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工会角色再受争议


中国工会的角色因最新一起劳资冲突再次引发争议。广东佛山南海本田零部件制造厂工潮再起,工人星期一与工会人员发生肢体冲突事件,有工人受伤需要送院。有工运人士与组织均表示,事件反映了中国工会的定位不清。有学者则呼吁当局慢慢让步,让工人参与工会选举。

*工会与工人冲突、复工无期*

据香港和内地媒体报导,广东佛山南海本田零部件制造厂工潮再起波澜,工厂星期一要求工人复工不果,百余名狮山镇总工会人员与工人发生肢体冲突,有多名工人需要送院。报导指,工潮已经超出原本的薪酬争议,工人要求交出打人凶手,给事件一个交代才会复工。

佛山南海本田零部件制造厂工潮自5月17日开始,已超过两星期,工人要求加薪800元人民币;资方承诺为实习生加薪634元、为正式工加薪355元。工人不接受资方条件,继续罢工,中国四家本田整车组装厂全面停工,复产无期。

*工会与资方联系倒戈相向*

中国独立工运人士韩东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有关工会在这次事件一开始时就倒戈相向,没有跟工人打交道,却跟资方老板联系,没有起到好作用,所以必然引起了工人对工会人员的怀疑与猜忌。

韩东方说:“无论怎么样,跟工会是有关的。其实,在我看起来,它跟我们国家的工会性质有关系。比如说,工会它的身份不清不楚,它到底是代表政府,还是代表老板,还是代表工人?”

*工人怀疑官商勾结*

韩东方说,由于中国工会是政府体制的一部分,所以这次工会搞小动作,与资方直接联系,除了导致工人不信任工会外,更加使他们直接怀疑官商勾结,将对立面推向政府。

韩东方说:“一旦出现工人对政府不满,等如说,工会这种行为、这种做法,等如是把政府和工人往冲突上来推。所以工会的这种做法,不光是没有代表工人的利益,不光是起不到所谓的政府维护稳定,适得其反,它把政府的形像进一步推向负面。”

*工人无权选举代表*

另外一个香港民间劳工团体 - 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成立于2005年6月,主要由大专师生组成。该组织主要监察跨国企业在中国的不当行为,针对企业侵犯工人权利、安全健康、福利及尊严等行为开展倡议运动。该组织项目干事陈诗韵也认同韩东方的观点,指出中国工人普遍存在着不信任工会的情况。

陈诗韵说:“我们在访问工人的时候,有很多工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工作单位有没有工会的存在。当他们知道有工会的时候,他们一个很即时的反应,就是感觉到那工会根本代表不到他们。例如,他们无权去选工会,这是违反了中国工会法的规定。”

陈诗韵说,他们组织接触过的所有中国工会中,都是由工厂管理层出任、由老板钦定,从来没有听过民主选举产生。她还说,工会介入工潮时的动机,都不是代表工人利益,而只是想安抚工人,尽快平息工潮,没有从工人的利益出发。不过,她说,本田工潮也使工运组织感到中国工会有希望获得改造。

陈诗韵说:“因为工人去争取的不仅是工资的问题。他们也有一个很鲜明的诉求,他们看到了一个结构性的问题,看到了他们的工作环境是这般差、工作条件这般差,其原因是没有一个工人代表的组织。所以他们要求要改造工会,我们看到了这批工人的意识是很强。”

*中国工人权益意识一直很强*

长期研究中国劳工问题的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院助理教授陈允中说,中国工人的意识很强,为工会改造创造了条件。

陈允中说:“中国工人的意识一直都很高,其实是农民工,农民工的意识都很高的。所以现在很多的工潮都是这些农民工为主的罢工。不是说工人意识最近才起来,所以罢工潮才起来,而是工人忍无可忍,工人的意识都一直在那里,一直在忍耐。”

陈允中表示,中国当局让步,放宽控制中华全国总工会是必然发生的事,否则工人会在总工会内赶走资方代表,或是另行自组独立工会。

他说:“这些事情是迟早要发生的,所以如果全总他们聪明的话,就是要让工会真的变成代表工人,不可以有资方代表在里面,让工人可以选自己的代表。”

*制定集体谈判权过渡至独立工会*

独立工运人士韩东方补充,尽管迈向独立工会的过程漫长,但当局现在可做的,就是制定劳工集体谈判权的相关法律,让工人在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发挥作用,跟资方就工资、劳动时间、条件、休假与社保问题直接谈判。

中华全国总工会刚于5月29日发出《关于进一步做好职工队伍和社会稳定工作的意见》,指出要进一步加大维护职工合法权益与发展和谐劳动关系。该《意见》强调,要创新工会组建方式,赢得工人的拥护与信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