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亚太制造业继续扩张,速度放慢


中国、韩国、和澳大利亚等亚太地区主要经济体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普遍下滑,但仍然保持在扩张区间。专家说,内部紧缩政策以及欧元区债务危机对投资人信心的打压是亚太制造业减速的主要推手。

星期二出台的一系列数字显示,亚太地区制造业在经历了4月份的迅速扩张后,增长速度在5月份明显放慢。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星期二公布,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5月份为53点9,比4月份回落了将近两个百分点。从11个分项指数来看,同4月份相比,只有产成品库存指数上升,其余均出现下滑。其中,购进价格指数下滑幅度最大,为13点7个百分点。

过去15个月来,中国采购经理指数连续保持在50以上,意味着中国制造业在走出2008年9月到2009年3月的低谷后,已经持续扩张了15个月。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的分析报告认为,5月份采购经理指数虽然回落,但仍保持在较高水平,表明国内经济目前发展趋于稳定。

美国制造业联盟(Manufacters Alliance)贸易与生产率高级研究员厄内斯特·普里格(Ernest Preeg)说,中国制造业减速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政府为对抗资产泡沫而采取的紧缩政策。

他说:“这些措施对制造业产生了抑制作用。因为制造业是投资密集行业,信贷发放量和制造业的表现有直接关系。”

中国制造业5月份显现出的“指数回落,但维持较高水平”也可以用来形容亚太地区其它几个主要经济体的制造业表现。

澳大利亚是亚太地区另一个较早开始反弹的经济体。5月份,澳大利亚工业集团-普华永道采购经理指数从4月份的59点8下降至56点3。

华尔街道日报将澳央行的加息政策、全球股市下滑、以及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归结为澳大利亚制造业减速的主要原因。预计,澳大利亚储备银行持续加息的政策可能由于来自制造业的消息而告一段落。

在韩国,汇丰银行发布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从4月的57点1下降到5月的54点6。汇丰银行高级亚洲经济师弗利德里克·纽曼在研究报告中指出:“韩国工业加速放慢。扩张仍然坚实,但新订单增长开始放慢。”

美国制造业联盟贸易与生产率高级研究员普里格认为,除了内部政策外,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对全球金融系统形成了新的干扰,世界经济复苏的力度也划上问号,亚太地区出口面临的阻力因此增加。

他说:“亚太地区的出口增长可能会经历一些减速。我不认为会出现负增长。该地区2010年的贸易盈余肯定会超过2009年。但是出口增长的放慢的确抑制制造业的扩张。”

和中国及韩国一样,台湾制造业在连续扩张了15个月后也在今年5月出现减速。主要由于新订单增长的下滑,台湾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从4月的60点7下降到5月的57点4。

和上述主要经济体相比,印度制造业今年5月表现堪称最佳。其采购经理指数从4月的57点2进一步上升至59,达到27个月来的最高水平。

曾经在《中国和印度》一书中比较两国产业政策的美国制造业联盟贸易与生产率高级研究员普里格认为,印度制造业保持强劲增长得益于更为开放的产业政策。

他说:“印度在过去的一、两年里加大了对贸易和外国投资的开放。投资在印度GDP的比重已经超过了百分之30。在培植国内市场和扩大制造业出口方面,印度显得更加平衡一些。今天公布的数据显示,印度4月份制造业出口同比增长超过百分之30,制造业本身也扩张了16个百分点。”

香港投资咨询公司SJS市场首席策略师达雷斯·科瓦切克在研究报告中指出,亚太地区制造业部门增长势头的减缓显示,该地区第2和第3季度GDP增长可能会显著放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