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教师面临几十年来最低迷就业市场


马里兰大学教育专业毕业生比安卡.阿尔珀斯坦

马里兰大学教育专业毕业生比安卡.阿尔珀斯坦

教师在美国一向被认为是一个十分稳定的职业,不大容易受到经济波动的影响。但持续的经济衰退不仅使很多教师面临下岗的危险,也令大批师范专业的毕业生面临毕业即失业的境地。一些毕业生为了能找到一份工作,甚至不得不考虑暂时放弃教师的职业。

*师范毕业生找工作难*

比安卡.阿尔珀斯坦(Bianca Alperstein)是马里兰大学教育专业的研究生。再有不到两个星期,她就将毕业获得硕士学位。从今年2月开始,比安卡就一直在努力寻找一份教职工作,但直到现在她投出的简历都如同石沉大海,杳无音信。“我是马里兰大学的研究生。还有两个星期我就将完成(学业),获得教育硕士学位。我的方向是艺术。”她说:“我申请了蒙哥马利郡、乔治王子郡和纽约市一些学校的教师职位,但这三个地区的学校目前都不招聘。我还申请了纽约市的特许学校的职位。但是,现在我只能是希望能有好运。”

马里兰大学教育专业毕业生比安卡.阿尔珀斯坦

马里兰大学教育专业毕业生比安卡.阿尔珀斯坦

像比安卡这样有相似经历的师范专业毕业生在全美国比比皆是。纽约时报上一篇文章报导说,纽约州一所高中收到了全美各地寄来的3000多份申请,竞争七个教师职位。就连以往很难招到应聘者的特殊教育领域一个职位也轻而易举地就能收到数百份应聘材料。不仅如此,学校官员和教师工会领袖估计,到明年全美会有超过1万5000名教师失业。这一数字将超过美国历史上任何时期。

马里兰大学教育学院课程与教学系教授苏珊.德普拉切(Susan DePlachett)表示,在往年很多学生在毕业前就已经找到工作。她说:“这是我在教育领域的第41个年头。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像今年这个样子。在过去,华盛顿地区周边的学校都会开出他们所说的‘开口合同’。意思就是,这些学校会对毕业生说,‘我们学校想跟你签一份(工作)合同。我们保证会给你一份工作。’所以很多学生从2月、3月或者4月,没毕业前就和学校签了工作合同。”

马里兰大学教育教授苏珊.德普拉切

马里兰大学教育教授苏珊.德普拉切

*学校财政紧张是关键原因*

从中国来美攻读教育学硕士的刘玉涛目前也正在寻找一份中学里的中文教师职位。刘玉涛来美国前在中国有12年的教学经验,她在求学期间还在首都华盛顿地区的一所中文学校兼职教中文。她说,教师找工作难的根本原因是学校经费紧张。“每次问他们,他们就说,他们也不知道。现在其实最大的困难就是钱的问题。主要是州里面(教育部门)他们不知道他们能拿到多少钱,或者说可能会没有钱。他们也要等,看钱能拿多少,然后才能决定。”

然而学校经费短缺似乎只是问题的开始。由于经济形势难有好转,很多已到退休年龄的教师选择继续留任。这就又挤掉了一些本来就已经十分紧缺的教师职位。马里兰大学教育学院的德普拉切教授介绍说:“由于学校正在面临的预算削减问题,校方就得缩小教师团队。正是这样,学校教师团队内部就出现一些问题。这个时候教师的年龄资历就成为一个重要因素。一个老师从一个岗位上下来后,因为资历的原因他可以去把另一个岗位上的人挤掉。所有这些都必须得到解决后学校才能开始考虑招新人。”

*应聘者竞争激烈*

除此之外,教师工作岗位的稀缺同时也使得应聘教职的过程变得更加复杂、竞争更加激烈。现在,应聘者在通过电话面试、现场面试后,往往还要到课堂进行10分钟的试讲,通过后可能还需要再接受校长的电话面试。其过程堪比大学招聘教授。

马里兰大学教育专业毕业生刘玉涛

马里兰大学教育专业毕业生刘玉涛

来自中国的教育专业毕业生刘玉涛讲述了她自己的一段应聘经历。“然后我就去应聘DC(哥伦比亚特区)的学校,经过了他们第一轮的面试,是电话面试。然后是第二轮的面试,要去上一节10分钟的课。第二个面试也过了,然后就是让校长面试。不久就有一个校长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去面试。我就去面试了。他当时跟我说,面试后你要想知道你的面试情况就写e-mail,我就给那个人e-mail两次了,他就一点音(信)也没有回我。”

*一些毕业生考虑转行谋生*

就像是刘玉涛的情况那样,很多求职者即便能够过五关斩六将,通过全部面试和考核,他们最后可能还是发现,理想中的教师职位仍然与他们相距甚远。

面对如此严峻的就业形势,很多教育专业的毕业生为了谋生而不得不开始考虑转换其它职业。马里兰大学的比安卡说:“我还申请了一些我能胜任的非教师工作,比如行政助理什么的,任何我有可能找到工作的职位我都申请了,算是个备选。我想做好准备,如果我拿不到一个教师的职位的话,我至少能有一份工作,能有收入、付账单,养活我自己。”

比安卡说,现在凡是能找到教师工作的人一般都是得通过一些社会关系。“找(教师的)工作越来越难。那些能够找到工作的人一般是通过关系。否则如果你就是自己闯的话,就特别难找到工作。我觉得如果没有什么变化的话,找(教师的)工作只会更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