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学者著述知识界思想自由抗争


中国学者著述知识界思想自由抗争

中国学者著述知识界思想自由抗争

前中国社科院哲学所学者、知名宪政学家张博树博士撰写的新书《我与中国社科院---后极权时代思想自由抗争史》近日在香港出版。这本新书详细记录了中国一位敢于谏言、敢于挑战权威的良心知识分子的艰辛历程。张博树目前在台北东吴大学讲学一个月。

*谈论敏感议题被社科院除名*

敢于在敏感问题上直言的张博树去年年底因“擅自出境”,赴国外谈论政治敏感议题被中国社科院要求“限期调离”。张博树于是与社科院展开论战,并寻求通过司法途径维权。到今年年初被“正式辞退”,张博树在社科院工作了近20年。

张博树近年曾出版几部探讨中国宪政民主的著作,在六四20周年前夕主编了李锐、胡绩伟等中共自由派元老合著的《胡耀邦与中国政治改革---12位老共产党人的反思》。张博树还是主张中国宪政民主的《零八宪章》的首批联署人之一。

张博树在采访中表示,他撰写《我与中国社科院---后极权时代思想自由抗争史》一书的初衷是要记录他与社科院论争的历史。

他说:“第一嘛把这件事情公布于众。第二是记录历史。最主要的问题是社科院既是一个学术研究机构,但是在中国现存政治体制下,同时又是党的意识形态的一个机构,必须服务于党的方针政策和大局。我个人85年到社科院读书以后,后来经历了89六四,六四对我个人影响很大,也是改变我后来的学术命运。89年以后到91年留所,我自己实际上是下了个决心,要来深入地研究、系统地考察20世纪中国的专制主义演变、形成,到现在它的历史。这种研究当然是独立的学术研究,势必要挑战我们现存的政治体制和它的意识形态。所以,我的工作和社科院作为御用机构,之间发生冲突可以说是必然的。经过了许许多多的回合,发生过许多事情,有些应该说还很有典型性。我就感觉对过去整个20年做一个梳理,似乎是有必要的。”

*学术和言论自由博弈*

张博树表示,他被社科院除名不仅仅是他个人的事情,与出版这本书有关的人士都觉得,作为一个案例,它可以反映出当代有良心知识分子的学术自由、言论自由与当局学术控制和言论控制之间的博弈。

他说:“他们也觉得出这样一本书,对于记录后极权时代思想自由、学术自由和官方控制之间的博弈,它有一定的典型性,把它记录下来也有价值。这件事不是纯粹个人的事情,作为一个案例,它折射出了或者说反映了中国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正在经历着深刻的转型,民主化的要求应该说越来越充分,表达得越来越多。但是,执政者没有下定这样一个决心,还在坚守专制政治的底线。在这样一种博弈的过程中,发生了这个事情,具有典型性。把它记录下来也是为了反映这段历史。”

张博树在采访中还表示,他对目前中国知识界普遍屈从当局、捞取利益的现象感到不耻。

他说:“要回忆中国当前知识分子的状态,恐怕还真得从20年前的六四说起。在上个世纪80年代,经过文革的痛苦反思,当时中国知识界那一代人应该说,对推进中国的开放、改革,要求更多的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和心灵自由,做了很多努力。但是,六四产生了一个重大变化,当权者自己也意识到了,所谓最爱闹事的,自由化最厉害的,往往就是来自大学、来自科研机构的这些知识分子。那六四以后,当权者出于维护政权的合法性,采取了很多办法,其中一个办法就是对知识分子采取了一方面压制,一方面收买。这种办法20年下来,我感觉还是获得了很大的成功。现在中国知识界的情况总体上讲,我觉得是不令人满意的,和上个世纪80年代相比,我们现在的知识分子很多人实际上是就范于现存体制内的所谓好处,一些利益,忘掉了或者说没有敢承担起作为知识分子的一些社会责任。这是我们今天在高校和科研机构多多少少带有普遍性的现象。”

*知识分子要有勇气*

不过,张博树表示,即便知识界状态不佳,但是也有许多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努力谏言,发出声音,而更有少数面对当局打压而敢于发表意见的知识分子。

他说:“但是,也还有一批知识分子通过各种方式不断地发出声音,试图去影响我们这个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比如说我们国内现在的一些媒体,像南方周末、炎黄春秋、新京报。而这些声音大部分来自我们体制内的知识分子。他们做了很多努力。我个人对这些努力深表钦佩。这只是一部分知识分子,总体上讲还不多,希望能有更多的知识分子能站出来。我们这样一批知识分子,他们采取的博弈方式是,一方面要讲出对社会有益的话,他们又不能被当政者封死。但是,另一方面讲,我觉得还要有一种博弈,那就是要面对我们社会深层次的问题,面对我们体制最核心性的问题,公开地、直言不讳地 、明确地把它讲出来。这样一种讲话方式对于警醒整个社会,对于全面地来思考中国的未来,它仍然是重要的。但是,这种努力的确就要付出一种代价,你的这样一种言论表达方式是不被当政者所默许,更不被它公开承认,而且要受到打压。如果从整个社会进步上来看,我们有一部分知识分子付出这样的代价,但是换取能够更直接地、更明确地来表达自己对中国未来的种种见解和对当政者直言不讳的批评意见,以及对中国宪政转型的更明确、更透彻的思考,我觉得这种代价是值得的。”

台湾东吴大学和独立中文笔会将在5月20号在台北为同时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的张博树举办《我与中国社科院》新书的发布会和两岸精神创造、知识生产者的学术自由座谈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