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女权主义与回归厨房


对那些自称为女权主义者的人来说,要是有人告诉她们,现在女权主义的新趋势是回归厨房,回归菜园,她们可能要倒吸一口冷气了。

香农·海斯读完博士学位的时候,她把所有教过她的女教授列出一个名单。海斯发现,名单上没有一位教授是拥有永久教职、同时又结婚生子的。海斯希望结婚生孩子,但是她意识到,如果她想在大学工作,“就不能有丈夫和孩子。但是,丈夫和孩子对我来说和工作一样重要。事实上,家庭对我来说比工作更重要。”

于是,让海斯的博士答辩委员会成员们大跌眼镜的是,海斯拿到博士学位后,回到了阿巴拉契亚山北边的山区。那里离她长大的家庭农场很近。她和丈夫买了一所小房子。周围的人悄悄议论:海斯到底怎么啦?

在那里,海斯连一个面试机会都没有。更遭的是,海斯的丈夫在他们买完房子的两个星期后失业了。无奈之下,香农和丈夫只好靠自己的双手了。

海斯说:“东西坏了,我们自己修,自己补。我很会做罐头,所以如果有什么东西我们农场不种,或者我们自己院子里不种的话,我就在旺季时跟当地的农民买,然后做成罐头、冷冻起来。”

海斯表示,她对成功的定义完全改变了。现在,她认为成功就是和父母、孩子在一起,为家人做饭。海斯发现,越来越多人渐渐意识到了家政的力量。

海斯刚刚完成一本书,书名是《彻头彻尾的主妇一族》。书中介绍了20个不要正常工作、而是选择自己养鸡种菜的家庭。海斯表示,对一些自认为是女权主义者的妇女来说,持家是女权运动的一种新的表达方式:“我觉得很多女权主义者正在意识到家庭生活极其重要。我确实认为这是新一波女权活动的一部分。”

一位女权主义者在自己的博客上用厌恶的语气问到:你是在告诉妇女们回到厨房去吗?

传统的女权主义者一点都不喜欢这种论调。

布兰妮·舒特也是一位女权主义博客作者。她对把持家称为女权主义感到担忧。舒特为包括《女性国际视野》在内的一些媒体撰写关于生态女权主义的文章。她指出,不能因为一些妇女这样做了,就把这种行为当成是女权运动。

舒特认为,海斯的事例可以被看做是妇女运动的倒退:“我想象不出我要是告诉祖母,我想呆在家里什么也不做,祖母会有什么反应。”

舒特说,她的祖母为上大学努力了很久,也没有象今天这样可以选择出去工作。祖母希望舒特能够好好利用大好机会。舒特说:“我们已经走了很远。当你有能力得到一份不仅能挣钱而且还有成就感的工作,为什么你要选择呆在家里呢?”

但是,海斯认为,现在人们一想到成功就条件反射地想到赚钱,想到地位,但事实证明,对很多妇女和很多男人来说,这些东西都是空虚的。

海斯表示,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当家庭主妇确实受到很多限制。那时候,当贝蒂·弗兰德写《女性奥秘》一书时,女性确实因为她们的家庭妇女身份而备感压抑。女性为照顾丈夫和孩子而失去了自我。

但是海斯认为,当代妇女却是在工作场所失去了自我,大公司侵占了家庭的时间。海斯指出,当女性离开厨房出去工作时,所有人都开始吃加工过的不健康的食物。她说:“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回到厨房,不仅仅是女性。因为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吃加工食物,不应该支持工业化农业,不应该支持食物要从数千英里之外运来。”

海斯认为,成为一个持家主妇并不是抛弃女权运动,而是她对女权运动的重新定义。她和丈夫一起持家,他们两人都在家庭和工作当中找到了更多的平衡。

这篇报道得到了派克基金会、唐纳利基金会和五大湖渔业基金会的赞助。要想了解更多的信息,听众们可以登陆www.enrivonmentReport.org。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