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抗议及评论人士谈对伍皓撒钱事件


宣传官员伍皓演讲时遭网友抛五毛纸币抗议

宣传官员伍皓演讲时遭网友抛五毛纸币抗议

云南省委宣传部官员伍皓在北京一次演讲中遭到网友抛撒五毛钱纸币抗议后称,对公民的表达权要真心实意地尊重和维护,让公民有更多的宣泄和表达渠道。他还表示,异见人士可以和政府实现良性互动,走向合作。伍皓将与以扔出一叠五毛钞票的行为艺术形式来表达对中共宣传体系强烈不满的几名网友见面,讨论推动民主社会等敏感问题。

*罕见开明官不同凡响*

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在中国人民大学演讲时遭遇五毛纸币袭击的事件在得到舆论广泛关注的情况下出现不寻常进展。这位曾在云南看守所囚犯非正常死亡的“躲猫猫”事件中成为网络名人的宣传官员在受到羞辱性的抗议后再次做出了与一般官方人员不同的反应。
宣传官员伍皓演讲时遭网友抛五毛纸币抗议

宣传官员伍皓演讲时遭网友抛五毛纸币抗议

被一些人认为体制内具有“开明官僚”形象的伍浩在他的微博上回答网友提问时指出,最近几年,公民的表达权越来越受到重视。他表示,行为表达也是一种表达形式,但是表达有理性和非理性之分,他不赞成非理性的表达形式。

*苏雨桐:宣传干部故作姿态*

星期四下午向伍皓扔钱抗议的几名网友之一苏雨桐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这位中共宣传干部是在故作姿态。她说,她不认为伍皓答应跟到人大扔钱的抗议者面谈是欣然赴约。

苏雨桐披露,她在事发当天晚上给伍皓发短信联系,得知伍皓将于本月29号离开北京。苏雨桐表示,经过几番即时的短信往来之后,伍皓才同意与他们几个正在讨论民主问题的扔钱者28号晚间在北京后海对话。

她说:“我不认为他像对外界宣扬的那样他是以一个开放的心态,我们跟他见面,如果他是以个人(身份)来,OK,他以个人来,我们有以个人的方式。如果是以体制内对体制外的对话,我们有迥然相反的方式。(笑)”

*伍皓:政府可与异见者良性互动,走向合作*

伍皓在网上回答一个网友关于表达民意是扔钱好还是下跪好的问题时以非正常上访民众沉冤难申为例表示,下跪和扔钱“都不是最理想的表达形式,当然这涉及我们各级党委政府对公民的表达权要真心实意地尊重和维护,能够让公民有更多的宣泄的渠道和表达的渠道。”

曾经作过新华社云南分社常务副总编辑的伍皓在回答网友提问时还对“异见”,也就是所谓“不同政见”,以及“异见人士”等问题发表了不同寻常的观点。他说:“要求同存异,但是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希望民族复兴,希望国家强盛。”

他说:“在这个共同的目标下,多元思想、多元的一些意见,都应该得到尊重,这叫存异。”他接着表示,“只要在这种求同存异的理念指导下,各种社会组织和公民,可以和政府实现良性的互动、走向合作。”

*莫之许:对官方控制言论自由表达不满*

到人民大学现场抗议的知名博客作者莫之许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们采取抛撒纸币的行为艺术作为表达方式并非针对伍皓个人,而是向一贯行为诡秘、不断以不公开指令控制言论表达自由的官方宣传体系表示不满。

他说:“因为别的宣传部都躲在后面,发通知都不告诉大家,我们也找不到这些人在哪里。伍皓出来到网络上跟我们交流,我们就正好用他来传达一下我们对言论控制体系的不满嘛。”

当时在现场向伍皓头上抛撒一叠纸币的网友王仲夏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已经干了,没什么好谈的,对于这件事他不接受媒体采访。不过,他强调并不是因为有什么压力。

知名网络评论人士五岳散人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一扔钱事件也证明了伍皓作为一名省委宣传部官员的开放度,被一些网民视为新式官员的伍皓可能因为而得到更多政治资本。

*五岳散人:标志性事件*

这位评论人士认为,从在当场和事后的反应来看,伍皓这回在舆论评价方面得分很多。他表示,在公开场合向官员和体制表达抗议是很正常的,但在中国却是缺乏的。他认为,只有像伍皓这种相对而言比较开化、愿意跟别人对话的官员才会有这种机会,才有可能接受公民的这种表达方式,然后形成一种良性互动。

他认为,这次抛撒五毛纸币的抗议行动跟数月前艾未未等一些北京艺术家走上长安街抗议暴力拆迁一样,是一个标志性事件。

五岳散人说:“这种表达在中国大陆至少是缺乏的。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政治的诉求往往会遭到相当严厉的处罚。但是这种魔障、这种魔咒被去除,也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进行的。所以这是一个具有标志性的事件。”

由于在中国网络上出现的异议言论通常会遭到删除封杀,而有些人发表一条拥护官方的言论则可获得宣传部门奖励的五毛钱,于是有了“五毛党”这个对甘为当局帮腔者的蔑称。据说有的地方后来在网上发表一条拥护政府和现行体制言论的酬金被降低为一毛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