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中国水电科技界积极推动在西藏修建世界上最大功率的水电站,称会让全世界受益。中国官方虽然尚未就此正式表态,但有关消息已经让西藏权益人士和印度政府感到担忧。

积极推动西藏新的水利发电计划的人士主要是中国水电行业的专家学者。英国卫报援引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公司总经理晏志勇的话说,“西藏的资源将因此而转化为经济优势,雅鲁藏布江建坝的主要技术难题已经攻克。”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研究环境政策的西藏学者扎西次仁(Tashi Tsering)对英国卫报说,中国正“积极考虑”在西藏雅鲁藏布江中游的墨脱县修建世界上最大的水利发电站,并将电力向内陆地区输送。

中国水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Zhang Boting)说,在西藏墨脱修建巨型水坝“每年可以减少两亿吨碳排放,我们不应错过兴建最大碳减排项目的机会”。他透露,墨脱水电站的研究已经完成,但还没有方案出笼。

*西藏无坝河流不再*

雅鲁藏布江被认为是西藏境内唯一没有修建水坝的主要河流。扎西次仁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已经在支流上修建了10座水坝,最大的一座是拉萨曲水河靠近墨竹工卡地区修建的水坝,正建的有三座,七座在积极考虑之中,墨脱水坝就位于雅鲁藏布江的中游。

他说:“很多水坝都在积极考虑之中,包括墨脱、樟木(西藏尼泊尔口岸)项目、樟木附近的另外四个项目,樟木是510兆瓦发电项目,此外还有中波项目、扎拉项目、隆东项目和西藏加洽(音)水电项目。这些都是雅鲁藏布江中游的水电站计划,位于拉萨以南和泽当下游,这些都是相对比较大的水电站项目。”

印度水资源部负责公关事务的委员潘迪亚(Commissioner Shri A.B. Pandya)告诉美国之音说,新德里政府了解中国在西藏的建坝计划,正寻求与中国沟通。

他说:“我们了解中国在西藏中央河流上建坝的某些计划,印中两国正在谈判,两国计划为此签署数据分享协议。我们也正在进行内部讨论,想办法就这个议题同中国政府协调。”

*印度水源受控*

墨脱水坝设计发电量是3万8千兆瓦,是三峡水坝的两倍。晏志勇曾经表示,墨托水坝产生的能量相当于一亿顿原油,或者南中国海全部的石油与天然气蕴藏。

雅鲁藏布江是印度布拉马普特拉河的上游。扎西次仁说,墨脱靠近印度边境,雅鲁藏布江通过墨脱流向印度,一旦建坝,下游印度阿萨姆地区的水流肯定会受到影响。

他说:“阿萨姆地区是世界上最潮湿地区,特别是雨季,洪水很大。但在上游,中国水坝管理方因为蓄水过多必须放水。大转弯地区(Great Bend,指墨脱)雨季降雨很多。而在冬季或者干燥时节,印度下游必须依赖上游来水,可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往往会控制水流,因为需要蓄水。”

潘迪亚说,印度政府确实担心布拉马普特拉河供水会受到影响,担心上游水源会分流和截流。

他说:“我们总是担心印度的水源是否充分,担心建坝活动会影响到水源。印度人担心,布拉马普特拉河水源可能会被分流。水电站等类的长期用水会影响到印度的河流。”

*违规、缺乏论证*

扎西次仁指出,中国法规要求建坝计划要听取当地人的意见,但墨脱水坝显然没有征得当地藏人的同意,也缺乏科学论证。他认为,墨脱地震频发,不适合建坝,况且墨脱在西藏人的心中地位十分神圣。

他说:“2003年政府制订的环境影响评估法规就要求建坝人听取当地人的顾虑和担忧,并试图将这些担忧纳入项目计划和考虑之中,这些都没有做。比如说,2008年墨脱发生了地震。从结构角度看,地震让建坝很危险;从国际角度看,下游的印度和孟加拉国都存在主要担忧。”

中国官方虽然还没有正式表态,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马加力星期三说,中国没有在雅鲁藏布江修建如此规模水电站的计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