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4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中对话期间敏感人士被监控


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星期一在北京举行期间,北京一些所谓敏感人士从星期一起或被当地国保传唤、或被警方监控。

美国今年派出庞大代表团访华,出席从星期一开始的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北京市一些区县级的警方依照惯例,将当地一些敏感人士进行传唤和24小时监控。

因参与89年六四民运而致残的北京异议人士齐志勇从23日起又被宣武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24小时监控。齐志勇在记者电话采访中简单地介绍了他的情况。

他说:“据他们警察说是跟这个中美战略对话有关系,然后又到敏感日子了。我现在就在警车上,这不接孩子来了。限制自由就是寸步不离,不能离开视线。然后我家的前后门都被他们看着。前天他们来的,昨天一天,24小时。我说这还不别连上,那他说,连上也没有几天的事儿了,因为你这儿也事儿多。另外,据他们讲,阻挡我,还有一些驻京的那些外媒吧,意大利,还有爱尔兰,也不还有哪国家的,都要采访我。”

每年到了六四或者其他敏感时期,齐志勇都会在家中被限制自由,或者被强制旅游,对此他非常气愤,不过他表示,还是要坚持下去。

他说:“首先说是非常气愤,20年21年了。要不我妈妈都说吗,你们累不累呀,你们为他,你们又是警车又是人力、物力。你们给他解决一些具体的生活问题、住房问题,也不给解决。一到这个日子,对于我个人来讲,因为我亲眼目睹了这场大屠杀,所以说,心情上很悲愤,或是一种怀念,怀念这些无辜死去的人和受伤的人。反正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这种抗争,或者闭嘴不言,我一定要坚持说下去,倒出当时的真实情况以及我亲眼目睹的事情。”

另外,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关注和参与公民维权的黎雄兵星期一遭到通州区国保的传唤和限制自由。黎雄兵在电话中说,警方向他询问了许多事情,其中包括中美战略对话、成立暴力拆迁公民关注团等。有意思的是,他在说到关键处时,电话喀嚓一声突然中断。

他说:“昨天周一出门上班,家门口就发现国保警察和国保警车在外面守候。遭遇他们之后就被带到了梨园派出所,对我进行了询问,就是说一段时间来在干什么。周日的时候我参加了公盟的一个会议,对会议的情况进行了询问。最近要成立一个暴力拆迁的公民关注团,询问为什么要成立,要做什么。这时他们的一个领导就过来了,过来后就宣布......”

黎雄兵后来接着表示,警方在询问过程中要求他不要参加与美中战略对话有关的任何活动和讨论。

他说:“对这个议题就是不允许外出,参加跟这个活动有关的任何会议或讨论。(记者:这是不是跟几位律师与美国大使馆见面有关系)这肯定有关系,因为在昨天上午国保警察见完面后,随后我接到律师事务所的电话,事务所的电话就强调了北京市司法局的一个命令,就是说,不允许参加这个会议,不允许发表相关的敏感言论。”

维权律师黎雄兵星期一上午被国保警察传唤后被送回家,随后被国保警察在家门口“上岗”。

在美中人权对话刚结束之后、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即将开始之前,美国负责人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波斯纳5月22日下午与中国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等人见面,就人权、法治与经济发展等问题进行了沟通和交流。波斯纳特别表达了美国政府对中国维权律师的关注和支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