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北京三维权人士分享“喝茶”之道


在中国,很多维权人士都曾有过当局邀请他们喝茶的经历。一些新手对这样的喝茶邀请感到恐惧,老手们当中有些人识破了当权者的骗局而拒绝邀请,有的人则认为当局请喝茶是官民良性沟通的一种方式。在今年的端午节,北京三位维权人士分享了他们独特的喝茶之道。

*王荔蕻:去年端午节第一次被喝茶*

对北京市民王荔蕻来说,被当局请去喝茶已是家常便饭的事。这位奔波于各地的维权人士说,前前后后有很多次这样的经历,但第一次被当局叫去喝茶正好是去年的端午节。

王荔蕻说:“也是去年端午节。我们当时正在声援邓玉姣,我们是公民正义观察团的。我们到湖北大厦,想给他们递交一份夏霖律师写的一份关于邓玉姣的材料。然后他们就把我们控制起来,说到湖北大厦里面去谈一谈。”

*刘安军的经历:有得喝还有得吃*

另一位老北京刘安军现在也是个喝茶老手。2003年他在强制拆迁中被打成残废,但仍然在为自己、为别人维权,因此惹来了很多麻烦,也因此拥有了许多次被当局邀请他喝茶的经历。他还记得当初住在北京市宣武区的时候被喝茶的初始经历,而且不光有得喝,还有得吃。

刘安军说:“我原来在北京城里宣武区的时候,派出所常请我喝茶。喝茶就是吃饭,跟他们一桌饭。在什么情况下喝茶呢?就是当美国、欧联盟的一些政要,一些领导人和总统,还有人权官员,他们来到北京的时候,这个时候就赶紧找你喝茶。”

*刘安军:很少再接受喝茶邀请*

刘安军两年前搬到了丰台区,还发起了专门为外地访民提供帮助的阳光公益行动,因此惹来了更多的麻烦,也接到了更多来自丰台区和宣武区公安分局和派出所甚至北京市国保人员的喝茶邀请。不过这年头,刘安军说,几次上当受骗之后,他已经很少接受这样的邀请了。

刘安军说:“平常跟我接触的比较温和的一些人用骗的手法,说我们一块坐一坐,吃顿饭,聊一聊。我说,聊什么呀,我不吃。他们又说,唉,坐一坐吧。到了那儿呢,他们会说,你最近不能出去了。我说,凭什么呀。他们又说,没有别的事,我们是不是出去玩玩。他们说,带我出去转一圈。我说行。出去以后他们就把我绑架了。 ”

*王荔蕻:喝茶也要有条件*

今年五十五岁的王荔蕻说,要维权就得快乐维权,因此她并不拒绝官员的所有喝茶邀请,但也不必照对方的条件去喝茶。

王荔蕻说:“我还没有到派出所喝茶的经历。他们想过来,到我家,但是我说,在我家不行。我不愿意他们到我家,然后就到我家附近招待所之类的地方喝茶。但是我从来没喝过他们的茶,我每次去都自己带水。”

*李劲松律师:喝茶可能有助于官民互动*

为环保人士胡佳和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担任过辩护律师的北京律师李劲松也有过很多次被北京市司法局和派出所邀请喝茶的经历。他说,当局邀请某人去喝茶并不是一个法律行动,被邀请者可以拒绝喝茶。不过,这位喝茶老手说,喝茶可以是官民良性互动的一种方式,被邀请者大可不必怀有太多敌意。

李劲松说:“我觉得喝茶,作为一个权力部门来说,是一种良性或理性的显现,或者说一种善意的表现。其实,作为有强权的人来说,他用他的强权就能做很多事情,你也拿他没太大办法。他请你去喝茶,就已经把自己的强权地位降低了一部分。但是谈话过程中那种语气和内容往往还是带有一种强制性色彩在里面。这两方面是矛盾对立的,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调和的。”

*王荔蕻:请你喝茶是为了控制你*

对于李劲松律师所说的官员请喝茶显现了官员希望良性互动的姿态,前两位维权人士都表示不能认同。

王荔蕻说:“喝茶这件事情本身就不友善。我们说喝茶是被喝茶。可能更高层用下面的片警和国保这些基层人员去做这个事情。它喝茶的意思,一是要了解你,还有一个是要控制你。它跟我们朋友之间去喝茶的那种沟通是不一样的。”

不过,拥有丰富经验的三位北京喝茶老手都说,维权人士只要守住自己的底线,合法维权,那就不必害怕接到国保和公安的喝茶邀请。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解密时刻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