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富士康效应发酵 加薪潮涨势扩大


中国从今年春节前后开始的外企加薪潮,在深圳富士康不久前大幅度加薪效应的推动下,有在珠三角地区蔓延并向其他地区扩展的趋势。

由于近年来在珠江三角洲地区逐渐出现“民工荒”,在今年春节前后,许多企业开始给员工加薪,希望能留着他/她们。而6月的广东中山本田制锁厂工人罢工抗争式加薪、深圳富士康在出现员工“12跳”连续自杀以后的安抚式大幅加薪,进一步推动了珠三角地区代工厂的加薪潮,并有向其他地区扩散的趋势。

据报导,在广东本田几家配件厂工人持续18天和平罢工,要求增加工资的同时,作为全球最大手机免提听筒制造商的台湾美津实业在深圳的厂区6月6日也发生部分员工停工抗议,最终以工人基本工资从每月900元上调到1050元收场。

另外,在厦门的台资好又多在富士康效应以及缺乏员工的压力下,也跟进给基层员工上调工资200元。同时,国有企业中国人寿的厦门公司从6月开始,对新招聘业务员实行底薪制,改变保险业务员不设底薪、收入主要靠业绩奖金的作法,开保险业之先河。

*分析:工人工资提高是必然*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创办人之一的中国知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人口结构和劳动力供给的变化,工人工资提高是必然的,是件好事。

他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情。过去十几年,中国工人的劳动生产率提高了至少一倍,但他们的工资增长得很少。说老实话,是欠了他们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劳动力供给非常充足,工资长不起来,这是一个市场配置的结果。现在情况开始变了,各地方都出现了民工荒,劳动力开始在短缺。而且这个现象也不是今年,我估计明年、后年越来越严重。这是一个人口结构的变化必然的趋势。”

知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表示,中国要发展,扩大内需,不能永远靠低工资。目前中国工人具备了走高技术、创新发展的素质。

他说:“中国改革的最终目的,不是永远靠劳动力密集的低工资来发展的。这么发展永远是一个穷国。我们要变成一个发达国家,工人的工资肯定要大幅度往上长。对企业讲,这会造成它们的困难。但是,也应该看到,中国现在的工人都是80后的人了,他们有比较高的教育,也懂得些法律,知道维权,他们现在也要争取一个比较平等的谈判地位。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中国的经济不能靠低工资,要靠高附加值。现在的新工人有这个条件,能掌握比较复杂的工艺。中国一直说消费不足,工资少当然消费不足。我们完全有条件提高工资,增加附加值,走高技术、创新、高管理水平、高度分工和专业化,走上这条路。”

茅于轼先生表示,尽管加薪潮是正常的,但是,这需要一个过程,要给企业一个适应和调整的时间,否则,会出现更大的社会问题。

他说:“富士康的加薪我觉得有点离谱了,长60%那哪个企业也受不了。一方面,这个变化是好现象,但也不能走过头。这个过程是一步一步完成的,一步跳过去那是做不到的。要让企业有个调整的机会,你一加加60%,许多企业根本调整不过来的。企业需要调整的,或者你关门、转产、改变产品的结构,改变市场,这都需要做许多工作,要有个调整的时间。”

有分析认为,近年出现的民工荒,工人自觉的抗争以及企业被迫提高工人工资,正在加速具有“世界工厂”的珠三角和其他地区的低劳动力成本发展模式的消逝。而另一方面,加薪潮的蔓延也迫使一些不愿加薪的企业忙着寻找出路,将企业和工厂迁往目前劳动力相对低廉的内地地区和其他发展中国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