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一湖南男子为报复离婚案判决枪杀三法官


一名持枪男子冲入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法院,枪杀三名法官,凶手当场自杀。这是中国近期来不断发生的各种暴力行凶、自杀、自残事件的最新一起。观察人士认为,这释放出一个危险信号,显示中国社会崩盘的前兆,表明大众的承受力已经接近极限。

中共永州市委新闻网说,46岁的杀人嫌疑犯朱军是零陵区邮政分局保安队长。6月1日上午他以验枪为由,领取了一支微型冲锋枪和两支手枪。上午9点50分朱军携枪进入零陵区法院,在四楼看到正在研究案情的法官,开枪杀死三名法官,并使3名工作人员受伤。随后朱军自杀。

永州市委的新闻网说,初步查明,朱军是报复杀人,报复法院在裁决他与妻子的离婚案时他所认为的判决不公,对法院产生怨恨。此前,朱军得知自己身患癌症,情绪曾经十分低落。而朱军枪杀的法官并不是参与他的离婚案判决的法官。

*个人的崩溃,社会的崩盘*

永州法院枪击案是在中国近来发生的一系列暴力滥杀事件的最新一起。中国近代史学者,炎黄春秋杂志撰稿人章立凡把这些暴力杀人事件归纳为三种类型,一种是有目标的杀人或自杀,比如杨佳事件,为反抗暴力拆迁而自焚的唐福珍事件,以及富士康的连环跳;第二种是无目的的滥杀,比如中国各地幼儿园、小学不断发生的血案;第三种是杀人者似乎有目标,但并不明确,比如永州法院枪击案。

章立凡认为,这一系列事件显示中国社会崩盘的前兆,释放出的一个信号是,大众的承受力,特别是社会中弱势群体的反抗已经接近极限。


他说:“中国社会蓄积着一种愤怒的能量,这种能量的蓄积已经到了高危的程度,而且随时会以一种匪夷所思的、异乎寻常的方式宣泄出来、爆发出来。这种爆发现在我们看都是个体的现象,而且这些人的共同特点就是,他们都是弱者,不是强者。”

中国法律工作者唐荆陵说,一系列的暴力事件凸显中国社会矛盾激化,民众心理极端绝望,他们的诉求无法通过司法途径,通过非政府组织等正常渠道得到解决,就试图通过自己的手段来实现他们寻求的公正。

*暴力崇拜的恶果*

与此同时,唐荆陵认为,一系列的暴力事件显现了中国的另一问题:政府与社会对暴力的普遍迷信与推崇。他说,政府迷信暴力反应在对民众维权的打压,而民众推崇暴力反映在对政府的反抗上采取同归于尽的办法。

不过,唐荆陵认为,暴力的道路永远走不通:“政府打压民众使用过多的暴力手段,我相信他们无非是在积累将来针对他们的暴力,包含这种短期的暴力以及将来可能引发政变和可能引发军事对抗的可能性。同样,对民众也是一样,如果民众相信暴力是唯一的手法,那么他们就可能采取跟你同归于尽的手法。”

*“被精神病”与人格分裂*

学者章立凡说,据中国有关方面专家统计,中国有1亿人患有心理疾病。他说,一方面,不论是血案的制造者还是诸多的自杀、自残者,总是“被精神病”;另一方面,普遍的心理分裂、人格分裂正是中国的教育制度造成的。

章立凡说:“60年来中国的教育体制教给人的都是分裂的价值观,在学校里说的是一套:要奉献,要为人民服务;但是实际上回到家里,到社会上都是在为自己谋利益,到处都是不公。所以这种教育与现实的背离就会造成人格的分裂,我想实际上这种人格分裂从孩提时代就已经开始了。”

*以暴易暴不是出路*

如何阻止滥杀血案的不断发生是中国政府眼下面临的重大挑战。但是章立凡说,掌握资源、掌握财富、掌握军队、掌握权力的政府看起来一筹莫展,不知如何化解激烈的社会矛盾,只知一味要对袭击学童者“就地枪毙”。

章立凡认为,只会以暴易暴的政府是失败的政府:“确实社会矛盾在社会转型中已经到达一个临界点,因为现在社会分配不公,以及司法不公等等都已经变成社会热点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又拿不出来一个化解能够矛盾的办法来,我觉得这是政府的失败。”

永州法院枪击案发生的同时,中国还发生了另外两起血案。5月31日凌晨在哈尔滨发往鹤北的一辆夜间行驶的火车上,一名妇女手持尖刀刺伤9名熟睡的乘客;6月1日,河南省郑州一位阻止住房被强拆的男子驾驶货车,冲进正在施工的人群,撞死4名工人,撞伤11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