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建国史话(118):南军最后投降


谢尔曼将军

谢尔曼将军


亚伯拉罕·林肯总统领导美国走过了四年内战,但最终却没能亲眼看到战争的结束。1865年4月14号,林肯在首都华盛顿的福特剧院看戏时,被一名同情南方的激进分子刺杀身亡。

林肯遇刺时,美国南北战争其实已经见了分晓。南军将领罗伯特·李将军4月初宣布投降,另外几股南军部队虽然尚未投降,但他们势单力薄,根本无力还击,内战事实上已经结束。

南方当中一股在北卡罗来纳的部队,由约翰斯顿将军指挥。罗伯特·李宣布投降五天后,约翰斯顿要求跟驻扎在北卡的北军将领谢尔曼会面。

两人几天后见面时,谢尔曼提出跟罗伯特·李投降时同样的条件,要南军将士交出武器,保证不再参加战斗,做为交换,他们可以回家去。

然而,约翰斯顿拒绝接受。他表示,自己有权让南方的所有部队投降,但条件是,双方必须达成一项政治协定。两人次日再次谈判。谢尔曼耐心听取约翰斯顿提出南军的所有要求。

谢尔曼同意接受约翰斯顿提出的大部分要求,因为他相信,林肯总统愿意尽最大可能帮助南方。他曾亲耳听林肯说过,他愿意为南方各州回归联邦提供方便。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后,谢尔曼立即将协议送往华盛顿,请新总统安德鲁·约翰逊批准。协议似乎满足了南方提出的全部条件。

协议里规定,南军不用向谢尔曼投降,但是必须解散,南军士兵可以带着武器返回家园。他们要在保证书上签字,保证不再参加战斗,并且遵守联邦和各州法律。

谢尔曼说,做为交换条件,总统将承认那些保证支持宪法的州政府的合法性,南方各州恢复联邦法院,而且根据联邦和州宪法的规定,所有公民享受的政治权利都将受到总统和他本人的保护。谢尔曼还说,只要南方人和平地过日子,遵纪守法,就不会受到联邦政府的干预。

约翰逊总统

约翰逊总统


约翰逊总统召集内阁会议,商讨谢尔曼签署的协定书。战争部长斯坦顿和其他内阁成员坚决反对协定内容。他们认为,谢尔曼无权跟南方达成任何形式的政治协议。约翰逊总统因此否决了谢尔曼签署的协定,并表示,约翰斯顿的部队必须在48小时内投降,否则就要被彻底消灭,投降条件不能比给罗伯特·李将军的条件更优惠。

约翰斯顿将军

约翰斯顿将军


约翰斯顿最后还是决定投降。他的部队4月26号放下武器。接下来,南军其它部队也纷纷投降,士兵们开始返回家园。他们当中很多人怨气十足,他们想继续打下去,跟北方佬打游击战,但是南军大部分指挥官不同意。很多军官劝说部下认输。骑兵将军弗里斯特在告别讲话中说:

“现实很清楚,我们输了。继续打下去是愚蠢的。我们试图建立的政府已经跨了。刚刚过去的内战,势必引起仇视和怨恨,我们必须把这种情绪放在一边,不论你们的责任是什么,都应该像男人一样去面对。你们都是好战士,也一定会是好公民。”

邦联政府垮台后,邦联总统戴维斯逃往南方,准备跨过密西西比河,重组一支邦联部队,如果失败,就逃往墨西哥。

戴维斯逃跑正是林肯希望看到的。林肯觉得,惩罚戴维斯只会加剧仇恨情绪,让南方的重建工作更加困难。但是约翰逊总统跟林肯的看法不一样。他认为,戴维斯肯定参与了刺杀林肯的阴谋,所以一定要将他缉拿归案。

联邦士兵1865年5月在华盛顿大阅兵中游行

联邦士兵1865年5月在华盛顿大阅兵中游行


5月10号,联邦士兵在乔治亚南部抓到戴维斯,将他押送回维吉尼亚的门罗城堡。戴维斯被关在那里好几个月,重兵把守,但是始终没有出庭受审,最后于1867年获得了释放。

5月下旬,15万名联邦士兵来到首都华盛顿,代表北军全体官兵,参加大规模游行,庆祝胜利。游行持续了两天,士兵中很多人都参加过在布尔溪、弗雷德里克斯堡、安蒂特姆、葛底斯堡和阿普马托克斯的战斗;谢尔曼的手下则经历过在西部的夏洛、维克斯伯格、亚特兰大等战役。游行士兵骄傲地从总统和政府官员面前走过。

从国会大厦到白宫,沿途挤满了欢呼的人群,一个小时接着一个小时,游行士兵陆续走过,华盛顿从来没有举行过规模如此盛大的庆祝活动。每个游行方队都有自己的鼓乐队,都举着自己的战旗,一些方队骄傲地举着在激战中撕得七零八落的旗帜。

直到第二天下午,最后一队士兵从白宫前走过,这次胜利大游行才宣告结束。战旗被收藏起来,鼓乐声也安静下来。战争终于结束了。现在,人们可以来清点一下这场战争的代价了。

四年内战挽救了美国联邦,北方的胜利回答了各州是否有权退出联邦的问题,也让困扰美国多年的奴隶制度的问题有了最终结论。但是与此同时,这场战争也带来了惨重代价。南北双方共有六十多万人战死疆场,还有几十万人受伤,很多人落下了残疾。

北方的战争开支几乎多达35亿美元,南方损失也相差无几。由于南北战争的主要战场在南方,所以战争造成的伤害也集中在那里。数以百计的大小城镇遭受创伤。亚特兰大等城市还被北方军彻底摧毁。

人烟稀少的地区同样受到了战火的蹂躏。北方军横扫南方地区,所到之处,一片狼藉。农舍和房屋被一把火夷为平地,牲口和粮食能拿走的拿走,拿不走的一律烧毁。

南方的交通系统受到的破坏最为严重。北军士兵摧毁了大部分铁路。南方为数不多的几列没有被缴获的火车也都使用过度。渡船全部被毁,道路和桥梁也都破烂不堪。

南方没有重建的资金。商人和富裕的地主把钱买了南方邦联的债券,如今已经一文不值,南方的战争债务根本无法偿还。除此以外,还有四百万获得解放的奴隶的问题。他们自由了,但却无法生活,需要工作机会和技能培训。

南方人面对未来,困难重重。他们打了败仗,经济遭到破坏。很多地方没有吃的,人们饥肠辘辘。农民没有种子和牲口,无法播种。南方没有钱用于重建。与此同时,华盛顿的共和党激进派还要求严惩南方,无异于雪上加霜。

激进派共和党人不仅不愿意给南方援助,反而要求政府把南方人的财产卖掉,用来偿还北方的战争债务。本来就是南方人的安德鲁·约翰逊总统反对这种过激的计划。在重建南方的问题上,他有自己的计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