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澄清米兰达权利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最近做出的一项判决,被很多分析人士认为从此有可能改变美国警察讯问犯罪嫌疑人的程序。这一判决对自1966年以来美国法律给予犯罪嫌疑人的保持沉默的权利做出了澄清。

在美国,犯罪嫌疑人被捕后,警察对他进行讯问之前通常会告知他,他有保持沉默和聘请律师的权利。如果警察没有这么做,犯罪嫌疑人向警察所说的任何话都不能在法庭上作为证明他有罪的证据。这个权利被称为“米兰达权利”,这是联邦最高法院1966年在对一起刑事诉讼的判决中确立的。几十年来,它已经成为美国警察在讯问嫌疑人之前所必须履行的程序。

但是,联邦最高法院最近在对另外一起刑事案的判决中对这一权利做出澄清说,即使警方宣读了“米兰达权利”,犯罪嫌疑人在接受讯问前若没有清楚地告诉警察他不想说话,他和警察的谈话就有可能在法庭上用作对他不利的证据。

这起案子发生在2000年的密西根州,被告汤普金斯在商场外开枪打死一名青年。警察在讯问汤普金斯之前向他宣读了“米兰达权利”。讯问到2小时45分钟时,警察突然问汤普金斯:你相信上帝吗?汤普金斯说相信。警察又问:你有没有祈求上帝赦免你开枪打死那个男孩的罪呢?汤普金斯说,有。这些话后来作为有效证据提交法庭。汤普金斯因判犯有谋杀罪而被判无期徒刑,不得保释。

汤普金斯的辩护律师伊利莎白·雅格布斯称,汤普金斯在近3小时的讯问中有很长一段时间是保持沉默的,他实际上已经按照警察宣读的“米兰达权利”在行使自己保持沉默的权利了。但是,警方仍穷追不舍地进行讯问,这种作法是违法的。

雅格布斯说:“我们辩护说,警方没有尊重被告保持沉默的权利,因此违反了宪法第五条修正案赋予他的权利。(根据宪法第五条修正案,任何人不得在任何刑事案件中被迫自证其罪),并侵犯了我们所说的‘米兰达权利’。警察实施逮捕后,在讯问之前,必须告知嫌疑人有保持沉默和聘请律师的权利。我的当事人正是按照警察所说的行使了这个权利。”

但是,代表密西根州政府的密西根司法部长的发言人乔伊·耶奥特表示,由于被告从未明确表示希望保持沉默,因此,根据“米兰达权利”的规定,他和警察的讲话可以作为有效证据提交法庭。

耶奥特说:“如果被告说他不想讲话,警察的讯问就到此结束,因为他已经正式行使其保持沉默的权利了。警察也无须继续呆下去猜想他是否有话要说。根据美国宪法,警方不能使用逼供强迫被告讲话,也不能为了让被告交待而虐待他,例如不给水喝,不给饭吃,不让睡觉等。被告一旦选择保持沉默,警察就没有任何对他不利的证据提交法庭。 ”

设在加州的美国刑法法律基金会的法律主任肯特·谢德格对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表示赞许:“这个判决对警方讯问犯罪嫌疑人的程序,也就是他们什么时候可以讯问,什么时候不可以讯问做了进一步澄清。我认为这是一个负责任的、谨慎的和正确的判决。这名被告当时并没有受到逼供,他自愿做出了声明,而且他的确也杀了人。”

但是,汤普金斯的辩护律师雅格布斯担心,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会减少对公民宪法权利的尊重:“这个判决对于清楚知道自己的权利、在被讯问时确定自己与警察平起平坐的被告,可能不存在问题。但是,大多数人一旦被关押在一间小屋子里面对警察的讯问时,说话都变得不自信了。有些人,特别是少数族裔和女性 ,往往说话不是那么理直气壮。因此,这个法律偏向于那些受过良好教育、几代都是美国公民的人以及男性。”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教授查尔斯·维瑟尔伯格也指出,对犯罪嫌疑人来说,联邦最高法院的这一判决使“米兰达权利”失去了它原来的效力。

维瑟尔伯格说:“这个判决造成的影响是,从此以后,警察就更不大可能直接询问嫌疑人是否愿意放弃保持沉默或咨询律师的权利了,相反它促使警察在宣读了米兰达权利后,马上就进入讯问犯罪嫌疑人的程序。犯罪嫌疑人一旦回答了警察提出的问题,他们的谈话很有可能作为有效证据提交法庭。”

前不久,纽约时代广场未遂炸弹爆炸事件嫌疑人费萨尔·沙赫扎德的被捕,同样引发了人们对“米兰达权利”的激烈辩论。在应不应该给予一个在美国出生的恐怖嫌疑人“米兰达权利”的问题上,自由派人士希望保持不变,而很多保守派人士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主张剥夺他们的这个权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