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网上推动中国青年认识六四是否有效?


针对有关六四事件的相关讯息在中国国内长期受到封锁,在境外的流亡异议人士与中国国内的六四遇难者家属组织,在互联网上发起呼吁中国民众参与悼念六四的行动。他们都对利用网上技术来延续六四历史真相,使它不会在中国年青一代失传,表达了谨慎乐观的态度。

临近六四事件二十一周年前,身在美国的前八九学运领袖王丹、异议人士胡平与王天成在网上再度发起白衣行动,呼吁中国民众在今天六月四日穿上白衣,以此悼念六四死难者。呼吁书指出,民众无论穿上白色衬衣、白色汗衫还是白色运动衣,甚至是衣裙上的一朵白花,也可以达到效果。王天成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呼吁白衣行动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在中国目前受到压迫的政治环境下,老百姓是可以参与的。

*白衣行动没有风险”

王天成说:“我们这个穿白衣行动,一个非常重要的考虑就是,它是比较容易实行的。有的人可能比较害怕更激烈的行动。穿白衣对于一个普通百姓来说的话,是没有任何的风险的。”

今年的呼吁书指出,去年的白衣行动获不少中国民众响应,引起中国政府紧张。去年六四当日,北京出现大批身穿红、绿、蓝色衣衫的志愿者,成群结队在天安门广场各处走动,截查穿白衣者。呼吁书表示,当局的拙劣做法,充分暴露他们心虚和恐惧,也唤起了中国民众对六四的记忆。

*互联网可推动中国青年认识六四*

白衣行动的成效到底如何?特别是能否推动中国年青一代对六四真相的求知欲?王天成说,是否有大批年青人在街上穿上白衣,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在看到呼吁后会否受到思想冲击,会否主动寻找历史真相。他说,互联网还是一个比较有效的工具,让中国年青一代去认识六四。

王天成说:“年青的一代,对于六四的背景可能不太清楚,他不知道八九年的天安门运动,他们不知道六四的坦克、军队、大街上镇压民众,他对这些背景不一定很清楚。那可能会产生一种强烈的好奇心,他会去寻找相关的背景。其实这是非常好的。”

*丁子霖:不敢过份乐观*

“天安门母亲”由前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丁子霖等人发起,联同一群六四遇害者的母亲组成。天安门母亲组织今年在六四前夕也在其网站上发表了祭文,提供了大量的六四事件相关讯息,让年青一代去认识。不过,丁子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对中国年青一代对六四的求知欲却不敢过份乐观。

丁子霖说:“现在的年青人,根本不知道有六四存在,曾经中国大地上发生过六四,甚至于对我们这些直接受害者,我们所说的,甚至还有抱怀疑态度,是真的吗?我本人就不止一次接受过这样的电话和询问。但是,就像柏林墙封锁不了一样,封杀不了一样。这个网站上,这个六四墙,也不可能永远封锁的。”

*丁子霖:中国年青一代可怜无知*

丁子霖还说,现在网络技术普及,年青人只要有心想要了解六四,是很容易通过翻墙技术获得相关讯息。但她表示,年青人在现实生活中遇上很多问题,其思想又受到严密控制,所以他们大部分都不会将关心国家大事放在首位。

丁子霖说:“跟二十一年前的那代青年就不一样,什么国家命运、民族前途,不在他们的视野关切之内,他们首先解决生存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这本身就是很可怜的一代。很可怜、又无知。这个不能就怪这些年青人。”

长期推动中国网络自由的香港互联网协会主席莫乃光也表示,白衣行动的意义并非在于人数参与的多寡,而是对从来不知道六四事件存在的年青人所产生的震动。

莫乃光说:“所以,当日你穿白衣,也不一定代表你正在悼念。也有可能有人因为这呼吁而这样做,其实这本身来说也已经是一大讽刺,或是行动本身也反映了一个对言论或表达封锁的一个抗议。所以我感觉到,这一抗议或悼念两方面,都一定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

*莫乃光:中国青年会翻墙认识六四*

莫乃光还说,中国互联网用户的数量在今年之内有望达到四亿,网上渗透力是非常高的。他说,中国网民懂得翻墙或用暧昧的形式转贴敏感讯息,使之流传出去。他认同中国年青人对六四的无知,但这不会防碍他们在寻找其他资讯方面的欲望,久而久之他们也会对六四发生兴趣。

他解释说:“我觉得内地年青人,尤其是利用了互联网之后,他们寻求真相的能力与渴求是很高的。但不一定是指六四这事,因为对九十年代后出生,现在二十岁或以下的人,其实他们对于这段历史的认识,非常之少。所以不认识,也不懂得去寻求真相,这方面是比较弱一点。”

莫乃光说,随着中国年青人在社会问题上的言论越来越开放,他有信心这些年青网民会翻墙看外界讯息,从而慢慢地认识六四真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