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外资会否因工潮撤离中国受到关注


中国加薪工潮近来在各地不断蔓延,有关外资的去向也受到舆论关注。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从此将会走出廉价劳工产品时代,中国自身的品牌也应趁机提高素质,打入国际市场。不过,也有台湾与香港的厂商代表认为,他们是这次工潮的受害者。

自广东佛山本田零部件工厂工人于5月17日罢工,要求加薪以来,中国其他省份也发生了同类事件。其后,台资电子产品代工企业富士康,在发生了多起员工堕楼事件后,于日前宣布,将会再次调整中国员工工资。其中深圳厂房新员工通过试用期后,将获大幅加薪三分之二,达至月薪2000元人民币。富士康公司的这一最新举动,会否引起连锁反应,导致中国各地工人提出类似要求 ?在中国设厂从事生产的外资企业,又会否因工资不断上涨,从而部署撤资,离开中国大陆到东南亚国家?中国会否真正脱离廉价产品时代,迈向高科技产品,在国际市场争一席位?这些都是外界舆论最新关注的焦点。

*富士康加薪有标志性作用*

甲春秋传媒机构策略总监刘步尘在中国专门研究企业品牌策划与推广,曾经任职TCL集团彩电新闻发言人,是著名家电产业观察家。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富士康员工获加薪至月薪2000元人民币有标志性作用,意味着中国工人低薪的时代,早晚都会结束。

刘步尘说:“从长期看,我们中国工人的劳动力廉价这个状况,会逐步逐步的改变。对于中国社会的发展,中国的经济也在提升。那么对于我们的劳工来说,我们的劳工也应该成为我们经济发展的受益者,而不是旁观者。”

*外资在中国设厂有地利好处*

刘步尘还说,廉价劳动力的结束,肯定会提高外资企业在中国生产的成本,从而影响其利润。他说,外资会否撤资,目前言之尚早,但他们应该看到在中国设厂生产的益处,是在东南亚国家得不到的。

刘步尘说:“第一,中国市场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我们这些外资企业在中国市场大陆部署,它本身就可以把它的产品在当地市场进行销售。如果他们要把他们的工场转移到东南亚,比如越南、印尼、印度去,那么他们会发现,他们会失去一个很大的市场。当地的市场,和中国大陆市场的相比,恐怕太小。”

*中国品牌争一席位仍有漫长道路*

刘步尘表示,随着外资产品成本上涨与价格的提高,中国自身产品的竞争力将必增加。但他说,中国品牌要迈向高科技产品,在国际市场争一席位,还有一段漫长的道路要走。

他说:“中国的产品出到国际市场,目前仍然是以低档产品出现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自身的品牌非常不足。我们拥有的专利技术比较少,这也是阻碍了我们中国企业,包括我们的产品,走上国际市场的一个障碍。”

*香港中小型企业才是受害者*

对于被外界指责从事低廉劳动力密集的生产,部分在中国设厂的香港与台湾商人都不表认同。其中,代表香港中小型企业的中港中小型国际投资交流协进会会长赵志雄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们才是这次富士康加薪事件的受害者。

他说:“富士康你以前剥削的,早已经完全剥削了。我们没有剥削,大哥!我们没有呀!你以前最低工资也不给。你也不愿给,但是我们不是,我们一直给予工人也有一千四百、一千五百块。但是现在我们却受到牵连。”

赵志雄说,他自身在中国大陆从事生产纪念品的厂房已有员工表示不满现有薪金水平,要求加薪。对于有舆论指这次加薪事件可为中国工业转型,可以从低档的劳工密集走向高科技发展,赵志雄并不赞同。

他说:“你有什么可能是这样搞的?制衣不是密集工业吗?做鞋不是密集工业吗?电子也是需要人的。”

*台商希望提高施政透明度*

代表台湾厂家的中山台商协会副会长叶律松也说,尽管台商感受到要求工资增加的压力,但他们最大的困惑却是来自地方政府的施政不一。叶律松说,每个地方最低工资的标准不一,台商都不清楚其制订过程,现在希望地方政府能提高透明度。对于台商会否大批撤资,他说,还要看事态发展。

叶律松说:“目前来讲,还没有到这个地步。因为现在还不明朗,每个地区的工资也不一样,富士康是一个个案而已。那现在就看他们每个地方政府,他们怎么去做这件事。如果全中国都按照富士康的模式去定最低基本工资,那么要走的人太多了。那根本没有办法生存。”

中港中小型国际投资交流协进会会长赵志雄与中山台商协会副会长叶律松均表示,希望中国政府能在这次工潮中正视港、台两地商人在中国的利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