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墨湾漏油事故后中国拟扩大深海油气钻探


墨西哥湾漏油事故发生之后,奥巴马总统下令禁止近海石油钻探六个月,全球海洋石油公司也纷纷增加安全防范措施。但中国国营公司计划扩大深海油气钻探项目,两艘深海钻探“巨舰”正在建造,计划年底交付使用。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董事长傅成玉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说,公司今年计划在南中国海开始九个深海钻探新项目。为此,公司投资将近22亿美元,建造深海钻探船。第一艘“海洋石油201”今年5月在江苏如皋出坞,准备交付;第二艘“海洋石油981”正在上海建造,计划年底交付使用。

*深海进军*

傅成玉说,中海油对近海石油资源的开采将从浅海向深海转移,最深可达3000米。“海洋石油981”有45层楼高,最大作业水深3050米,钻井深度1万米,可抗超强台风,被称为海洋工程项目的“航空母舰”;“海洋石油201”据说是世界第一艘同时具备3000米深水铺管能力、4000吨起重能力和第三代动力定位系统和自航能力的作业船。两船交付后,中海油深海探油能力会得到提高。

美国能源部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中国能源小组副主任范得维(David Fridley)说,中海油深海开发策略,是中国能源安全战略的一部分。

他说:“中国陆地产油量已经到顶,发展潜力不大,这就是他们开始进军深海石油的真正考量,中国还想获取巴西的深海盐下含油气(subsalt oil)。所以,他们肯定正想办法增加在此类钻探环境中的经验。”

*李嘉诚帮助勘探*

中海油在南中国海的深海油气开发还处于起步阶段,目前以天然气为主,依赖外援。中海油参与的最大合作项目“荔湾”区块,就是李嘉诚旗下的加拿大哈斯基能源公司(Husky Energy)发现的。哈斯基近日宣布,公司西方大力神(West Hercules)深海钻探平台在南中国海又发现一座深海油气井,起名“流花29/1”。

哈斯基公司发言人斯帕克斯(Adam Sparkes)说:“‘荔湾’是东南亚沿海最大的油气田发现,这口井(流花)是哈斯基使用‘西方大力神’平台在当地总体计划的一部分,目的是验证当地的蕴藏量。我们从这口井搜集的资讯对我们全面了解‘荔湾’区块十分重要,对准备开发很重要。”

傅成玉说,南中国海天然气开发的主要技术挑战是铺设海底输气管道,因为当地海沟很多,而且洋流很急。

范得维认为,南中国海是开放型海域,铺设海底管道缺乏先例。墨西哥湾等海域有输气管道,但以浅海短距离为主。南中国海海底管道铺设难,船只输送需要海上液化或压缩处理,增添了新的困难。

他说:“墨西哥湾容易受到飓风的影响,但不是开放海域。南中国海海底地形复杂,长距离铺设水下输气管道缺乏工程范例。而用油轮等运送天然气,你必须先进行液化或者压缩处理才行。”

*吸取教训,安全第一*

墨西哥湾漏油事故发生之后,几乎所有的石油公司都提高警觉,采取对策。中海油副总经理周守为对媒体表示,此类事故应该可以避免,但由于技术所限,一旦在深海发生事故,还没有成熟的技术可以解决。他又说:“海上、特别是深水油气发现对未来我国及全球石油资源接替意义重大,不能因为墨西哥湾事故发生,就否定和停止深水油气开采。”

范得维认为,深水天然气开发风险同样严重,中国应该吸取教训,技术成熟后再投入开发。

他说:“墨西哥湾事故中,事故的第一个征兆就是高压瓦斯进入钻管。管道一旦破裂,瓦斯一旦遗漏,天然气是高度可燃物,又是甲烷。从气候变暖角度看,甲烷的危害是二氧化碳的25到27倍。从技术危害角度看,天然气开采与石油相同。”

中海油6月18号宣布,向美国丹文(Devon)能源公司支付5.15亿美元,收购丹文公司南中国海13/34天然气区块的24.5%的权益,使中海油在当地的权益增加到75%,这个区块目前总产量每天4万9千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