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知识份子能否推动社会进步?


我与中国社科院》封皮

我与中国社科院》封皮

在被中国社科院解职一个多月后,张博树所撰写的新书《我与中国社科院 - 后极权时代思想自由抗争史的一段公案》这个周末由香港晨钟出版社出版、田园书屋发行。在新书出版上市前夕,他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

*知识份子正受体制打压*

张博树说,新书详细记录了自1989年六四事件后,他因发表不同学术政见,而在中国社科院受到的种种不公对待,而且他的遭遇同时反映了这段期间中国知识界不断受到打压的困境。

张博树说:“知识分子的话,他的一个本来的任务是,我觉得应该是介入到这一个转型当中,成为这一个转型的一种推进力量。但是现在由于政府对自由知识还采取打压的状态,尽管这个体制在衰变当中,但是它还是去企图维持着这个体制。所以自由知识份子处在一种被打压的状态。”

张博树说,在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下,知识份子的言论和学术研究自由,并不能得到充分保障。他解释,特别是当知识份子提出一些不同于官方观点的学术或政治主张时,这种自由便会受到压制。

*受诱惑失去风骨与责任感*

他还说,中国有一部分知识份子,受到体制内某些利益的诱惑,没有坚持应有的风骨与责任感,反映了今天中国知识界存在一种可悲的现实。

张博树说:“本来他(知识份子)应该承担起在一个转型社会的知识推动的角度,但是另外一方面,这确实做得很不够。原因就在于,当局在吸取六四的教训,所以它对中国知识界采取了一种打压和收买双结合的办法,结果就造成相当一部分的知识份子,在一定程度上,没有承担这一个责任。”

*付出代价才能推进社会*

张博树忆述,当得悉他被社科院处理快要被开除时,院内一些同事为他说话,使他很感动,但也有部分同事明明知道真相,却不敢公开表达支持。他质问,今天的中国知识份子是否活得很苟且、很悲哀?张博树说,说出真相推动中国社会进步,当然要付出代价。

他说:“希望我们能够有更多知识份子,再勇敢一点,因为推动一个社会的进步,你总是要多多少少承担一点责任;另外要准备付出一点代价。这个代价其实从现在来讲,没甚么大了不起的!”

张博树说,当中国社科院的学者都不能独立思考问题,只能做党的政策的宣传或解释工具时,知识分子的独立批判角色就会被抹杀,整个社会难以进步。

广州中山大学哲学系退休教授袁伟时说,自己虽然未有阅读过张博树的书籍与文章,但认为他过去坚持己见的精神是非常宝贵的,所以十分尊重他。不过袁伟时说,当今仍有很多中国知识分子都在思考与探讨问题,不能一概而论。

*早有异议声音*

袁伟时说:“那当然不是啦!70年代,就在最黑暗的时代,(他们也有)发出自己的声音。除了这个以外,改革开放以来,一直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他们都很勇敢,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袁伟时提到,这些年来,尽管中国知识份子受到压制,但他们在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与炎黄春秋等媒体上都发表了很多精彩的意见,有助促进社会进步。他还说,虽然中科院还开除过其他学者,但那里仍然有很多正直与很有学问的学者。

*社科院中还有学者坚持己见*

袁伟时:“所以说,情况比较复杂,不是所有人都会推压,很多人都会坚持自己观点。但是,中国社科院其实是还没有达到一个现代学术研究应该有的水平吧!”

袁伟时同意张博树的看法,认为中科院目前仍然在按领导意图为官方服务,为意识形态唱赞歌,但他认为当中部分任职的学者还是会推动社会进步的。

张博树目前在台湾东吴大学讲学。该大学下星期将为他主办新书发布会和一场学术自由座谈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