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年青夫妇生育意愿起变化


一项最新调查发现,在中国主要城市生活的年青一代,在面对生育问题时,会比上一代更为实际,考虑更多现实因素。有学者分析,生活压力迫使他们仔细计算生育成本,理性面对养育下一代的责任问题。

*一线城市夫妇月入八千才愿生育*

零点研究咨询集团日前发布最新的这项《中国城市和农村居民生育意愿调查》显示,在目前未生育子女的受访者中,不论城市还是农村,都认为有一定经济基础和有自己的住房是生育子女的两大前提条件。其中,在北京、上海和广州等一线城市,受访者认为,一对夫妻平均需要每月收入达到8,078元人民币,才会考虑生育。武汉、哈尔滨、太原、西安等省会城市受访者的心理底线是5,169元;县城地区则是4,454元。

*生育需考虑多种因素*

负责这次调查的零点研究咨询集团分析师姜健健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相比上一代,当今中国年青人在面对生育问题时,都会考虑很多现实因素。他说,尤其是在一线城市生活的夫妻,每月收入水平并不是唯一的衡量生育指标,他们还需把种种生活压力计算在内。

姜健健说:“我们理解就是生活压力的问题,就会可能很多,有教育压力、养老压力、工作压力等等,各种压力都这样。可能大家会觉得,生育的话,必需有这样几个前提。不仅经济基础,还有别的问题,就是说夫妻心理健康、 感情稳定等。”

在生育年龄上,已生育受访者的实际生育年龄与预期中最佳生育年龄基本上比较吻合,分别为25.1岁和25.3岁。未生育受访者的计划生育年龄,则明显要晚于预期中最佳生育年龄,为27.4岁,大概晚了2.1年。 姜健健说,各种生活压力,导致中国年青一代夫妇调高了实际生育年龄,这都是对养儿难的一种反应。

*一胎化影响已不是最重要*

有舆论指出,在北京、上海与广州等一线城市的生活压力大,在这些城市生养育孩子的成本也相对大。香港科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助理教授陈允中对此表示认同。他说,特别是在大城市,中国政府实施多年的一胎化政策,已不再是年青夫妇考虑生育的主要因素,生育后带来的责任与承担议题,才是最重要的。

陈允中说:“普遍的理解是这样,有没有一胎化政策,都不是很重要的。因为大家都不敢生小孩。只有很有钱的人,才讨厌一胎化。一般的家庭是,有没有都没有所谓。”

*不想孩子成为另一个债主*

最近到过上海的陈允中说,当地的物价水平己追近了香港,但当地的平均工资水平还与香港存在着一段差距,可见当地的生活压力相当大。他表示,很多夫妇已为高涨的房价烦恼,不愿为房地产商欠债,他们更不想生下一个小孩,成为另外一个债主。

陈允中说:“就是跟香港人考虑一样。就是说在大城市,都很类似的。比如香港人会考虑,养一个小孩到念完大学就要四百万,压力这么大,对不对 ?中国一样,香港一样,就是说一辈子还债就好了。带一个小孩,就等于像买一个房子。我本来就买一个房子,再养一个小孩,就是两栋房子,那不是我一辈子都不用活了?帮地产商打工?”

根据目前的政策规定,夫妻均为独生子女允许生两个孩子,不过这次调查显示,在城镇地区的已婚受访者中,即便夫妻俩人均是独生子女,也仅有百分之四十二点七表示希望可以生两个孩子;另外有百分之五十六点二表示只愿意生一个孩子。 在目前未生育的相对年轻居民中,表示希望生两个孩子的有百分之四十三点二。

香港科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助理教授陈允中表示,大城市年轻夫妇的生育意愿变化,不会在短期内影响整体中国人口结构。他说,中国农村人口仍然庞大,将来中国人口增长会否明显减少,还将取决于城市化的速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