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北京草场地艺术区面临拆迁


北京郊外正酝酿着一场冲突。冲突的一方是一些艺术家,另一方则是开发商,而冲突的焦点是一片土地。就像中国各地由于房地产开发而引发的冲突一样,被强迫拆迁的居民指责开发商和官员相互勾结,强占地皮。

草场地艺术区位于北京市区的东北方向,占地约一平方公里。但是居住和工作在这一弹丸之地的艺术家们却认为,草场地的文化价值大大超过了它的土地面积。

*艺术家奋起抗争*

国际著名艺术家艾未未1999年创建了这里的第一个工作室--中国艺术文件库。从那时以来,数以百计的前卫艺术家们加入了他的行列。他们在艺术区内建立了建筑面积超过八万平方米的画廊和工作室,把成千上万的各类人士吸引到艺术区内居住。

然而现在,草场地艺术区却面临被关闭的危险。

摄影家荣荣已经在草场地居住了将近10年。2007年,他创办了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展示、交流并推广中国当代摄影艺术。

荣荣说:“可是,我们有一个很残酷的现实:草场地被列入朝阳区推动城乡一体化暨土地储备项目。”

荣荣还说,具体的拆迁日期还不清楚,但是人们感到拆迁很快就会开始。

40多个艺术团体最近联名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呼吁当局收回重新开发草场地地区的决定。公开信表示,当地政府的这一决定是“武断和不合理的”。公开信敦促当局重视艺术发展,把其看成与经济发展同等重要。

*中国当代艺术吸引世人注目*

近年来,中国艺术创造了相当的商业价值。在海外举办的拍卖会上,中国艺术品卖出了创记录的价钱,成为国际收藏家的新宠。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地方官员承认,草场地艺术区已经被纳入政府重新开发的计划之内。他说,拆迁公司将决定什么时候开始拆除建筑物。有关拆迁的信息将向公众公布。

尽管如此,这里的艺术家们仍然联袂推出了首届--而且他们希望不会是最后一届--草场地摄影季。摄影季的合作伙伴是已经具有40年历史的法国阿尔勒国际摄影节。摄影季期间,许多家摄影工作室将展示在中国和世界各地拍摄的摄影作品。

贝雷尼斯·安格勒米是摄影季主办者之一。她是致力于推广当代艺术的团体“思维的双手”的负责人。2004年,她帮助组织了一系列活动,保护了北京的另一个艺术区--798艺术区--免遭拆迁的厄运。

她说:“北京已经成为国际上的又一个艺术创造地,这是人所共知的。有许多致力于发展当代艺术的艺术区和工作室。”

*官商勾结,借土地开发敛财*

在过去10年里,中国各地政府以经济发展为名,不断征收土地,千百万计的居民和商家失去了他们赖以生存的住房和店铺。大片的农田和居民区变成了高尔夫球场、工厂、高层公寓和购物中心。

那些失去住房的居民抱怨,他们得到的仅仅是很少的补偿,而他们现在居住的地方远离世代居住的邻里。他们抱怨说,地方官员从这些开发项目中捞到了大笔的钱财。

政府官员们不断为这些发展项目辩解,说新的建设项目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促进了经济增长。他们还说,老的建筑物不安全,过于拥挤,开发计划改善了人们的生活质量。

但是,摄影家荣荣强调说,对许多艺术家来说,赚更多的钱并非生活在更好的世界。
他说:“城市一直在扩展,速度很快,但是我们有时候应当在追求速度的过程中停下来反思一下未来,以及文化和城市的关系,与人的精神状况影响是什么。”

荣荣本人早已习惯了“游牧”的生活。他多年前从福建来到北京。不停断的开发项目迫使他不断搬迁,满北京城寻找租得起的地方。随着北京和中国各地重建速度的不断加快,越来越多的人会加入搬迁者的行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