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3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哈德利:自由章程并非小布什任内创意


前国家安全顾问哈德利

前国家安全顾问哈德利

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斯蒂芬.哈德利(Stephen J. Hadley)日前在华盛顿发表讲话说,外交界的一些专家认为,美国在亚洲地区的利益如此至关重要,因此,在处理亚洲事务时,应当着眼于“务实”,而不是强调原则。哈德利说,对这一点,“我完全不同意”。

前国家安全顾问哈德利说,外交政策上的“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两者之间,并不存在排他或者是对立的关系。

*将“理想”作为外交政策的基石*

哈德利说:“在全球范围内弘扬美国利益的最‘现实’的途径, 从来是将我们的‘理想’作为外交政策的基石。”

哈德利在2005年到2009间,担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他的前任是转任国务卿的赖斯。

哈德利说,以民主和自由为主体的外交路线,即所谓的“自由章程”(freedom agenda),并不是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是小布什总统任内的创意。

他说:“自从我们国家创立以来,就一直怀有‘自由章程’。”

*建国的基础*

他说,我们的国家并不是建立在共同享有的语言、文化、或者是同一种族的基础之上,而是建立在共同享有的理念和原则之上,而民主和自由正是上述理念和原则的核心。

哈德利说,纵观美国的历史,我们所打过的每一场战役,在一定意义上,都是为了抗击压迫和独裁。

他说:“我们知道,民主和自由不是可以强加给任何国家和社会的,我们知道,每一个国家的人民必须要努力地抗争,赢得属于自己的自由。我们同时看到,在其他国家里,民主会以其他的方式表现出来,反映出当地的历史、文化、习俗和传统;但是,我们深信,世上所有的人都向往民主和自由,并且都有生活在自由之中的权利。”

*亚洲地区并不例外*

哈德利说,在这一点上,亚洲地区并不例外。

他说:“亚洲地区在20世纪后半期出现的前所未有的繁荣和稳定,和民主和自由的传播,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这中间,韩国、日本以及台湾,可以说是引领了时代的潮流。”

哈德利说,在中国,只有在经济领域的自由度延伸到政治领域的时候,中国才会达到“和谐社会”的目标。

*民主国家领导人应有明确表示*

哈德利说,美国的政界领导人、以及亚洲地区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在出访的时候,无论是通过象征性的表示,还是通过公开的活动,都需要阐明对民主和自由的承诺。

前国家安全顾问哈德利在美国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发表演讲期间表示,在不伤害到异议人士的条件下,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在出访的时候,应当会晤亚洲地区的异议人士,明确表示对他们的支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