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香港八十后抗争政改通过惹争议


蒙眼青年开始苦行之旅

蒙眼青年开始苦行之旅

香港2012年选举政改方案今天6月23日提交立法会表决。支持与反对的民间团体分庭抗礼,在大楼外各据一方举办活动。反对方案的八十后青年组织,以苦行方式最后呼吁议员投下反对票。有学者赞扬他们积极参加社会运动。也有建制派议员指责一些八十后青年在上一次反对拨款兴建高速铁路的行动中,使用了语言暴力。

由八十后反特权青年与香港专上学生联会等二十七个组织主办的6月23日包围立法会大行动于早上十一时开始。活动刚开始时,有二百多名青年聚集,警方也派出约相同数目的警员在场巡逻,以防备突发事故。

*蒙眼写字欲感动民众*

他们写上自治二字

他们写上自治二字

主办单位首先安排八名八十后年青人以蒙眼方式,每行走二十二步,便停下来跪在地上,分别写下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他们计划要在立法会大楼外的地上不断地写上这些标志着北京有关承诺的数字和文字。自称可乐的苦行参与者在行动前宣读了他们的宣言。

可乐说:“今天我们一群八十后青年来这里蒙眼赤足书写。我们要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写在立法会这里。香港人追求政制民主化不是始于今天的。22年前,1988年12月,基本法草案第一次公众咨询完毕后,北京便没有理会过香港人提交过的六万多份意见书。”

*学联:年青社运重视创意*

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副秘书长林朝晖解释,他们组织活动与一般政党有别,不是公式化地向选民交代。他说,他们会动脑筋,以全新的方式去感动每一位市民思考社会问题。

林朝晖说:“我们走到社区,我们不是主动对你说些什么。只是要你记起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这八个字。这是很简单,但为何会在现在遗忘,竟然会与中央(政府)去商谈政改。所以你说年青人是否很激进呢?我们其实是在想一些很含蓄的方法,尝试去感动身边的人。”

*学者:社运核心源于政制不公*

年青人苦行写字引来途人围观

年青人苦行写字引来途人围观

香港城市大学公共及社会行政学系高级特任讲师张楚勇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正面地评价了这群八十后的香港年青人。他说,他们参与社会运动,确实是反映了政治上的觉醒。他表示,在近年众多的社会运动中,八十后发现最核心的问题,还是政制上的不公,所以他们要集中攻击功能组别,要求撤回政改方案及实施真正的全民普选。

张楚勇说:“我相信是一延续,这个延续是由民生、环保、高铁反对声音,转移至政治制度核心问题,就是那不公平的选举制度,与在立法会内那不平等的代表制度。所以,这能说是一个继承,是由外在的社会经济问题,来到核心的政治制度的公平性、民主性问题。”

张楚勇还说,这些年青人求新,且动员能力高,是社会运动的新力军。对于有舆论批评他们是一群泄愤的青年,他不表认同。

张楚勇说:“我想他们绝对不是愤青。这是一群很清楚他们正在做什么的年青人。他们是很有针对性,希望争取他们认为是政治上与社会上的公义。你可以不同意他们一些论据或立场。但我想他们绝对是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觉得这是香港一个可喜的现像,年青人真的关心社会。”

*建制派议员:要谴责语言暴力*

不过,属于建制派的民主建港联盟立法会议员叶国谦却对这群八十后略有微言。他表示,在年初的高铁拨款投票中,自己曾在立法会大楼外受到一些年轻示威者的辱骂。

叶国谦说:“在上一次高铁的时候,我们是见到,也接触到一些人士,想用粗暴的语言去回应议员。这一点,我们认为是不能够接受的。”

立法会财务委员会在今年1月16日通过广深港高速铁路项目共669亿港元拨款后,有示威人士与警员发生推撞,多名建制派议员一度被困在立法会大楼内,最后由警员护送离开。

*叶国谦:有些八十后为了泄愤*

叶国谦表示,民建联一直充分尊重这些八十后的意见表达权利,但该党并不赞成肢体冲突与语言暴力。他说,不排除有些八十后只是为了泄愤,不是真正关心了解社会问题。他呼吁反对政改的八十后要尊重对方的不同意见,才是最重要的民主精神。

叶国谦说:“他们去表达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可以用任何形式的表达。但他们应该要用非暴力的、和平的方式去表达,这一点是最重要。”

*学联:绝无鼓励暴力抗议*

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副秘书长林朝晖回应指,在反高铁拨款当日的活动中,组织者一直强调和平表达意见,并没有鼓励抗议人士使用暴力,但少部分人使用了不同的表达方式。他重申,在今天的反对政改活动中,组织者仍然强调理性与和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