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人权:民间团体金援受限


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日前指出,中国政府近月来相继实施和出台收紧外汇捐赠政策和保护国家机密及国企商业机密等新举措,这显示政府正通过把资金和信息控制严格化来限制独立民间团体的发展。

中国人权说,中国政府今年3月1号开始实施“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境内机构捐赠外汇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捐款通知”)之后,于3月25号和4月29号分别公布了“中央企业商业秘密保护暂行规定”和“保守国家秘密修订法”。

*一份‘捐款通知’众多社团被‘规定’*

中国人权指出,“捐款通知”制定了一系列监管与境内外机构相关的捐款措施,规定相关方必须通过在指定外汇银行开设的捐赠外汇帐户办理捐赠收支。“捐款通知”在第五条和第八条中制定了相关的收支捐款的关键措施。其中,第五条规定针对国内企业,显得“尤其苛刻”。

中国人权说,第五条出台显示,中国政府将截断外来资金对注册为企业的公民团体的支持。中国人权举例说,公共卫生教育团体“益仁平中心”、艾滋病权益组织“爱知行研究所”以及其他许许多多从事公众利益工作的非营利性民间团体都是“捐款通知”第五条的“规定对象”。

*批评人士:政府缺乏自信恐惧挑战*

香港“开放杂志”资深编辑蔡咏梅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表示,民间团体本为社会健康发展的一个标志。中国面临从专制化走向公民化的社会转型期,民间团体的涌现和活跃都是正面的产物。政府此时对帮助舒解社会压力和化解社会矛盾的民间团体实施封锁实为无视“社会和谐”。

蔡咏梅说:“在一个宪政国家,政府实为小政府,更多是公民参与社会运作。所以,民间团体原本是健康事物,是社会稳定、和谐与长治久安的帮手。”

分析中国政府采取系列措施打击民间团体的原因,蔡咏梅表示,政府谈和谐的出发点并非社会的稳定,而是政权的稳定。集权社会中的政府对社会的管理方式是全面控制,民间团体的出现和活跃让政府感觉受到了威胁 。

蔡咏梅说:“政府认为,非政府性质的民间组织侵占了它控制的空间,所以认为是对权力的挑战。而且政府现在尤其缺乏自信,自然认为民间团体对政权构成了威胁。”

*官方声音:经济层面是考量*

中国官方的广州大学人权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杨松才对美国之音表示,“捐款通知”在他所属的圈内还没有引起反响,而且也没有从现实的层面上感受到“通知”造成的影响。

杨松才说:“我认为,这更多是从经济层面和外汇管理的角度来考虑问题,比方以捐赠的名义来从事与跨国犯罪和洗钱相关的活动。而且它仅仅规定了外汇管理,如果换成现金管理或者资金管理则又另当别论。”

杨松才表示,中国国家外汇局曾经被经济学界批评“失职”,原因之一就是没有监控热钱的流入和资金的流出。

中国人权指出,目前要预测“捐款通知”将造成的全面影响仍然为时尚早,不过,这些规定显而易见给那些在经济上积极支持中国公民团体的境外组织带来风险和政治上的挑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