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为同性恋者争取权益的琼斯


琼斯参加旧金山以米尔克命名一辆电车的典礼

琼斯参加旧金山以米尔克命名一辆电车的典礼

克莱弗·琼斯是一位为同性恋者争取权益的活动人士。琼斯的工作直接激发了"艾滋病纪念拼被(The AIDS Memorial Quilt)"的活动,该活动被看作是全球范围内抗击艾滋病的一个标志性符号。

克莱弗·琼斯1960年代末生活在美国西南地区,那时他十几岁。他还记得当年他内心的孤独和挣扎。琼斯回忆说,有一天,他偶然间在学校图书馆的一本杂志上读到一篇关于同性恋自由运动的文章,他的生活从此改变了。

他说:“那是我生平读到的第一篇文章,让我知道世界上不仅有很多和我一样的同性恋者,而且他们正在组织起来争取自己的权益。”

毕业后,琼斯前往旧金山,他想看看作为一个同性恋者到底意味着什么:“每天都有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的很多很多年轻同性恋男女来到旧金山。我们深切地意识到,我们正在参与一个完全崭新的行动。”

那时候,艾滋病还没有开始泛滥。琼斯在旧金山认识了哈维·米尔克。米尔克是个公开同性恋者,正在竞选旧金山监事会的职位。琼斯还和米尔克一起,挫败了加州一项旨在禁止同性恋者在公立学校教书的提案。

琼斯说:“我们走出去,就像哈维·米尔克教我们的那样,我们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然后挨家挨户去敲门,向邻居做自我介绍,告诉他们:请不要给这个议案投赞成票,这会对我造成伤害。我们就是这样赢得了胜利。”

哈维·米尔克是加州第一个当选公职的同性恋者。一年之后,米尔克在市政厅和旧金山市长一起被暗杀。琼斯表示,米尔克的政治传奇生涯是从建立草根联盟开始的。

琼斯说:“哈维·米尔克和他的盟友们共同创办了旧金山进步联盟,这个联盟把环保人士、族裔社区、妇女权益人士、工会人士联合到一起,他们找到了共同利益,并最终登上城市的权力舞台。”

1980年代初,琼斯在加州议会健康部门工作时,旧金山出现了首批艾滋病病例:“1980年代初,我整整花了5年的时间,用尽各种办法对人们发出警告,让人们尽早警醒,并呼吁人们对科学界施压,进而对联邦政府施压。”

琼斯和盟友一起创办了“旧金山艾滋病基金会”,旨在为感染上这种奇怪而致命的新疾病的人争取权益。在1980年代,感染上艾滋病,或者是被诊断出携带艾滋病毒,基本上就等于被判了死刑。

时至1985年,旧金山已经有大约1,000人死于艾滋病,其中有很多是琼斯的朋友。那年,在为哈维·米尔克举行的年度追思会上,琼斯邀请与会者在牌子上写下他们所爱的人的名字,然后他把那些牌子挂到旧金山市政厅对面的一栋联邦大楼上。

这就是“艾滋病纪念拼被项目”的起源。1987年,1万9千块90厘米乘180厘米的布片被缝成一件被子,并在首都华盛顿特区的国会山前进行展示。被子上的布片最终加到4万5千块。这条被子在全国各地巡回展览,帮助人们提高对艾滋病的认识。

琼斯表示,这条被子是一个非常有力的教育手段:“我们可以带着这条被子进入任何其它艾滋病教育工作者无法进入的学区内,和孩子们就艾滋病问题展开讨论。”

琼斯表示,提供证据能够帮助挽救生命。1990年代初,感染了艾滋病毒的琼斯由于健康状况不佳而辞去了“艾滋病纪念拼被项目”的领导职务。

最近几年,琼斯的健康状况好转。他再次开始努力去解决人们长期存在的对同性恋者的敌对态度,解决工会运动中存在的歧视问题。琼斯回忆说,2009年,他在首都华盛顿参加“同性恋者权益全国平等游行”活动时,对数万名支持者发表演说。

他谈到了这个运动对国家政治领导人的要求,他说:“我们要求在美国50个州里,对于民事法律管辖下的所有事宜,我们都能够在法律的框架下享有平等的保护。”

琼斯已经在全国各地看到了争取同性恋权益的很多胜利。但是他说,在同性恋者获得全面的平等和民权被永久性地写入联邦法律之前,那些胜利都是暂时的,不完整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