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2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核燃料泄漏引发监察争议


中国深圳大亚湾核电厂上个月发生核燃料泄漏事件,事件至本星期一6月14日晚上被媒体披露才向外界公开。核电厂股东之一、香港的中华电力随后发表声明,强调泄漏事件不影响公众安全。香港一些反核人士不满有关方面对这次事件的处理,呼吁厂方接受公众监察。也有知情者认为这次泄漏事件程度轻微,不必小题大做。

新闻媒体星期一晚上报导了上个月的那次泄漏事件之后,大亚湾核电厂股东之一、香港的中华电力公司发言人星期一晚上表示,5月23日大亚湾核电站二号机组反应堆的冷却水,其放射性碘核素和放射性气体均出现轻微上升,经分析初步判断,有一根燃料棒存在微小泄漏,专案小组现正跟进及监测有关情况。香港立法会议员、大亚湾核电站安全咨询委员会主席何钟泰在事件曝光后接受了香港有线电视的电话采访。他引述厂方指,暂时没有必要更换有关的燃料棒。

*更换燃料棒没有迫切性*

何钟泰说:“没有迫切性,而且是非常轻微,很微小的一些所谓泄漏。它(核电厂里)有很多燃料棒的。我记起有157个组,每个组也有很多支。有很多的,在它最内里的。我记起他们以前答复过我们的问题时说,每次可以换约三份之一。届时,到时候,便会自然更换的。”

大亚湾核电站按规定需主动向中国国家核安全局及大亚湾核电站核安全咨询委员会,就其运作情况作定期汇报。在上星期四的定期会议上,厂方主动向安全咨询委员会成员汇报泄漏事件。报导指,委员会成员也曾表态关注事件,促请厂方尽快提供事件调查报告。不过,事件延至星期一晚上才被媒体的报导所公开。

*反核人士对事件感惊讶*

冯智活牧师是香港早年八十年代积极投入反对兴建大亚湾核电厂的社会运动发起人之一。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对这次事件感到非常惊讶。他说,这次事故说明了当年中国当局有关兴建核电厂的对外公开事故承诺完全没有兑现。

冯智活说:“今次当然不满意,今次是大还是小呢?对方说小;我们当然说是大的。若等到有幅射泄漏出来才说是大,那时候便真的是一件很大的事故了。标准在那里?这是很主观,你能否肯定(泄漏物质)厂房永久几十年也不会漏出来?”

*应让公众人士参与监察加强问责*

冯智活说,在九十年代初期大亚湾开始运作时,中华电力公司也曾密切定期汇报香港立法会有关厂房运作的最新情况,但后期则停止了。他表示,任何幅射泄漏都是意外事故,都必须对外公布。冯智活批评,若这次没有媒体报导事件,香港政府也可能被蒙在鼓里。他还说,大亚湾核电站核安全咨询委员会的港方委员,纵使在上星期四的定期会议上未能知悉事件全部真相,但他们也有责任向外公布。他说,事件反映了他们无需向公众负责,有隐瞒的意图,厂方当局有必要重组这个委员会,让公众人士参与,加强问责性。

冯智活说:“现在的问题是没有公众人士可以参与,完全是一个密封的委员会,政府也没有参与,完全是一个私人机构的运作。这便是我们一开始时所担心的问题。现在政府也很被动的,只有依靠厂方所说的,没有人亲身到现场看。你要信的就信,不信就算吧!”

身兼工程师的公民党副主席黎广德也赞同这个见解,并要求香港政府公布相关文件,向公众交代。

*何亮亮:严格来说不是一次核事故*

不过,大亚湾核电站核安全咨询委员会的其中一位港方委员何亮亮对美国之音表示,严格来说,这次不是一次核事故。他理解香港舆论高度关注这次事件有其历史背景。

何亮亮说:“我想这样说吧!香港非常关注这样的事情。因为以前香港发生过反对核电的运动,就是怕核电不安全。所以,香港人、香港舆论对于核电站的任何一点事故,都会高度关注。就算是小题大做,也是可以理解。”

何亮亮并说,基于香港的反核历史背景,应否对香港公布核泄漏事件,应由大亚湾核电厂的股东之一中华电力公司来决定。

何亮亮说:“但是我想应该由中电自己来决定。他们肯定比大亚湾,比中国方面更加了解香港的舆论。但是从我开会当时得到的情况来看,那确实是一件很小的事故。”

*香港保安局:辐射数据无异样*

香港保安局发言人表示,香港天文台监察数据显示,上月23日至星期一的辐射数据均无异样,而此次泄漏事件对核电安全不构成任何影响,根据目前的机制,中华电力公司毋须即时通报香港政府,但政府已要求中华电力稍后提交详细事件报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