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另类钢管秀


南加州长滩市的一块建筑空地上演了另类钢管秀

南加州长滩市的一块建筑空地上演了另类钢管秀

一个多月前,在南加州长滩市的一块建筑空地,公开上演了一场相当另类的钢管秀,参加演出的不是辣妹,而是猛男。

这是南加州长滩市闹区的一块空地。行人匆匆走过,没有人注意到它的存在,一直到一个多月前。天空和空地间耸起一座施工用的建筑鹰架,他们要打造什么呢?

鹰架是舞台,天空做布景,这是长滩市艺术委员会推出的空地舞蹈系列的第一站。洛杉矶的抽象拼图舞团和当地的柬埔寨艺术学院的舞者在这里发生短暂的交集。

抽象拼图舞团诠释亚当和夏娃的长子该隐杀害亲弟弟亚伯的悲剧。

达克勒说,我们是个因地制宜的舞团,专门在公共场所表演,已经演出了25年。我们在实地排演,场景就是这儿的碎石、空地和街道。

沃德说,鹰架是粗糙坚固的工业材料,感觉像个废墟,呼应了废墟和重建的舞蹈主题,他们的动作也根据表演场地所在的社区来设计。

没有辣妹和亮丽的钢管,有的只是四个在鹰架上翻腾的猛男舞者 。

海泽伯格说,携手合作,是这出舞蹈最棒的特点之一,我们有不同的构想,把大家的想法结合在一起并不容易,不过最后出现的舞蹈非常独特而出色。

罗布泽拉说,我们让这个架子活过来,让它变得柔软,本来是冰冷坚硬的金属、水泥,通过我们的舞蹈动作和音乐,我们成为铁架的一部分,我们生活在里面。

罗布泽拉扮演父母偏爱的亚伯,失宠的哥哥该隐难以平衡,兄弟频频冲突。扮演该隐的申克戏份特别重。

申克说,我喜欢艺术指导给舞者很多发挥创意的机会,她给我们大方向,让我们自己决定要怎么用动作表现。

申克说,铁管上满布干掉的水泥,握住铁管摆荡,手掌会很惨。

舞者也因此付出代价。这是排演两次所留下的痕迹。

扮演亚当的沃尔许占据最高点。沃尔许说,我们像个家庭,我的角色是最上层的大家长亚当,我忽视了家庭的问题,导致后来的暴力后果,一个儿子因此死亡。

家庭暴力一发不可收拾,舞者在鹰架上展现爆发力。

海泽伯格说,这出舞蹈是许多表演的结合,我跳霹雳舞和街舞,还有运动、古典芭蕾和特技训练的经验,艺术指导达克勒给予我们很大的自由发挥空间。

沃德说,这个鹰架几乎像个丛林运动场,让他们在立体架构上充分表现,他们的舞蹈非常棒,其实在上面很难跳,只是他们让观众觉得容易罢了。

达克勒说,在流亡这出舞蹈结束的时候,主角甚至跑到空地外面的安纳罕大街,搭上便车逃走。

这条大街就是长滩市的柬埔寨裔的大本营,也是美国最大的柬埔寨社区,红色高棉种族屠杀的阴影并没有从记忆消失。柬埔寨艺术学院的舞者演出的也是流亡的故事。

柯特说,这是个发生在红色高棉时期的柬埔寨家庭的故事,他们在1974年被拆散,15年后终于在美国团聚。我们不必揭历史的疮疤,但我希望人们不要忘记过去发生了什么。
努兹说,我们的故事说的是外在的冲突,家庭和战争。而他们的故事主要是内部冲突,家族成员自相残杀。所以能把两个故事结合在一起。

海泽伯格说,柬埔寨的传统舞蹈之美,在碎石、水泥以及鹰架的对比之下,是另外一种优雅。

帕拉奇是个柬埔寨裔的说唱歌手,他用即兴说唱表达观后感。帕拉奇说,我很自豪的说,我是个柬埔寨人,以此为荣,我拒绝让柬埔寨的文化死亡。

在柬埔寨社区上演悲欢离合的故事,对经历过红色高棉、劫后余生的柬埔寨移民来说,更是点滴在心头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