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我有两个妈妈”


今年27岁的丹妮尔·赛尔伯特和任何一个优秀毕业生一样,从著名大学毕业并且有一份好工作。不过赛尔伯特有两个妈妈,她的妈妈们是一对相爱的同性伴侣。在这样的家庭中成长,她究竟遇到过什么经历?和她有相同背景的孩子,会有什么样的困惑?

丹妮尔·赛尔伯特微笑着,翻开自己的家庭相册,和所有美国家庭一样,她们也会一家人到海滩度假,去游乐园玩,开生日派对,在圣诞节和感恩节等传统节日一家团聚。不过她的家庭十分庞大,除了21岁的弟弟之外,还有两个妈妈和4个爸爸。赛尔伯特和弟弟是同性伴侣苏珊和丹娜的爱情结晶。

赛尔伯特的妈妈苏珊和丹娜相爱之后,两人都很希望有个孩子。她们1979年参加首届华盛顿同性恋权利大游行时认识了另外一对同性恋伙伴彼利和克里斯,并很快成为好友。两对情侣筹划了好几个月,通过女方其中一人和男方其中一人人工受孕生下了赛尔伯特。6年后,他们又以同样的方法生下了弟弟艾维。在赛尔伯特和弟弟成长的过程中,又有一对同性恋伙伴加入这个家庭,共同照顾这两个孩子。不过,主要的父母职责落在了两个妈妈苏珊和丹娜的身上。

赛尔伯特从小就不觉得有两个妈妈有什么不同。直到上中学,有些同学会开同性恋玩笑,或者用同性恋来骂人。这些身边发生的事情让赛尔伯特开始发现自己家庭的与众不同。赛尔伯特说:“你知道,因为社会上,尤其是美国社会媒体对家庭的描述非常局限,他们定义了家庭的概念和构成。于是,当你自己的家庭不在这些定义的范围内,我想这让人们,尤其是孩子由于他们家庭的不同而感到羞辱尴尬。”

赛尔伯特接着说,有意思的是,不光是同性恋的下一代会遭遇这样的尴尬,很多其它家庭也会有这样的问题:“比如单亲家庭、跨国跨文化婚姻还有第一代移民等家庭的下一代都会遭遇这样的问题,我有很多朋友就来自这样的家庭,他们就因为自己的家庭和媒体描述的不一致而感到困惑和羞辱。”

像丹妮尔·赛尔伯特这样的故事在《同性父母》杂志上有很多。这本杂志的发行人安吉丽娜·阿肯说:“我在1998年创办了《同性父母》杂志,在那之前的一年,我和我的伴侣领养了一个女儿。我当了母亲之后,大约是10年、11年前,我觉得那时没有足够的资讯帮助同性父母照顾小孩。我创办这个杂志的理念是,让全世界的同性父母可以获得参考资料,得到帮助和支持。虽然网上这方面的讯息很多,但是这类杂志还是很少。”

阿肯的女儿今年14岁了,正处在青少年时期。阿肯说女儿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家庭与别人的不同。“因为父母是同性恋,她倾向于不跟同辈讲自己的家庭,她小时候不介意和朋友说她有两个妈妈,但是现在,她不会主动告诉别人我们家的情况。不过这在她这个年纪是很正常的,她会走出来的。”

丹妮尔·赛尔伯特在青少年时期有过同样的困惑,她因为同学的异样目光和社会压力,而隐瞒自己有两个妈妈的事实,并且以此为辱。

丹妮尔·赛尔伯特和有同样家庭背景的孩子一样,在青少年时期感到十分的困惑。她因为同学的异样目光和社会压力,而隐瞒自己有两个妈妈的事实,并且以此为辱。她甚至怀疑过自己的性取向。直到上高中,在母亲的请求下,她勉强参加了一次聚会。这个聚会的参与者都是同性父母和他们的孩子。赛尔伯特说:“我终于见到了其他同龄人,他们也是在同性父母家庭中成长的。这次经历让我意识到,我们都爱我们的家人,和其它无数家庭一样,每个家庭都有各种挑战,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而父母对我们的无私的关爱也和别的家庭一样。”

赛尔伯特说,社会对她母亲们的不理解和种族歧视、肤色歧视、性别歧视一样,都属于一种社会成见。赛尔伯特说,她在意识到不该因为自己有两个妈妈而感到羞辱之后,就向学校公开了。她说那次经历非常美好而难忘。“我上的高中有很多难民的孩子,很多非洲裔美国人,墨西哥人等。我们学校的学生国籍和肤色都相当多元化。”她说:“在我坦白的那天,学校以座谈会的方式,让学生们分享各自的经历,比如说他们亲身经历的或者是听说的,关于信仰歧视、种族歧视或者是性取向歧视的故事。结果每个同学发言后发现,大家都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歧视,所以我们讨论的话题很自然地从讨论种族歧视,扩展到性别歧视、性取向歧视,一直到自己家人的性取向问题。”

走出困惑的赛尔伯特笑谈两个妈妈四个爸爸的好处,她说可以获得更多的关注和爱。而且爸爸妈妈们的兴趣爱好非常广泛,大大地扩大了赛尔伯特姐弟俩的见识。

同性父母的家庭经历促使她站出来为同辈们说话,让更多成长在同性父母家庭中的孩子知道,他们并不孤单,他们无须感到羞辱。早在赛尔伯特只有17岁时,就登上了美国广播公司ABC的著名节目20/20,赛尔伯特在节目中大胆讲述了自己成长中的困惑以及人们为什么不应该歧视这样的家庭。

赛尔伯特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完成本科,圣路易斯属于美国中部,那里的人观念比较保守,排斥同性家庭。于是赛尔伯特在该地区发起“克拉奇”运动。这个运动根据联合国《日惹原则》而创。《日惹原则》涉及一系列广泛的人权准则及其在性倾向和性别认同问题上的应用。赛尔伯特说:“我在密苏里发动克拉奇运动,为的就是帮助那个地区同性家庭的孩子们建立一个强大的社区,让他们遇到困难有个可以求助的地方。就像我小时候在马里兰州长大时就很希望当时能有这样一个组织可以投奔。”

《同性父母》的发行人安吉丽娜·阿肯也有同感。她说读者们来信表示杂志对她们起到很大鼓舞作用。“在中西部有个女人说,她觉得非常孤立,觉得自己是那个地方唯一的同性父母。但是在读了我们的杂志之后,她受到启发,便在当地发起一个同性父母联盟。另外一对年轻的同性恋伴侣在看了我们的杂志之后终于鼓起勇气成立家庭,并且培育下一代。”

虽然美国大部分州的法律都禁止同性婚姻,很多组织反对同性家庭的存在,但是根据有关资料显示,早在1976年,美国就有30万孩子在同性父母的照顾下成长。

而另外一份最新研究显示,在美国的女同性伴侣所带大的孩子,比由一父一母带大的孩子更优秀。这份报告从1986年开始对154名同性恋妈妈进行长达17年的跟踪研究,发现这些家庭中的孩子无论在学校,还是进入社会之后,总体素质方面的表现比一父一母家庭中的孩子要好。而且他们违反纪律的机率更低。这些报告结果让同性父母和他们的孩子们多了一份鼓励和希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