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4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香港学者为普选定义争论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乔晓阳就香港政改争执中的普选概念首度发表谈话,表明普选应是普及而平等。但他补充说,应以实际情况落实香港的普选,更未有承诺香港立法会最终应取消功能组别议席。他的有关讲话,引起了香港学者们的争议。

香港政府于星期一正式向立法会提交2012年政改决议案,全体议员将于6月23日投票决定是否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乔晓阳于星期一当天下午在北京,就香港泛民主派近月来争取落实2017年选举特首与2020年选举立法会的普选定义发表讲话。乔晓阳首先开宗明义,说明普选应是普及与平等的。

*可为香港普选作出合理限制*

不过,他说,一如国际上的一般理解,法律可以对普选作出合理限制。他表示,世界上各国根据各自实际情况,采用不同选举制度,实现普选。 他说,所以香港未来的普选,也要考虑以下的现实条件。

乔晓阳说:“我认为,未来两个普选办法既要体现选举的普及和平等,也要充分考虑符合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地位,与香港特区行政主导的政治体制相适应,兼顾香港社会各阶层利益,以及有利于香港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

对于香港泛民主派争取最终要废除立法会中的所有功能组别议席,以达致他们认为的真正普选,乔晓阳也有所回应。

乔晓阳说:“功能界别,自从香港引入选举制度以来,就一直存在,要客观评价。我注意到香港社会对未来立法会普选时的具体制度安排还有许多不同意见,这完全可以通过理性讨论去凝聚共识,不应该成为通过2012年政改方案的障碍。 ”

乔晓阳的讲话再度引发学界对普选定义的激辩。香港城市大学公共与社会行政学系教授郑宇硕说,世上公认普选原则只有一人一票,北京中央政府不断改变普选定义,目的只有一个。

*中央没有意图给予香港人民主*

郑宇硕说:“一句说话,中央政府没有意图给予香港人有真正的民主,不断地设立关卡,不断地改变种种的定义,其实就是这样简单。”

郑宇硕说,乔晓阳提到香港日后普选需要顾及的条件,其实也是要保证立法机关权力受到制约,确保行政长官施政畅顺。他批评,乔晓所指的各阶层利益,也只是要保证富有阶级在功能组别立法会选举中,能多投一票,是欺负普通香港人的做法。

*乔晓阳说法符合国际标准*

不过,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香港大学法律系教授陈弘毅却表示,乔晓阳所肯定的普及与平等的原则,正是国际上一般公认为普选的一些标准。陈弘毅指出,立法会功能组别不管将来如何演变,也会符合普及与平等的原则。

陈弘毅说:“我想普及与平等这个选举权这个原则,是乔先生肯定了的。无论将来功能组别如何演变,无论是改革,或者是废除也好,我们也需要使这个立法会的选举制度,符合普及与平等的选举原则。”

*香港政治要为中国服务*

香港岭南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张泊汇也指出,尽管乔晓阳为普选附加的定义条件不一定代表了国际社会的共识,但是在香港特定的政治生态下,是可以理解的。

张泊汇说:“因为香港它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框架下,它的未来的政治发展,在某种程度上,要服务于中国整体的政治目标。”

张泊汇还说,普选定义并非绝对是一人一票。他指出,近来在国际间也有一种均衡参与论,与香港立法会功能组别存在的作用一致。

他解释说:“最近二十年有更多的西方学者,包括美国学者,开始在讨论所谓的共识民主 - consensus democracy。它就等同于某种程度的均衡参与。它就是说,其实基本在一个民主体制内,所有的阶层和集团,都应该有机会参与民主的决策,而不是说如果你没有赢得选举,就没有机会参加决策。”

*应用严格法律语言发表讲话*

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朱国斌也表示,理解中央政府为了顾及香港的现实情况,在普选定义上加上注释。但他说,他个人在这个议题上感到矛盾,认为中央政府可以做得更好,不要在谈论普选议题时,留下太多模糊空间,应让香港人对未来更有信心。他举例说,过往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有关香港2017及2020年普选的政制发展议案时,也只是用了“可以”普选的字眼。朱国斌说,若这次乔晓阳能用严格的法律语言发表讲话,增强外界对中央政府给予香港普选承诺的信心,这更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