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建国史话(114):南方邦联首都陷落

  • 美国之音

罗伯特.李将军

罗伯特.李将军


1865年3月4号,亚伯拉罕·林肯宣誓就职,开始了他的第二个总统任期。这次总统换届是在北方举行的,北方各州遵照的依旧是美国宪法,而退出联邦的南方各州则制定了自己的宪法。宣誓就职当天晚上,白宫对公众开放,数千民众前来看望总统,庆祝活动直到午夜时分才结束。

林肯很高兴庆祝活动终于结束了,他总算可以集中精力处理当务之急了。他希望在第二个四年任期内结束内战,缓和战争带来的怨恨和仇视。林肯希望能轻松过渡到和平,不希望对失败的一方采取绞刑等残暴手段,只希望看到南方邦联士兵返回家园,成为统一国家的和平公民。林肯希望国家能重新团结在一起。

战争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了。南方战局大势已去,但是南方邦联领袖拒绝承认失败。南方邦联首都里士满附近地区依旧处于罗伯特·李的控制之中,但是李将军知道,他也撑不了多久了。

罗伯特.李将军

罗伯特.李将军

罗伯特·李手下原本庞大的队伍现在只剩下不到五万人了,这些人全都饥肠辘辘,疲惫不堪,还要守住从里士满到彼得斯堡一条将近60公里长的防线。南方已经没有足够的兵力打仗了。

罗伯特·李决定,唯一的希望就是放弃这两座城市,挥师南下,跟北卡罗来纳约翰斯顿将军率领的部队会合,或许能联手打败那里的北方军,然后再回过头来对付格兰特将军的队伍。

这项计划成功的机会微乎其微,但可以让南方部队的生命延续几个星期或是几个月。罗伯特·李很快就发现,冲出里士满和彼得斯堡的包围圈并不容易,格兰特的部队似乎无处不在。

罗伯特·李在格兰特战线附近部署了一万一千人,等待敌人进攻。最初,天气帮了南方的忙,连续一天多的暴雨,淹没了道路和农田,让北军部队无法前进。等他们终于可以行动的时候,南方部队已经做好了准备,击退了北军的进攻。

然而,胜利没有持续多久。北军的兵力是南方的五倍,南军士兵虽然拼死搏杀,还是挡不住来势凶猛的北军,只好撤退。撤退刚开始的时候还有条不紊,但是北军紧追不舍,南军最后溃不成军,大约一半人当了俘虏。

格兰特下令,立即全线进攻罗伯特·李的部队。他确信,对方阵线不堪一击,轻而易举就能攻破。北方一位军医从远处观战。他说,可以看到南军士兵开枪的硝烟和火光,绵延一公里。

但是没过多久,这条阵线的一部分就没有了火光,接下来,另外一部分的火光也消失了,最后整条战线都暗淡下去,再也没有了亮光。这位军医说,他知道,南方阵线彻底崩溃了。将近一年来,格兰特一直在设法攻破罗伯特.李的防线,如今,他终于做到了。

格兰特的部队立即抢占铁路,切断了通往彼得斯堡的供给线。罗伯特·李也无法率军迅速南下,而要先向西,再往南,这就意味着他必须放弃里士满。南方邦联政府要么跟他一起撤,要么势必沦陷,邦联总统戴维斯下令撤退。

里士满陷落

里士满陷落

南方士兵把带不走的军事装备全部烧毁,里士满附近的枪弹爆炸声不绝于耳,以至于火势失控,很多建筑被夷为平地。里士满的街头巷尾挤满了人,大家都想从这座火城逃走,很多暴徒闯进店铺,劫掠食物。

北方部队迅速进驻里士满,在这个一度曾是南方邦联首都的城市上空悬挂起联邦旗帜。林肯总统4月4号视察里士满,来到邦联议会开会的议事大厅,在邦联总统戴维斯曾经居住过的南方邦联总统府用午餐。

林肯所到之处,都有数百人把他团团围住,特别是黑人,他们都想靠近他,摸一摸这个给他们自由的人,没有人对林肯采取任何带有敌意的行动。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林肯密切关注格兰特对罗伯特·李撤军的围追堵截的战局,通过电报和信使,了解战争的每一个最新动态。

罗伯特·李的部下饿着肚子赶路,他们没有时间寻找食物,也不能停下脚步,因为北军部队一天就能赶上他们。他们马不停蹄地行军,很多人因为饥饿和疲惫超越极限,再也走不动了。他们跑到路边睡觉,大多数人没有再回来。其他人继续行军,但是很多人都丢掉了枪支和装备。

北方部队不断寻找机会进攻正在后撤的南军,双方多次发生战斗。罗伯特·李的手下每次都击退了北军的进攻,但伤亡和饥饿使南军逐渐丧失了战斗力。罗伯特·李让手下一名军官汇报战况。这位军官说:“没什么战况好汇报的。没剩下什么了,李将军,还是让你那些可怜的士兵骑上他们可怜的马回家去吧,还能赶上春播。”

罗伯特·李回答说,“如果我这样做,国家会怎么看待我呢?”那位军官大喊道:“国家。哪有什么国家!对这些人来说,你就是国家。他们为你而战,不要军饷或口粮。即使这样,还是有数以千计像我们这样的人愿意为你去死。”

4月17号,格兰特将军传信给罗伯特·李,信中说,继续挣扎下去已毫无希望,不如投降。罗伯特·李并不认为大势已去。他相信还有一线机会可以逃脱,他希望带部队到一个叫阿普马托克斯站的地方,到那儿就能有食物。然后他们再向林奇伯格前进,那里有铁路,可以把他们带到南方安全的地方。

然而,北军捷足先登,赶在南军前面抵达阿普马托克斯站,罗伯特·李和他手下的军官决定做最后努力,设法冲出北军的重重包围。如果计划失败,罗伯特·李就只好投降了。

行动当天,罗伯特·李早早起身,穿上一件新的灰色大衣,戴上一条鲜红的腰带,看上去象是要去参加游行。他的部下大惑不解。罗伯特·李解释说:“我很可能成为格兰特的战俘,所以我觉得,应该把自己打扮得最像样子。”

日出时分,罗伯特·李来到阿普马托克斯站城外的一个山坡上,俯视他的最后一片战场。他的手下奋勇作战,但还是无法冲破北军防线。罗伯特·李最后说:“除了去见格兰特,我无法选择,可我宁可死一千次也不愿意投降。”

罗伯特·李坚信,格兰特不会要求南军无条件投降。他说:“格兰特一定会给我们优惠的条件,我们有权提出要求,我可以同意投降,答应他们,所有士兵都不再参加战斗。”

罗伯特·李扭转马头,对着敌人的防线。他传信给格兰特将军说,“我现在要求在你指定的时间和地点跟你见面,讨论这支部队投降的条件。”谈判定在一个叫阿普马托克斯法院的小镇里的一座房子里举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