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企业家呼吁建立网络特区


中国一位网络企业高管呼吁当局对互联网行业采取更加宽容的态度。他建议,在深圳成立互联网监管特区,以免忽紧忽松的监管政策在大范围内损害企业和网民的利益。

*丁健建议深圳搞网络监管实验区*

不久前,中国对互联网进行了清理整顿,关闭了10几万家网站。金沙江创业投资董事总经理丁健说,互联网监管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不能一会儿紧、一会儿松,新的监管措施可以先在小范围内试验,成熟了再推向整个网络。

他说:“ 所以的话呢,我们是建议把深圳当成一个实验区一样,有什么新的监管的政策、新监管的想法,不管是更松了、还是更紧了,我们都在这样一块儿地方先试一下。”

丁健认为,中国以前在公共治理方面有一种现像,就是“一抓就死、一放就乱”,他不希望互联网上也出现这种局面。

他说:“今天,大家因为一件事一着急,哗,一紧;明天,一着急,哗,又一松。然后,弄得互联网上很多新的技术、很多产业,包括很多公司,都会在这过程里面受到一些影响。”

*部分知名网络业者群起响应*

持此观点的网络高管,不只丁健一人。在上个月召开的2010中国IT领袖峰会上,美通无线董事长王维嘉表示,“10几万家网站被关闭,这里面可能会有像腾讯、百度、阿里巴巴这样的未来巨头被扼杀了。”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则说,“过去互联网发展不错是因为政府干预较少。”

据《北京商报》报道,会上,一些业者建言,在深圳成立互联网特区,以恢复互联网起步时期的宽容状态。点击科技董事长王志东说,“一些互联网的创新与现有监管模式的矛盾在全国解决起来不容易,但深圳作为特区,是不是可以搞一个大的试点。”

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个经济特区,在经济建设方面取得了非凡成就。丁健认为,深圳毗邻香港,文化上跟香港联系紧密,互联网发达,网民素质较高,可以让深圳在互联网监管上进行试验。

至于试什么,丁健举例说:“比如说,黄色的东西,我们怎么样把它尽量地减少,或者是用分级的理念,或者是用自律的理念等等。这些东西都可以试。但是这些东西在全国一开始就试,其实还是很困难的。我们中国一个电影分级制,搞了多少年,也没搞出来。”

*期待网络监管更加宽容和公正*

媒体引述丁健在IT领袖峰会上的话说,可以在深圳完全放开监管,看看在更加自由的环境里,互联网的走向如何,探索出一个适合中国的互联网监管方式。

丁健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澄清,媒体有误解,以为他反对监管,不是那么回事。他认为,监管是必要的,但是监管要走一定程序,要公正、合理。他说,现在的监管环境是,“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犯一个错误就一棍子打死。

丁健说:“没有听说哪个餐馆今天吃出一个苍蝇来,明天就把它关上了,对吧?肯定给它一些机会,到什么程度下,我(才)非关你不可了。其实,互联网上的企业(也)应该是这样的一种做法。”

*别把孩子同洗澡水一起倒掉*

金沙江创业投资董事总经理丁健说,由于互联网影响力太大,一出问题,监管人员就比较紧张。

他说:“一个机房说‘发现黄色东西了!’我这个机房怎么办呢?我也找不到哪个机器放的黄色东西,但是人家已经告诉我这儿有黄色东西,那我怎么办?我先把整个机房线拔了再说。(笑声)这个肯定是会对很多很多的无辜的网站产生影响。”

作为在中国最早做互联网的从业人员之一,丁健到现在也搞不清楚中国到底有哪些互联网监管部门和层次,但是他听说,在执行监管的具体过程中,有些监管人员利用监管权力,欺负网站站长的事情。对他来说,网络监管过程的公正直接影响到互联网的健康发展。

他说:“在这个过程里面,谁有什么样权利都不很明确的时候,这个产业的发展可能就会受到一些影响。怎么样去监管它,如何让这个流程更加地公正,更加地对这个产业健康发展的影响更小,而不是说‘泼洗澡水,连孩子一块儿都给泼出去了。”

*网络监管特区是否能够存在?*

关于建立互联网监管特区的建议,在网上引起讨论。北京大学副教授胡泳说,中国的互联网管理是个整体问题,不是一个可以进行局部实验的问题。要么全国都是特区,要么不存在深圳特区。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指出,不久前发生的谷歌事件并不像国内主流媒体普遍误导的那样,它仅仅是中国政府和美国公司、中国文化和美国文化之间的关系;更重要的是,它就是政府和公司之间的关系,是权力市场和市场自由之间的关系。

长平说,从这个意义上讲,过度管制下的受害者,主要是国内的企业。谷歌可以抽身而去,国内的企业只能祈望特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