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国的人口构成转变


在白宫草地参加复活节彩蛋活动者属于各个种族

在白宫草地参加复活节彩蛋活动者属于各个种族

美国人口在过去的十年里过了三亿,其中非白人群体人口增长占了美国人口增长的大半。对美国100个主要城市地区的一项新的人口普查资料研究显示,很多非洲裔人、亚裔人、拉美裔人和外国出生的人,以及独身者正在迁往郊区,而郊区先前主要是有孩子的白人中产阶级家庭居住的。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郊区安南戴尔也呈现出这种人口构成变化。

辛西娅·罗森伯格是安南戴尔高中的文学教师。她正在跟一个学生讲解英语当中两个表示哭泣的词weep和sob的区别。在现在她教的这个班上,她讲的更多的是英语而不是文学。

学生们做着自我介绍。一个说他来自洪都拉斯,一个说来自巴基斯坦,一个说来自越南。

安南戴尔高中在过去的10年里学生人数大增,很多课不得不在学校楼房之外的移动教室里进行。

安南戴尔高中有全职的雇员负责帮助新移民。他们能讲流利的越南语,西班牙语,以及朝鲜语。

一个美国电视剧的各种族演员们

一个美国电视剧的各种族演员们

洪都拉斯出生的迪诺拉·冈萨雷斯负责跟拉美裔家庭的联络。他说,“我打交道的主要是低收入家庭,他们不讲英语,因此他们跟学校有什么问题就给我打电话,让我来跟学校工作人员,跟学校的辅导员、教师沟通。学校辅导员或教师有什么问题也通过我来跟这些学生家长沟通。”

安南戴尔高中1954年设立,当时只有几百个白人学生。当地的老居民凯瑟琳·奎格利说:“我儿子1977年从这学校毕业的时候,这学校总共有680个学生。在这680个学生当中,只有一个非洲裔美国人。”

奎格利是在1962年搬迁到这里的。当时,她四周的邻居全都是白人中产阶级美国人。她说,现在她的邻居大都是朝鲜人,拉美人,还有中东人;因此,原先的那种社区精神也失掉了一部分。奎格利说:“我当初搬来的时候,这里真的是一个居民区,尽管当时的人们也是来自全国各地。他们所来自的那些城市、村庄或城镇都是有社区观念的。现在我们这里却没有。”

不过,奎格利和街对面的一家巴勒斯坦人家交了朋友。

华盛顿郊区的民宅

华盛顿郊区的民宅

约瑟夫·穆拉早先居住在黎巴嫩。十年前,他当警察的哥哥在政治暴力事件中被杀死,他随后迁居美国。他说,安南戴尔有他家所需要的一切。“首先,我太太不开车,她没有驾驶执照。但是,在这里商店很近。这里所有的商店都很近,卖汽油的,洗衣店什么的都近,她可以走着去。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学校。我不需要担心校车的问题,我不需要开车送孩子上学。只要走着去就可以了。”

穆拉在黎巴嫩的时候是工资很高的厨师。但到了美国他必须改换职业养家糊口。如今,他经营一家小建筑公司。

尽管移民必须适应在美国的新生活,他们也对美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人后专家威廉·弗雷说,“来自世界其他地方的人,来自拉丁美洲,亚洲的人,他们带来了不同的语言,文化和做事的方式。”

弗雷说,美国各地的地方政府、学校、雇主以及竞选公职的人必须要跟这些新移民建立沟通联系。很多美国人也正在这么做。

XS
SM
MD
LG