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维权人士万延海出走美国心路历程


万延海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万延海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5月18号上午,中国知名艾滋活动人士万延海,来到首都华盛顿的美国之音总部,接受了中文部广播电视同步播出的“时事大家谈”以及“时事经纬”广播节目的采访。万延海上星期举家离开中国,出走美国。他说,此时心情很复杂。

*去国来美并非首选*

万延海说:“怎么说呢?总的说来心情比较复杂,因为我们是在中国做致力于社会,公民社会,健康以及公民权利的一些工作。现在给公众一种感受,你跑到美国来......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我不希望给中国公众这样的联想。”

万延海说,美国并非是最初首选,印度和泰国也曾是选择目标。他说:“我们这次出国的时候,最早没有想好去哪里,四月中旬的时候也联系了欧洲国家,后来出现一些程序上的问题,因为我有欧洲的签证,我太太和孩子没有,所以因程序问题,时间上没来的及,后来又正巧赶上欧洲火山爆发,去欧洲的航班也取消了。”

万延海说,他们在广州偶然见到美国驻广州领馆的人,简短说明情况后,美方为他的孩子办了赴美签证。万延海说,美国政府事先并不一定知道他要前往美国,因为他的出走计划很低调,不过美国领馆显然熟悉他在中国的工作和境况。

*努力保留回国机会*

万延海夫妇目前持美国商务签证,有效期至今年九月三号,孩子的签证明年四月底到期。采访话题自然转到下一步的打算。

他说:“现在正在考虑,很多朋友给我们推荐了移民律师,愿意给我们帮忙处理这个问题,但是现在没有想好,大概本星期五会做一些决定;我们也会联系其他国家的签证;我们会努力保留回到中国的机会。(记者:言外之意,你要维持你的中国公民身份?)对,是这样的。(记者:没有放弃中国公民身份的想法?)现在没有,但是不排除以后,但是至少现在没有。”

*“政治避难”只是选项之一*

关于申请在美国居留的理由,万延海没有将“寻求政治避难”作为首选,他说:“我们没有排除(寻求政治避难),但是没有作为首选,可能作为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时的选择),因为我们也要考虑我们的生活。”

*万延海出国自我定位*

来到海外,尤其是美国,面对复杂的华人社会和多种政治力量,万延海谈到了自己的定位,他说,他“还是不一样的”:“我觉得,我还是不一样的,我不会去参加这些派别,可能不排除有一些朋友私下里的交流,我个人不会参与这些派别,也许会参加一些活动,但是不会花很多时间,我的时间更多的还是在一些学术性、研究性问题,以及我在国内的一些工作上,包括国际上的艾滋运动和其他层面上的运动;我和海外华人的接触会很多,但是更多的是在国际层面上,各种各样国际组织的工作。”

*出走目前是“暂时安排”*

万延海不认为自己是在“逃亡”或者“流亡”,他说:“‘逃亡’和‘流亡’这个词还不太特别确切,坦率来说,(出走)只是作为暂时性的,压力下的一种安排,因为无论是机构,还是我个人,都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在(中国大陆)那里是死路一条,等死(哈哈)。”

*“我不那么勇敢”*

出走后的万延海惦念中国大陆那些曾经谋面或者未曾谋面,但一直是他工作对象的广大艾滋病患者,以及仍在第一线坚守的爱知行同行。

他说:“我很遗憾,我不是一个那么勇敢的人(笑),在中国有很多优秀的人权工作者,非常勇敢,面对暴力和政府压力而不屈不挠,我个人(对他们)非常尊重。像胡佳、陈光诚、许志永先生他们,都是非常值得我尊重的。我很遗憾,不能承受那么大的压力,我首先表示歉意。我们的很多朋友,特别是河南因为输血得了艾滋病的人,他们需要维护自己的权利,对我有很大的期待,对爱知行和万延海有很大期待,坦率地讲,后来我们没有履行这个承诺,我们退却了,在警察面前我们后退了。”

万延海说,他会继续在海外通过各种现代通讯方式为他们工作,推动中国的艾滋病防治事业;艾滋病患者权利的维护首先需要病人自己挺身而出。

万延海对中国总理温家宝对艾滋病人表现的关爱印象深刻,称他的“个人品格”和“政治表达”很值得尊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