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人物特写:安德鲁·杰·施瓦茨曼


媒体知情权项目的图标

媒体知情权项目的图标

律师安德鲁·杰·施瓦茨曼是媒体知情权项目的主席。这是一个非营利的受理通讯问题案件的律师事务所,其宗旨是推进少数族裔更广泛地参与媒体,以及维护宪法所保障的公众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安德鲁·施瓦茨曼受理的一些案件让外行人相当陌生。这些案件可能涉及广播媒体在联邦通讯委员会那里所遇到的规章问题,可能涉及对1934年通过的通讯法的解释。那项法律规定,广播业者必须为公众利益服务,提供教育和公共事务问题的节目。但是,施瓦茨曼的所有工作都涉及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第一修正案的核心规定就是,禁止国会通过法律限制言论自由。

施瓦茨曼说:“实际上,这条法律的意思是,美国政府有责任为政治辩论和自由表达创造机会。这是我的工作的指针。我的客户是寻求获得信息的人,他们寻求通过演说以及获取有关重要问题和重要思想的信息来参与辩论。”

施瓦茨曼出生于1946年。他说,公民民主是他生长于其中的郊区中产阶级家庭的指导性原则。他回忆道,他的父母都是自由派,积极参政,支持为非洲裔美国人争取全面平等的民权运动:

“我们家吃晚饭的时候有很多的讨论和辩论。我父母在他们的党内很积极。他们组织选民,寻求影响政治过程。因此,我生长在这种家庭,有强烈的社会正义意识。长大后,我对人们如何形成自己的意见,如何公开地表达自己,如何决定把选票投给谁这些问题很感兴趣。”

1968年,施瓦茨曼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专攻通讯法,从而把他对社会正义和公众言论的激情结合起来。他在法学院上学期间就开始帮助办理一个案件。当时,联合基督教会的活动人士试图阻止密西西比州一家电台延续广播执照。诉讼方称,该电台在雇人的时候歧视黑人,并且广播种族主义言论。

施瓦茨曼说:“那个非洲裔美国人团体诉诸法庭,成功地通过法庭剥夺了那家电台的广播许可证。密西西比杰克逊的这起案件使人们对公众可以如何参与法规管理过程有了更广泛的认识。”

施瓦茨曼1971年从法学院毕业之后继续为联合基督教会工作。他回忆说,那是一个令人激动的年代。拉尔夫·内达尔等公民活动家发挥他们的能力,以新的方式影响政府政策。为了更好地了解联邦政府的规章管理程序,施瓦茨曼从1974年到1978年为美国政府工作。在此期间,他跟媒体知情权项目的律师建立了密切的联系。这个团体创立于1971年,目的是解决越战反对派在大众媒体当中得不到公平表达机会的问题。

1978年,施瓦茨曼被委任为该团体的主席。他说:“有机会接掌媒体知情权项目让我喜出望外,我觉得,我可以在这里工作很长时间,有机会改变公众舆论。后来事实也证明我的感觉是对的。”

施瓦茨曼接任主席后的第一场法律战斗涉及纽约州北部的一家小广播电台。该电台的所有者持续地让他个人的政治观点屏蔽社区内的多种看法。

他说:“我们打了7年的官司,那家电台最终丧失了广播许可证。那件涉及一家小电台的案件向其他电台传达了一个信息,这就是,广播许可属于他们,但是广播频道属于公众。因此,他们的首要责任就是满足公众需要,而不是满足他们自己的私利。”

通讯技术本身在过去的30年里发生了变化,带来了新的挑战和机会。例如,现在人们很容易在一个居民区或农村村镇建立低瓦数的小型调频无线电广播台。施瓦茨曼在联邦通讯委员会成功地进行了论辩,使该委员会准许这样的小型广播电台可以建立并繁荣发展,而不必经过建立大电台所需要的那种繁琐的许可证申请程序。今天,美国有成百上千的这种小电台在广播,还有成百上千在计划之中。

施瓦茨曼说:“做这种工作让我很有成就感,因为收听这些电台广播的人说,他们很高兴,电台广播的是针对当地社区的节目。例如,佛罗里达州的农业工人利用当地的小广播电台帮助他们成立工会,确保工会成员得到良好的服务。因此,这对人们如何彼此沟通、如何在政治上组织起来有重要的影响。”

安德鲁·杰·施瓦茨曼认为,向所有的人提供媒体知情权的运动现在在互联网上依然方兴未艾。例如,他和他的工作班子正在努力确保互联网上的言论自由继续不受出版审查。施瓦茨曼承认,他的工作本身不会开创美国理想国。但是,他很骄傲自己为监护美国人所珍视的自由而发挥了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