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官方媒体首评守望教会户外礼拜


中国官方媒体近日首次对北京守望教会举行户外聚会一事发表社评文章,明确指出教会搞的是“非法”活动。 守望教会和海外基督教组织也在第一时间对社评文章做出了回应。

* 环球时报:家庭教会应遵守法律*

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主办的《环球时报 》4月26日分别在中英文版上发表题为《个别教会要避免让自己政治化》和《家庭教会应遵守法律》的社评文章。文章标题不同,但内容其实一致。

署名“环球时报 ”的评论文章说,北京守望教会4月24日西方复活节当日“不顾当局劝阻、试图强行上街搞宗教活动,后被制止。”文章说,这是守望教会“近来第三次强行在户外公共场所非法举行活动。”

守望教会是北京,乃至全国规模最大的非官方教会之一,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地下教会、家庭教会。近来,教会由于在租赁和购买敬拜场所方面屡次受阻,被迫决定从4月10日开始在北京海淀区中关村一带举行户外敬拜,但接连三周的户外聚会都受到警方干涉。

守望教会负责人金天明牧师说,自4月9日以来,先后有学生、律师、艺术家等200多名教会成员被警方拘押,还有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几百人被软禁。

守望教会的境遇受到了西方很多主流媒体和海外华文媒体的关注,而中国大陆媒体在集体禁声两个多星期后,“中央喉舌”首次带头发声。

*环球时报:家庭教会“搞政治”是大忌 *

《环球时报》的社评文章说,“‘家庭教会’自己的行为方式很重要,如果它专注于宗教信仰,高度重视不与社会发生冲突,行为低调,就容易得到理解。相反,它就有可能给宗教管理制造麻烦,而这种麻烦也会绊住自身。”

文章还指出,中国在成立大型组织方面的相关管理一直审慎严格,“教会不应当在这个敏感问题上,充当推动变化的激进力量。否则教会就不是在搞宗教,而成为搞政治,这是教会的大忌。”

美国之音记者就《环球时报》的社评文章致电自4月9日以来一直被当局软禁在家守望教会牧师金天明。他说,有关教会是不是在“搞政治”的问题,他们已经在网上多次公开阐述立场,他已经不想再对这个问题做出回应。

守望教会发表在官方网站的文章说,“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家庭教会都一直持守政教分离原则,坚决反对把教会政治化。”

守望教会说,他们已屡次表明“户外敬拜是在不得已情况下的单纯的信仰行为,而不是假借宗教名义的政治化行动。”

*美人权组织:政府说法“本末倒置”*

《环球时报》的文章说,守望教会“在事实上呼应了西方对中国的政治施压,这一切远远超出了一个教会所应当做的。”

总部设在美国的基督教组织"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对美国之音说,其实这是“本末倒置”的说法。

傅希秋说:“是政府那边先是迫使守望没有地方聚会在先,然后才有这样的反应。如果因为教会弟兄姊妹在外面替‘守望’讲话,就是什么‘西方压力’,那么这种压力也是应当的,因为是中国政府违法在先。”

浙江自由作家和基督徒昝爱宗说,2006年杭州萧山区政府强拆了当地家庭教会兴建的一间教堂,殴打并逮捕了一些基督徒。他本人也因为在网上发表评论文章被拘留了7天。他说,自那以后,有关方面可能意识到做得有些过头,所以最近几年,对家庭教会的限制有些放宽。

*傅希秋:不加入“三自”是遭打压的根本原因*

浙江作家昝爱宗说,他不太了解守望教会受到打压的原因,他猜测政府的打压可能是因为守望教会有海外背景。

昝爱宗说:“中国政府对外国传教士到中国来,或者中国教会与外国教会的联系都是严格限制的。如果你跟境外的教会,其实天下的基督教都是一家的,不分境内境外,但在共产党眼里,如果你跟境外联系,他们就认为是一种渗透啊,和平演变之类的。”

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认为,不管是所谓的海外联系,还是西方舆论支持,都不是政府打压守望教会的根本原因。傅希秋说:“我想最重要的还是‘守望’拒绝加入官方所控制的‘三自爱国会’,并且他们主动寻求公开化和合法化。当局既不能给它公开化、合法化的机会,又不能迫使它加入‘三自爱国会’,在当局眼里,目前剩下的只是打压了。”

*刘柏年:法律没有规定必须加入国家教会*

2004年11月,中国国务院颁布了《宗教事务条例》,取代了原先的《宗教活动场所管理条例》。中国政府支持的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刘柏年说,这项法规并没有规定教徒必须加入国家开办的教堂。

刘柏年说:“《宗教事务条例》没有规定说,必须参加‘爱国会’或‘三自爱国委员会’。按照国家法律进行登记就可以了,符合那几个条件就可以。”

北京守望教会说,2005年到2007年期间他们曾向政府部门提出登记申请,但相关部门秉持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宗教政策,即不参加“三自”救不可能有合法的敬拜聚会,明确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