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香港九十后以地下音乐延续六四精神


延续六四精神年青人地下音乐会

延续六四精神年青人地下音乐会

香港的支联会每年都主办大型悼念六四活动,包括烛光晚会、游行与展览。不过,今年有一群年青人自发组织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地下音乐会,用摇滚音乐来延续六四死难者的遗愿。

这里不是灯红酒绿、歌舞厅林立的闹市,上台表演的更不是流行巨星。表演者藉藉无名,大都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在六四二十一周年快要来临的一个晚上,一百多名年青人聚集了在香港九龙乐富的一家书院里。他们心情澎湃,细意地聆听着一首首自创的摇滚音乐,他们要延续六四死难者的精神。

*对支联会烛光活动感到厌倦*

音乐会的策划人之一泰历

音乐会的策划人之一泰历

年青人泰历是这场音乐会的策划人之一,最近 还创建了中国良心犯后援会。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六四事件发生时,他只是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直到去年他才对那次事件有所觉醒,认为有必要以新的方式去继承死难者的使命。泰历说,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那公式化的悼念活动,每年唱着如血染的风采那几首歌曲,了无新意。他坦言,对支联会这种哀悼的方式感到厌倦与沉闷。

泰历说:“但是我们看到如果真的要对得起这群学生,其实你是要继承那学生运动,继续要延续他们当年做不到的东西,就是要反官倒、反贪腐与开放言论自由等等这些议题,我们继续去争取,这样才是对得起他们。”

*闯关投案被捕乃小事*

泰历说,正因如此,他自去年便自发在学校、网上交友网站facebook与朋友圈子内联系其他人,一起组织起来关心中国社会,以行动实践自己的诺言。去年十二月圣诞期间,他与十多位年青人自发在中、港边界罗湖桥闯关,向中国政府投案,声言自己签署过零八宪章,最后被深圳公安拘捕。虽然其后获释,但对自己已经可能被列入黑名单,甚至在香港也会影响到日后仕途,泰历认为只是小事,并不介意。

*从外国地下音乐认识社会问题*

刘俊恩(左)与陈欢(右)正在准备演唱会

刘俊恩(左)与陈欢(右)正在准备演唱会

束着一根尾发的刘俊恩也是这次音乐会的参与者,并负责主音表演的角色。他也认同新一代九十后出生的香港年青人,应要融入社会,承担起促进社会进步的责任。刘俊恩解释,地下音乐使他更了解现实社会,在与其他朋友作曲与填词的过程中,大家辩论六四、商谈国家、香港的社会大事,将创作融入到现实当中。

刘俊恩说:“我以前习惯听外国的音乐,比如说PUNK那样,简单来说,是一些革命的音乐,是一些反建制的东西,在那里说,为何这群人会玩这些音乐,然后再查回当时的历史、社会的背景,才知道有这么多不公平及坏事出现,再想回现实的香港,我们也有这些问题存在。”

*香港九十后与政党割裂*

坐在刘俊恩身旁的另一位小伙子陈欢点头,表示认同观点。这位负责策划是次音乐会的九十后娓娓道出了他这一辈人的独特见解,说他们不认同泛民主派与中央妥协的抗争方式,早已与香港的政党割裂。陈欢说,社会上不同的人应用不同的技能与知识去行动,写文章的应大担批评,抗争的应去冲击建制,支联会更不应停留在喊平反六四口号的阶段。

陈欢说:“因为我想不仅是沉闷。其实沉闷与否也并不重要。我想要正视那群学生死去的理由。他们是为了什么而死?不是在这二十一年不停的因为他们死去,而去悼念他们的逝去。相反,要正视一点,就是他们为了什么而牺牲,我们是否应该继续去达成他们的遗愿呢?”

陈欢呼吁身边的朋友,应多关心中国,分析中国时事。他说,中国政府在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后,已学懂了如何精明地对付异议人士。

陈欢说:“六四对党中央是一个警号,而这警号使它学习到了教训。这不是一个正面的教训,不是觉得去打压异见份子是一个错误的行为。它学习了的教训,就是在这二十一年来,更加用一些黑暗或更狡猾的手法,去打压这些异见份子。”

*支联会:乐见六四活动多元化*

对于被年青一代埋怨六四周年烛光晚会了无新意,支联会常委陶君行并不显得介意。他说,六四烛光晚会是联合活动,让香港不同阶层、不同背景的人士聚集一起悼念。陶君行说,这群九十后用不同的方式悼念是好事,因为活动越多元化,才会吸引到不同社群关心六四。他说,留意到他们到罗湖桥投案闯关,更知道他们早些时候积极投入香港的反对兴建高速铁路运动。陶君行对这群九十后给予了正面的评价。

他说:“年青的一辈,关心政治的,香港近年来确实出现了一个可喜的现像。因为社会运动,是需要有创意的,是需要多元化的。年青人有他自己的一些想法。他们参与运动的形式与目标,若是清楚的话,其实对我们日后去延续这运动,有非常大的帮助。”

泰历、刘俊恩与陈欢三人在这个晚上各自分工,迎接着一百多名年青人的到来。从现场布置、测试音响,以至真正演出时,这群九十后青年都得到了他们的满足感,为香港今年六四二十一周年的活动,留下了自己的历史足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