创办刊物,但花上两年时间申请,也未有批准。他指出,若能成功创办,其读者数量肯定会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人。

*引发愤青出现*

对于年青一代缺乏自由读物,是否导致中国近年不断出现愤青?余杰的答案是肯定的。


他说:“当然有关系。这个跟1989年以来中共当局他们在新闻出版、在教育方面,都是一种高度的控制。他们只容许一种声音,然后他们看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已经没有吸引力。”

余杰表示,最近二十年以来,官方利用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向年青一代大量灌输,结果造成大量愤青盲目反美、反日与反台湾。他说,这样当然有利统治,排外情绪可以转移视线,避免年青人注视腐败与社会不公;但愤青的持续增加,却对中国社会造成深远的负面影响。

*蔡咏梅:讯息封锁产生愤青*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蔡咏梅也赞同这种见解。她说:“中国的愤青的产生,我觉得就是讯息封锁的原因。他的不满,就是说这个社会现像是什么造成的呢?是不是当局走资本主义道路,还是当局继续不搞政治改革造成,这个东西,因为当局的讯息封锁,他们分不清。”

不过,蔡咏梅亦留意到,有些中国青年在网上跟贴交流时,思路敏捷,文章具批判性。她分析,尽管当局网络审查严密,但也阻挡不了新一代部分年青人寻求知识真相的欲望。

*互联网可求真*

蔡咏梅说:“批评得非常的好,我觉得。所以我觉得这个互联网,虽然它封杀得很励害,但是越来越多的年青人通过互联网获得。阅读、求知获得真相的,尤其是对现实,对我们中国现实和历史,现在最主要的就是靠互联网。”

此外,为迎接世界读书日,河南省焦作市解放区团结街小学开展主题活动,从即日起开始实行“强制阅读”方式,每月推荐一本好书,要求学生与家长共读,形成全民阅读的气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