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天安门母亲发表祭文悼念六四亡灵


天安门母亲群体

天安门母亲群体

在八九民运六四惨案21周年前夕,由六四遇难者母亲组成的“天安门母亲”6月1日发表献给六四大屠杀死难亡灵的祭文,以此纪念她们的亲人。

“天安门母亲”由前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丁子霖等人发起,联同一群六四遇害者的母亲组成。这个在2000年正式形成的六四受难者群体多年来要求当局平反八九民运,呼吁彻查及公布六四事件及向死伤者家属公开道歉。这一组织的成员经常受到当局的阻挠与刁难,包括监听、监控、拘留、不可公开悼念六四遇害亲人。

每到六四纪念日,“天安门母亲”都以公开信、声明、告同胞书等文告形式表达诉求,纪念亡者。今年她们则以祭文的方式表达哀思。

“天安门母亲”的发起人丁子霖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专访中表示,她们对当局的冷酷和冷漠感到寒心,不愿再发表致政府的公开信,改以祭文方式:

“今年是六四大屠杀的21周年,去年是20周年。又是一年过去了,这一年中,对于我们的诉求,中共当局毫不理睬。我们这些妈妈们决定在今年21周年的时候,我们发出的声音用祭文的形式,献给我们亲人的亡灵。我们不愿意给这个政权的领导人写公开信了,因为这个政权所表现出的对我们群体的十足的冷酷和虚伪,让我们心寒,让我们气愤。正是一种无比悲愤的心情,促使我们写下了这篇献给亡零的祭文。”

丁子霖女士表示,作为母亲,她们拒绝遗忘自己遇难的亲人以及更多的不知姓名的死难者。

她说:“在这篇祭文里面,我们除了重申历年来的3项诉求,也就是要求当局公布真相、依法赔偿、依法追究以外,我们痛斥中共政权对我们难属群体的冷酷。到现在为止,我们一共找到203位死难者,这个远远不是全部,大部分我们没有找到。他们都是有名有姓的,都是有家的。21年过去了,当局表现出来的那么若无其事,好像当年在北京首都,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根本就没有发生六四屠杀那样。他们继续对80后、90后,乃至下一代用欺骗的手段,用蒙混的手法,来逃脱他们的罪责。”

丁子霖教授表示,这么多年来,尤其是去年六四20周年的时候,所有的难属都受到各种形式的骚扰和刁难。

她说:“去年20周年的时候,几乎每家在公开信上签名的难属都受到了当局的监控。或者是把居委会,把派出所,把民警的力量都调动起来,再加上国家安全部门、公安部门监控我们,连得了癌症的妈妈们他们都不放过,连8、90岁的难属,靠坐轮椅走的,他们都不放过。至于对我本人,去年连到难友家里一起集体祭奠亲人,这个权力也给剥夺了。安全局的工作人员就把我堵在家里。6月3号,我想去我儿子倒下的地方,给他洒点酒、点上香烛,我默默祭奠,也被剥夺了,禁止出门。”

丁子霖女士最后表示,她们将无畏地前行,无畏当局的打压,将天安门母亲的事业坚持下去。

今年在祭文上签名的有128位六四死难者家属,并将历年来故去的难友名单附录于后,以尊重死者遗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