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0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劳工问题或推动中国增长模式转型


中国南方工人通过罢工达到加薪目的。这可能敦促政府正视劳工报酬改革,并迫使其他雇主为中国这个“世界工厂”的廉价工人们增加工资。许多分析认为,此趋势以及所谓的“劳工短缺”现象可能加速中国严重依赖出口和投资的增长模式转型。

日本第二大汽车生产商本田在位于中国的零配件厂工人罢工的压力下,终于在5月最后一天作出加薪承诺,称其在中国工人的月薪将上涨24%,至1千910元。另有报导说,今年来已有十多工人跳楼自杀的富士康此前也答应为工人平均加薪20%。该公司工人工资是按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制定的。

不少专家把工资上行压力视为好事,因为居民收入的增长有助于加大消费在经济中所占的份额。位于纽约的中国劳工权益组织中国劳工观察主席李强说,他认为中国工人的工资肯定会升,因为它存在两个层面的压力。

他说:“第一个层面是,中国工人工资长期以来都够低。这样的话,贫富悬殊差距太大。而且中国以前给的最低工资实际上是个不能支付生活的工资。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大量的在三资工厂工作的这些农民工,他们的工资是极低的。所以他们必须要通过加班来维持他们的生活。所以这是在国内的压力来促使中国政府挑战它的劳工政策。”

李强说,他认为中国政府会调高工人最低工资标准,因为这也是扩大内需所需要的。他说的另一个层面的压力和外界敦促人民币升值有关。李强认为,工人加薪虽然可能提高出口成本,影响出口部门的就业,但却会带动消费,从而创造其他就业机会。

不过,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认为,这虽然对中国经济再平衡有一些有益影响,但这个转变却不会是轻而易举的。该报导预言,中国可能出现更多类似本田工人罢工的事件。

廉价的劳动大军是中国出口业的一个致胜法宝。出口部门反过来也帮助消化了大量就业人口。如今说转型,政府心里一个很大的担心是出口部门原来的工人在这个部门越来越小后将何去何从?政府更担心这回影响到社会稳定。

不过,近期的一个中国“劳工短缺”的说法与上所述看起来搭不上边。人们很难相信中国这个人口第一大国会有劳工短缺问题。

但是,一些机构的数字显示,中国的确存在劳力供应逐渐枯竭的担忧。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说,这是由步入老龄化的人口和中国的一胎化政策所带来的副面影响。该报援引美林证券的分析说,过去十年间制造业部门所需的20岁到39岁年龄段的劳工数量下降了22%。

中国劳工观察负责人李强说,中国根本不缺乏劳动力。但他同时指出,制造业现在能招到的年轻工人数量是在下降。李强说,中国只是把所谓的“人口红利”快用完了。

他说:“所以说这样的话就造成这些工厂招不到工人。因为它要招的都是年轻的工人。所以在这一部分的就业人口里面出现短缺。而且因为中国以前的计划生育的政策造成现在外出民工越来越少。所以说,它人口的红利已经用尽了,而并不是中国有劳工短缺。”

李强说,中国最低工资普遍偏低导致许多人不愿意出来工作。华尔街日报的分析说,中国的决策者必须要证明他们能够适应变化中的世界。文章说,如果中国放松对国内人口流动的政策,劳工问题短缺其实不难解决,例如取消户籍制度,同时可负担的城市住房也有助于城市吸引更多工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